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沈杰许婉琴 > 第250章 反搏二房东
  很快,沈杰就把钱转到了销售员指定的账户。

  此时,销售员听到公司财务回馈一千四百五十万到账,不由得平复了好一气的心情,心道,今个真是走了大运了,回头到庙里拜拜佛。www.jmrgs.com

  “天呐,你,你就是沈杰董事长啊。”销售员见到沈杰果断的签下了合同上的名字,瞬间惊讶的说。

  “是的,你见过我啊?”沈杰问道。

  “如今在华海市,沈氏集团董事长的大名,估计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年轻俊才,我在报纸上早就看到你的故事了。”销售员叹为观止的说。

  沈杰也就点头示意了下:“行了吧?合同也签好了吧?”

  “签好了,等我们中介公司盖章就行了,你稍微等下就可以了,对了,我还得通知那个姓陈的租房客。”销售员说着便拿出了电话。

  不过电话打过去半天才接通了,但是电话里却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求饶声,还伴随着小孩的响亮哭闹声。

  接着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大吼说:“塔玛的,你再敢挣扎,老子搞死你......靠,我电话怎么掉出来了......啪......”

  电话随即便是被狠狠挂断了。

  销售员呆滞了下,不由得嘀咕说:“这是啥情况?”

  沈杰听得不由脸色大变,大呼一声坏事,拔腿就朝着三栋飞奔而去。

  “唉,沈先生,你这么着急走干嘛?”销售员大声呼喊道。

  “我知道了,这个陈珺绝对是个惯犯,他这么大胆的对宫传芳,说明早已有准备,而且之前抢劫的那两个人,一定是他的同伙,目的是来拖住我。”

  沈杰飞一般的速度冲到了租的房间那里,砰的一脚踹开了房门,随后扫了眼房间,却让他呆滞住了。

  此时,房间里不仅没有任何声音,连个人影都没有。

  “人到哪去了?”沈杰双眉一挑,急忙冲了进去。

  刚踏进门内,厨房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哗哗的流水声。

  沈杰赶忙冲进厨房一看,就见那个叫陈珺的男人,正洗着水果,神色淡定,似乎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可沈杰刚刚明明听见,电话里传来的是宫传芳娘两的哭泣声,不会听错了?

  “陈珺,宫传芳娘两到哪去了?”沈杰疑惑地问道。

  “哦,她们在上卫生间呢。”陈珺指了指厨房隔壁的厕所。

  沈杰转头一看,卫生间门还就锁上了,而且从摩擦玻璃上还恍惚的看见里面有人。

  “真是在卫生间吗?宫姨,你在里面吗?”沈杰说着敲敲卫生间门。

  门内传来了一阵唔唔的声音,可依稀能够判断出,确实是宫传芳的声音。

  陈珺赶忙说:“你的女伴在上卫生间,看你这架势想推门进去啊?唉,对了,你的租金取了来了吗?”

  说话间,陈珺把手一伸,神色间略显慌张,好像想赶紧拿钱走人。

  沈杰不由得呵呵冷声笑道:“陈珺,你这招玩的够毒的啊,假如不是我出去取钱,还真被你给骗住了。”

  “你讲这话什么意思?我啥时候骗你了?”陈珺一脸的火冒三丈的表情:“你要不想租房子就直接讲,算了,看你磨磨唧唧的,今个我还不想把房子租给你了,你出去吧。”

