积木小说 > 历史小说 > 蛰雷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想要结案
  宪兵队压武汉区一头。

  最后实在查不出来,将脏水泼给武汉区,不行吗?www.jmrgs.com

  你都将人送去宪兵队了,你能保证在宪兵队内,他们会如何对待武汉区的人。

  到时候屈打成招,你还能去伸冤不成?

  所以姚筠伯挂了电话之后,心里已经打定主意,魏定波等人不能送去宪兵队。

  他们真的有问题,查到了姚筠伯无话可说。

  但是若是被人给阴了,姚筠伯心里可不乐意,所以他当即就从武汉区离开,去见伪政府的人,以及给上海的特工总部发报。

  意思无非就是汇报这一次的事情,以及讲明武汉区的人,嫌疑很小。

  起码算是提醒打个招呼,让是枝弘树不敢恣意妄为。

  但你说是枝弘树,有过这样的想法吗?

  现在是真没有。

  但是日后是真不好说。

  现在是枝弘树,一心想要调查到真相,可若是迟迟调查不到,上面催他给个结果,他也要想办法不是。

  姚筠伯今日从外面回来,章凯就找上门,意思无非就是武汉区行动科,这里需要队长。

  魏定波不在的时候,是江天晓负责盯着。

  现在魏定波和江天晓都被抓了,这行动科工作受到影响了。

  章凯其实就是想要给一下压力,想姚筠伯放了魏定波,毕竟他心里认为魏定波是没有问题的。

  “章科长,你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认为现在能随随便便放人吗?”姚筠伯说道。

  “区长,魏定波他们肯定是清白的。”

  “这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

  将章凯给批评了一顿让他下去,姚筠伯现在没工夫管他。

  宪兵队内的调查,持续了好多天,最后还是没有明确的线索。

  城外校场的事情,已经是人尽皆知,日本人颜面无存啊。

  可却连罪魁祸首都抓不到。

  全杀了不现实,大家都已经在看你笑话了,你全杀了不是让他们继续看笑话吗?

  再者说了,都是宪兵队的人居多,你怎么杀?

  还有武汉区这里,姚筠伯就是不将人给他,是枝弘树也没有办法强行要人。

  毕竟姚筠伯已经和政府,还有特工总部方面通过气了,他现在要人过来,大家也能猜到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真的要不了了之?

  可是罪魁祸首还在这些人之中,总不能放任他继续潜伏吧?

  但就在这个时候,宪兵队这里调查到了一条新的线索,是四湖大队的军师他们提供的。

  之前进城,军师手下那些提前就脱离四湖大队的人,还留在城外。

  他们在城外探听到一条消息,那就是军统在离开城外之后,其实就已经打算回来与地下党合作了。

  这个合作很早就达成了,甚至于比四湖大队还早。

  是军师的人,从其他的民间抗日队伍口中得到的消息。

  因为不少民间抗日队伍都参加了攻打校场的行动,也了解到了一些东西,那就是地下党的队伍,和国军的队伍,合作的非常早。

  合作的非常早?

  而且现在军统还在流传一个消息,那就是他们之前根本就不是撤离,而是故意说自己要离开,就是打算杀一个回马枪。

  这个消息确实有流传。

  国军当时就是舆论逼他们不得不合作,然后他们就打算给自己洗白,其实战士们当时不愿意走,是上面的命令没有办法。

  而且上面现在也开始洗白。

  意思就是,电台的事情他们早就知道,一直不动声色,就是想要阴日本人一手。

  校场的战斗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国军他们就是做到了,所以舆论对他们现在变得有利起来。

  组织没有出来揭穿,因为战斗中大家合作的很愉快,而且能解决问题就好,他们想要宣传,组织自然不会拆台。

  那么这样看的话,电台好像是军统早就留好的,就是故意给日本人发现的一样?

  是枝弘树收到这个消息,他认为还有疑点,如果这样说的话,为什么有人要破坏接收机?

  至于电台中间出现过一段时间问题,是枝弘树认为能解释,毕竟是知道电台被发现,一直在骗宪兵队。

  那么电文的内容,有时候设计的不好,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之后不是又好了?

  这个理解没错,因为当时军统就是知道了电台暴露,但是却不想撤离,想要用不停的接收发报稳住敌人。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接收机。

  难不成真的和大成吉说的一样,自然损坏?

  毕竟宪兵队调查之后,没问题啊。

  你说魏定波有问题?

  可是是魏定波调查之后,说接收机可能是人为损坏,如果是他损坏的,他顺着大成吉的话说不就行了,能省不少麻烦。

  现在弄的是枝弘树自己都迷茫了,到底是军统将他们全部耍了,还是说真的有内鬼?

  武汉区内的姚筠伯,也听到了这些消息。

  他觉得这个消息很好,可以用来结案。

  至于你说姚筠伯自己信不信?

  信不信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给上面一个交代。

  是军统自己跳出来,放出这样的消息,不是武汉区和宪兵队在推辞责任啊。

  这样看的话,他们没有人泄密,虽然还是会受到处罚,但是肯定会减轻不少。

  姚筠伯当即给是枝弘树打电话,其实就是想要提醒这件事情,再调查下去对他们都不利。

  至于会不会真的有内鬼,日后的工作中,再慢慢找呗。

  平常如果发现内鬼,也是如此调查。

  能查出来就查,查不出来就日后的工作中慢慢找。

  这一次只是事关重大,上面有人等着要交代,你没有办法这样说罢了。

  现在军统说合作早就达成,他们根本就没有真的离开,电台也是故意放出来的。

  这不就能和上面交代了?

  接到姚筠伯的电话,是枝弘树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挂了电话之后,心里也觉得可行。

  毕竟姚筠伯不傻,你想要将问题都推给武汉区,人家肯定不会乐意。

  其实军统放出这样的消息,真的不是帮魏定波洗清嫌疑,因为这是他们最早就计划好的,他们就是要帮自己制造舆论,让舆论对自己有利。

  谁知道现在反而是帮了武汉区和宪兵队一个忙。

  这个里面没有疑点吗?

  那肯定是有的啊。

  例如接收机,例如电台的电文等等。

  可现在想的不是这些,姚筠伯和是枝弘树,都想要先让这件事情告一段落,起码表面看起来告一段落。

  之后他们可以慢慢关起门来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