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50章 腐尸
  恰在此时,那个东西已经靠近了,再次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声,尽管距离如此之遥远,我依旧闻到从那边喷涌而来的一股腐尸的味道,令人作呕。

  而随着那一个吼叫声的响起,我分明看到了那个黑影。他全身好像烧焦一般的黑色,完全是黑色,有着人类的身体轮廓,不过身体看上去却比正常人要粗大不少。

  没错,这个就是刚才那个把我们从上边推下去的黑影,一点都没错了。只是不知道这黑影的庞大身躯,到底是从什么地方钻进下边这甬道的,莫不是还有另外的通道?

  他的身躯庞大,我敢确定他百分百的不能穿过那个缝隙,所以也心安了不少。而神算子却是吓得声音颤抖的厉害:“就是他,就是这狗日的,把我们给推下来的。”

  我感觉他拽我衣服的手也松软了不少,应该是被吓得手软了吧。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不可能靠近我们,我们的胆量也凭空增长了不少。我定睛看着那东西逐渐靠近,最后哐当一声撞在了大树上,我分明听到一声响亮的金属碰撞声。

  在那个声音响起的瞬间,我的心立刻砰狂跳起来,因为我终于想起来这个体型庞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狗日的分明就是那天我们在土丘洞口挖出来的黄金黑毛尸啊。想想那黄金黑毛尸不就是金属的吗?而且外边长满了毛发,所以站在远处看的话,根本就分辨不出那黑毛,所以才会认为黑毛也是尸体的一部分,自然就会觉得比正常的人要大不少了。

  只不过,那金属黑毛尸看着是死物,而且全身都是金属,怎么可能会这么灵活?不可能啊。

  那黄金黑毛尸重重的撞在大树上之后,看来撞得不轻,因为金属碰撞的声音直到现在还在我耳畔萦绕,并且直到现在那边都安安静静的,我怀疑那金属黑毛尸被“撞晕”了,否则怎么可能会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轻轻的靠上去,想判断那到底是不是金属黑毛尸。要想判断这东西到底是不是金属黑毛尸很简单,只要看看身上有没有黑毛发便可以了。

  “喂,你干啥去!”神算子轻声的喊住了我,用了全部的力气拽住了我的胳膊,声音颤抖的问道:“别说你要去跟那金属黑毛尸打交道啊,你不怕那金属黑毛尸会把你给活活掐死啊。”

  我指了指那裂缝,摇头道:“我认识那东西,他的身体是金属,不可能经过缝隙的。”

  神算子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你认识那东西?那你跟他说说,放咱们出去吧,出去后咱给他烧香啊。”

  这家伙被吓傻了,我这样想着。也没理会他,直接从旁边绕了过去。

  那个金属黑毛尸被大树给遮挡住了,所以我想看到对方,必须十分靠近裂缝才行。不过我担心金属黑毛尸使诈,所以便是小心翼翼的靠近,并且随时保持戒备状态,谨慎的很,一旦对面有动静,我就会立刻把脑袋缩回来。

  可让我刚到郁闷的是,金属黑毛尸似乎是摔到了大树的另一面,尽管我靠的已经非常接近裂缝了,可依旧没发现金属黑毛尸的半点身体。

  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儿?

  我满心疑惑。

  就在我为这件事感到郁闷不已的时候,忽然一道黑影蓦然闯入我的视线,并且正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快速的膨胀变大。

  我的心脏突的狂跳起来,大脑快速的判断,那肯定是金属黑毛尸的手,想也没想的快速倒退。

  虽然我倒退的及时,避开了脑袋被金属黑毛尸给轰成碎片的厄运,但那金属黑毛尸的手还是一把抓住了我胸前衣领,近乎疯狂的把我往裂缝的另一端拉拽而去。

  我可不想眼睁睁的变成对方的牺牲品啊,当即便一脚踩住了大树,用力的伸直,尽管我的身子已经被这两股力量给拽的平衡起来,不过对方依旧是没有任何放松的迹象。www.jmrgs.com

  “我草!”我狠狠的咒骂了一句,而后咬着牙,用力的伸直双腿。

  “哎哟我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神算子也注意到我的窘迫境遇,忙冲了上来,被他抓在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朝着金属黑毛尸的手臂刺去。

  叮当,叮当。匕首每次刺下去,都会发出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音,到最后神算子满脸都写满了问号,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我草,张卫平,这他娘的怎么回事儿?这家伙的胳膊是手臂做的?”

  “别管他的胳膊了。”我急中生智,喊了一声:“快把我胸口的衣服割开。”

  神算子也终于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而后匕首在我的胸口上割了下去,很快的便把金属黑毛尸抓着的那一块衣领给完全的撕扯下来了。

  我的身体呈水平状态下降开来,最后噗通一声落在地上,五脏六腑是一股辛辣的痛。

  还不待我喘口气,对方的手再次伸了出来,而且看那模样,似乎是要抓我的手脚。

  我刚才已经见识过这东西的厉害之处,又怎么敢冒险第二次让他抓我的脚呢,当即另一只脚用力的蹬了一下大树,身子便蹭的一声,滑开了。

  我分明看见,在我的身体离开大树的瞬间,黑乎乎的手犹如老虎钳一般,猛然抓了出来,而且看那劲道,足以将我的骨头给捏碎。

  这一幕把我给吓到啊,差点没把小心肝给吐出来,要是刚才我反应再慢一点的话,恐怕这辈子都没法站起来了。

  神算子同样是砸咂舌,使劲的拍着我的肩膀:“你……你牛逼啊。就差一点你知道不,我都看见那手掌摸到你的裤脚了。”