  “呦嘿,还玩真的了,翻脸赶人了是吧?你还真的以为,你把宫传芳绑到了卫生间里,我不知道啊?”沈杰说着。

  随后,他手一伸,紧紧抓住把手一拧,就听咔吧一声,卫生间门锁瞬间坏掉,接着被他果断推开。

  未出所料,就见厕所内,宫传芳娘两被陈珺用床单给绑住了手脚,并且嘴巴也被封得死死的,见到沈杰后,脸色瞬间大喜,立刻发出了唔唔的声音,身体不停的挣扎。

  “陈珺,你还是个人吗?连这么孤苦伶仃的娘两都欺负?”沈杰低吼一声,上去一把抓住了陈珺的衣领。

  “你,你搞错了吧?刚刚是他们想偷我东西才......”陈珺赶忙解释说。

  “草你个妹,偷东西该不会在你眼皮子底下偷?你真以为我是猪吗?”说着啪的一声,沈杰一耳光狠狠的打在了陈珺的脸上。

  陈珺就感觉半张脸都木乃了,他眼神一狠,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刀子:“你,你她玛的敢打老子?弄死你。”

  话音未落,刀子便要刺出去,沈杰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把手彻底折断。

  “快点跪下。”沈杰一个扫腿,就听咔嚓一声,陈珺的双膝寸裂,噗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哀嚎的跟个杀猪似的。

  “回头在收拾你。”沈杰冷哼一声道。

  接着,他走到了宫传芳两人的身旁,把她们身上的床单直接撕开,然后扯下了嘴上的胶带。

  “沈杰哥哥,这个坏家伙想要欺负我妈妈,唔唔......”欢欢直接扑到了沈杰怀里。

  而宫传芳更是脸色煞白,带着不利落的声音:“沈,沈杰,要,要不是你这么快赶来,我,我都快疯了......”

  说着,她嗓子里怒气不顺:“刚刚你一去取钱,这个畜生就对我不规矩起来,还威胁我跟欢欢,后来,后来要不是电话掉出来了,忽然来了警觉性,接着他就把我们绑到了卫生间,藏了起来。”

  这娘两均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而且宫传芳的衣服明显被撕开了大片,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沈杰赶忙脱下外套,盖在两人身上。

  “不要怕,我这就让他给你们磕头道歉。”沈杰愤然转身,来到了陈珺的身前。

  “小子,你,你想好了动我可是有后果的,我兄弟可都在外面等着呢,到时候让你们彻底完蛋。”陈珺捂着膝盖大吼道。

  “你讲的是个带着棒球帽的,还有个穿着哈伦服的人吧?”沈杰说。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陈珺一下呆住了。

  “实在对不住,他们俩刚才在外面就被我搞定了。不然的话,我时不时也不该,这么早就回来?”沈杰呵呵笑着说。

  “怎,怎么可能,这才多长时间就被你......”陈珺面色难看至极。

  “还有,这房子我知道不是你的了,你还有什么要讲的吗?”沈杰一副鄙视的表情。

  “扯淡,这房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是我花钱租来的,不对,是买的,你们快点给我滚远点。”陈珺到现在还振振有词的说。

  “哈哈,需要我给销售员打个电话?你的房子似乎今天就到期了吧?我看该滚蛋的是你吧?”沈杰大吼道。

  “塔玛的,老子跟你拼了。”陈珺怒声道。

  说话间,他居然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刀,可是他想站起来,噗呲一下又跪了回去,最后他眼神一狠,直接把手中刀扔了出去。

  而这刀本就是想刺向沈杰的,谁料失去了方向,直接飞向了宫传芳的胸口。

  “宫姨小心。”沈杰也是稍显呆滞。

  紧接着,他匆忙闪身,直接把宫传芳扑倒在地,那刀子硬生生的顺着沈杰后背划过,然后从窗口飞向楼下。

  “沈杰,伤着你没?”宫传芳疾呼道。

  他刚才清楚的听到噗嗤一声,好像沈杰哪里被划到了。

  沈杰背上一阵刺痛的疼,刚刚要不是运用了真气护体,这刀子便是被震飞了出去,估计要真的斜插进去了。

  “我不碍事,宫姨你先起来吧。”沈杰只感觉触手一阵柔软,尴尬的赶忙从宫传芳胸口挪开。

  宫传芳也是面色绯红,两人的姿势太羞人了,她赶紧坐起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