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44章 谁是杀人凶手?
  不过我现在已经没时间去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了,我总觉得杀人凶手还是另有其人,那游方郎中不像是杀人凶手。如果那夺魂果和血桃子都是他种植下的话,那么游方郎中肯定法力高强,几个村民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而且我看他五行平衡,没有丁点修炼者的气息。

  所以我才判定这家伙不是杀人凶手。而村长这些人很可能是已经回过神来,觉得那老骗子所言有点不切实际,是把他们当成傻子来耍了,或者,是别的原因,总是他就是想杀掉游方郎中。

  别的原因是什么呢?我想很可能是贼喊捉贼,让游方郎中替自己背黑锅。

  我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冷的微笑,看着王寡妇道:“村长现在在哪儿?”

  “去往土丘的那条路上,您走出村子一眼就能看得到。”王寡妇诚惶诚恐的道,看模样似乎都快哭出声来了。

  “恩,那就这样吧。我去看看,你在这儿等着吧。”我说了一句,便抓起了一件外衣朝外边跑去。往土丘的那条大路上风很大的,要是不穿厚点,很可能会感冒发烧流鼻涕,这儿又没白加黑,想治病只能靠落后的中草药,麻烦。

  当我走出村口之后,果然发现村民们浩浩荡荡的顺着前往山丘的小路前行。

  而且这些村民全都一身黑衣装扮,为首的四个大汉架着一张床,床上躺着的,赫然是被捆绑住了手脚的游方郎中。

  那游方郎中的嘴很可能已经被堵住,所以想要呼喊救命,却只是发出呜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悲切清冷,根本就没一点玄医术士的风范。

  我刚想上前阻拦,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村长这是故意隐瞒着我杀掉游方郎中的。既然他已经下了决心,我这个时候站出来阻拦,村长肯定不会答应的。

  再说,我这样做,也只会打草惊蛇,毕竟是我指出游方郎中是杀人凶手的,若是现在站出来说游方郎中不是杀人凶手,那么真正的杀人凶手,很可能认为我已经发现了他的踪迹,他暗中肯定会使绊子。

  如果凶手真的是村长的话,我甚至可能有丢掉性命的危险。

  我现在的想法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神算子给救出来,然后从他那儿得到点小道消息。在这个村里,我总觉得自己是孤家寡人一个,要是找不到一个暗线帮我的话,我的心里多少有点不踏实。

  我现在只在心里期盼,这村里杀人的时候,最好不要一刀捅死挖心掏肝什么的,那样就算我有一百条命也没法解救了,要是用水葬或用土埋的话,还好点,这样我还有时间去把他给救出来。

  看村民的这身打扮,我一眼就看出来他们这是在举行某种祭祀。真没想到,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有村落保持着活人祭祀的恶俗习俗。

  越想就越恐怖,这个村庄实在是太恐怖了。我爷爷给我说的村庄好印象,瞬间崩溃了。

  我很好奇,这帮村民到底要去什么地方?祭祀的地方肯定非常隐蔽,而且外人也不能进去。

  我向来都对这么神秘的地方感到非常的好奇,这么一想,我的好奇心就更强了,无论如何,一定得跟进去看看,就算不能把神算子给揪出来,也一定得到里边看看,那里边一定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跟在村民身后,最后我们来到了那座土丘旁边。看着这座土丘,我顿时就有些愣住了,因为这座土丘看起来也不隐蔽啊,经常有孩童到这个地方来玩,他们怎么会把祭祀场所选在这个地方呢?

  不过,我的想法还是错了,当我看到他们并没有顺着悬崖上山,而是绕到了土丘另一边的时候,我的心脏就开始噗通噗通狂跳起来。

  我知道,这座土丘的另一面肯定仓有玄机,那里肯定有很多秘密。

  于是我偷偷的藏身在土丘的杂草里边,顺着土丘绕到了那一面。

  可当我站在洞口的时候,瞬间就呆住了,因为我怎么都没想到,那帮村民竟消失了。

  是的,那么大的一支队伍,足有几十人的队伍,凭空消失在了视线中,就好像人间蒸发掉了一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的大脑有些缺氧,任凭我如何努力,就是没法想出问题的答案了。

  簌簌,簌簌!就在我准备到前边去看看的时候,忽然听到脚下的草丛里边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立刻低头看了一眼。

  这么一看,当即便浑身颤抖了一下,这竟是一个全身都散发出金色光芒的老鼠。

  是的,个头很大,足有人的手掌般大小,身上好像撒上了一层金粉般,熠熠发光,十分漂亮。

  那老鼠也发现我在盯着它,所以轻轻的跳动了起来,准备逃走。

  这老鼠的速度的确也快,一步差不多都能跳出一米多远,片刻的功夫就消失在密密麻麻的草丛中,我想去找寻金老鼠的身影,已经来不及了,那东西早就已经逃出了我的视线。

  当我想起那东西是罕见的金老鼠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那东西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想找到他谈何容易。现在还是干正事要紧。