  神算子越说,我的心里就越害怕,一刻都不想在这个地儿多待下,此刻那东西已经拼命的开始在裂缝之间挤着,似乎是准备从树缝里边记过来,咔嚓咔嚓的木头破裂音不绝于耳的钻入我的耳朵中。

  虽然我知道这东西想要挤进来非常的困难,可能性很小,可一想起刚才那一爪子的力量,我的心里就是一阵不踏实,匆忙拽着神算子离开了这儿。

  顺着这黝黑的通道往前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来,金属黑毛尸,是不是有智慧的?如果没有智慧的话,为设么他知道躲藏起来,诱惑我靠近呢?而且从这一点上,我判断对方的智商或许不在我们之下。

  如果这个想法成立……天啊,难不成我遇到了另外一种智能生物?一种生活在地下的智能生物?

  我刚想完,后边的那棵大树上再次发出一阵轰隆隆碰撞的声音,每次碰撞,整个墓葬都会跟着轻微颤抖一番,大量的泥土从甬道顶壁上掉落下来。不一会儿我和神算子身上已经覆盖了厚厚一层的泥土。

  要是照金属黑毛尸的这种莽撞闯荡法,那颗大树迟早会被他给撞出一个足够大的豁口来,要是他冲进来的话,就算什么都不做,只是从我们身上踩过去,我们也会变成肉泥。

  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可老天似乎是准备跟着我们对着干一般,我他妈刚加快速度,忽然一声嗖的风声蓦然在耳畔响起,而后我眼角的余光便瞥见左边的甬道壁上忽然飞出来了一只锋利尖锐的飞箭来。

  “哎呀妈呀!”当时把我给吓得啊,捂住胸口气喘吁吁,差点没把小心肝给吐出来。要不是我及时止住脚步,停住脑袋的惯性的话,恐怕我和神算子的大脑得被一只生锈的飞箭给连在一块了。

  要是我们俩变成森森白骨,无法分辨性别的时候,后来人看到我们俩人脑袋被飞箭扎在一块,还他妈手拉手,会作何感想。

  我亲眼看着那只锈迹斑驳的飞箭,刺入了对面墙壁的里面,坚硬的石头墙,硬是被扎破了一个豁口,飞箭在上边固定了几秒钟之后,才啪嗒一声掉落下来。

  “有机关。”我拉住神算子,警告道。

  神算子估计也被那飞箭给镇住了,傻愣愣的看着我;“你走路怎么不小心点?刚才那玩意儿可是贴着我的鼻子尖飞过去的。我这鼻子差点就没了。”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顿时有些恼火。你说你一专职的盗墓贼,怎么连这点小机关都看不出来,连做盗墓贼都不合格。没盗墓贼的觉悟也就罢了,竟然还怪我?

  反正就这人,我早就了解他了,所以也懒得理会他,只是放眼望了一眼前方,发现左边的墙壁上果然有很多的用泥土封口的地方。

  因为年代过于久远,所以那些封口都开始有些老化,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我又看了看地面,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并没什么异常,不过我知道,这下边肯定有触发飞箭的机关。接下来的路可就难走了。

  再加上后边那从不间断的强烈撞击声,我的心里是说不出的紧张和惶恐,一时间竟有些措手不及,毕竟我又不是专业的盗墓贼,虽然学过什么玄学知识,懂得一些风水,可对这机关却是一窍不通。

  “神算子,你以前碰到过这种机关吧。”我扭头看着神算子道。

  神算子点了点头,一脸的骄傲:“当然碰到过这种飞箭机关了,而且告诉你,这种飞箭机关是最基本的机关,我碰到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我的心中一阵兴奋,既然他碰到过很多次,而且还能活到现在,那么他肯定有丰富的经验和技巧度过这里。

  当即便问道:“那你肯定知道怎么过这种机关喽?”

  神算子的表情瞬间黯淡下来了,冲我摇了摇头。我的心一沉,不相信的问道:“那你以前是怎么过机关的?”

  “以前碰到的坟墓机关,质量都不咋地,过了这么多年早就已经坏掉了,我只管大摇大摆的走过去就行了!”

  看神算子说的这幅理直气壮的模样,我被雷的是一头汗水,满脸的不可思议,这样也行?

  后边撞击的声音越来越大,频率也越来越快,我想若是不能尽快的闯过机关的话,肯定得被他给弄死。

  这次死活得拼一拼了,我看两边的墓砖,已经松松散散了,便尝试从上边扣下一块来。

  我对搭脉这种活计还算比较熟悉,尤其对其中一招扣砖式的把脉法精通。一般这种把脉法都是用来对付一些精神不正常,不配合把脉的病人的。

  用这种法子可以固定住他们的手腕,这样对方就不会乱动了。

  这种把脉式的有点事有点好像功夫上的某种锁人的功夫,如今用在锁住砖头上,倒也是正好。不过我的心里却有点不高兴,想我堂堂玄学中医,没想到竟要用把脉的功夫去窃砖,这要是传出去,对我的名声可不是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