  所以我暂时忽略了金老鼠的事,专心致志的寻找消失了的村民的身影。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很可能是进入了山丘上的一处密室,或者是地下室,并不可能真的是凭空蒸发。

  不过无论我如何努力,就是没法集中起心智来,我的心里一直都在想着一件事,那就是金老鼠的由来。

  要说这金老鼠,在玄学医术上是非常出名的,是最为罕见的中药药引之一,甚至上边介绍说,有起死回生,重返青春的功效。

  不过这金老鼠的养成,却是坚信异常,条件苛刻,除非是站在玄学医术金字塔顶尖的人,才可能培育出一只成色纯正的金老鼠,奇特的对玄学医术略微精通的人,是不可能培育出的。

  老鼠原本便属于东北五仙之一,和人类接触可以说是最频繁,沾染的灵气也是最多,当做药引的话,非但会起到有效的作用,而且无丝毫的副作用。

  而金老鼠,更是老鼠之中顶尖的存在,他们自幼便以人类的骨肉喂食,不食用丁点的杂粮,而且饮用的水也必须是丑年丑时生出的人的血液,想要养成这么苛刻的条件,没有一百个死人是不可能的。

  到底是谁这么凶残?

  啪!

  就在我往前走的时候,一个没注意,一脚踩空了,我差点没摔下去,吓了我一大跳,忙缩回了脚。

  我好奇的看着脚下,心想这个洞会不会是金老鼠的窝呢?可这么一看,当即便注意到了一点不正常,这里的杂草有很明显的被践踏的痕迹,而且看模样似乎被不少人给践踏了。

  刚才的土地,被我的脚给踩出了一个大洞,一眼望下去,就会发现地下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我大胆的伸手摸了摸,发现下边竟是一个无限大的洞,大到我的手根本就不能触碰到两边的土洞壁。

  “这下边肯定是一个密室。村民们很可能是进入了这间密室。”我兴奋的想着,而后迅速的趴下身子,听着里边的动静。

  果不其然,下边的土洞里边果然有人类的声音传来。而且声音嗡好像蚊子在哼,似乎是他们在哼唱着某种祭祀的歌谣。

  “他妈的,果然有玄机。”我骂了一句,恨得我是牙根痒痒,拳头我的咔嚓咔嚓想。这种被人欺骗的感觉可真是难受啊,而且欺骗我的人,还都是我的亲人,我最信任的人。

  别管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隐瞒我,我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事情查明,把他们的丑陋之处完全给揭露出来……

  我从旁边的位置,朝着这个洞挖了一个仅容一人进入的盗洞,这样即便我进入里边,也不会被他们发现。

  进入里边之后,我才发现原来这下边是一处非常庞大规模的地下室。

  而更离奇的是,当我仰头观察的时候,才忽然发现这个洞的入口,竟是一个耳朵形状的城堡改装而成。

  我的心脏砰狂跳,心想莫不是说,这个地方就是那本书上记载的黑巫教的据点,耳朵形状的建筑?

  这个想法吓了我一条,心想如果这个建筑真的存在的话,岂不是说那个叫张宝的也是真的,那本书上记载的也都是真的?

  我的心中一阵唏嘘,心想如果都是真的话,那么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现在所处的环境,让我根本没时间考虑那么多,还是先隐藏好自己再说吧。

  我远远的看到百米开外的大把的火光。这意味着这个宽大的地下洞穴至少也得有一百米,而且宽敞的很。

  洞穴足有三米宽,两米多高,全都用砖头垒成。砖头破旧阴暗,发出潮湿难闻的气息,我一下就判断出这些砖头有些年龄了。

  “这他娘的是什么地儿?”我的心里有些彷徨起来,心中后悔不该随便下来。

  因为不知为何,在我进来这儿的时候,总觉得这儿邪气凛然,五行极其不平衡,或许有鬼怪横行。

  “谁?”就在我仔细打量黑暗的两边的时候,忽然前方的一座雕塑后边传来了一声爆喝,听到这声音,我顿感头皮发麻。

  没想到村民们还挺聪明,知道在洞开端的位置布置下人来看守,刚才很可能是我制造出的噪音,吸引了那守护者的注意。

  我立刻悄无声仔细的蹲下身子,而后一脸恐惧的看着那个拿着火把缓缓靠近的人,要是对方靠近的话,我肯定完全暴露在对方的火把之下。要是被村民们发现我闯入这里边的话,估计他们不会再顾忌我的身份了。

  就在我满脸慌张,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在拽我的衣服,我的头嗡的一声就大了起来。

  因为我发现那只手是墙壁里边伸出来的,而且模模糊糊看到是惨白如纸,我甚至还没弄明白,身子便被那股强大的力气给扯得倒退,最后身子终于是贴在了墙壁上。www.jmrgs.com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墙壁竟是中空的,我这么一撞上去,墙壁上竟破开了一个洞,并且发出咣当一声巨大的响声。

  我当场就傻眼了,完了完了,这下肯定得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