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43章 下山
  不过,当我们回到山下的时候,还有一个小小的惊喜等着我们。只见村头不少村民围成一个圈圈,指指点点的说些什么,偶尔有两个人大声的叫骂出声,十分愤怒的模样。

  “走,过去看看。”村长皱了皱眉头,对我们几个人说道。

  于是我们便扛着死去的巨蟒走了过去。

  首先注意到我们的是王寡妇,她似乎是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便扭过头来看看,没想到这么一看就看到我们肩膀上的巨蟒,当场就吓得惊声尖叫了一声,而后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注意到我们。

  而他们看到巨蟒的反应无一例外的都是惊声尖叫,我苦涩笑笑,心想这巨蟒难道真的那么可怕?于是就看了一眼。可这么一看,我也是当场就傻愣住,果不其然,这蟒蛇的俩眼珠子空洞洞的,污血和脑浆顺着眼洞流了出来,他的嘴唇稍稍裂开一点,露出狰狞恐怖的尖锐牙齿,诚然有点可怕。

  其余的村民都让开了之后,用警觉的目光看着我们,有几个汉子主动出声喊了一句:“村长,这个是啥玩意儿?”

  村民们都让开了之后,我们这才看到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东西,没想到竟是一个跪着的老头,花白胡子,一脸皱纹,看起来也有一大把年纪了。

  在看到游方郎中的时候,村长瞬间变得情绪激动起来,脸憋得通红,手臂也跟着轻微的颤抖。

  我很好奇这个人的身份,为何能让村长激动成这个样子。

  那个老头很明显被村民们拳脚伺候了,浑身都是脚印,他噤若寒蝉的蹲在原地,即便我们来了,那老头也是一动不动的原地蹲着,似乎根本就没注意到我们……或者根本就不想理会我们。

  村长让我们几个放下了蟒蛇,又找了村中的几个村民,把巨蟒扛到了村尾,并且告诉村民,处理完了这个游方郎中,再解释那条蟒蛇的事。

  我这才恍然大悟,感情这老头就是那招摇撞骗的游方郎中啊。看这家伙,一身黄色道袍,脑袋上也是一个画着八卦团的帽子,左手拿着一柄长箭,右手是一柄拂尘,再加上嘴角上那两串白花花的胡子,竟还真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模样。

  “老混蛋,又是你。”村长见状,立刻冲上去,一把拽住了老混蛋的胸口衣领,骂了一句:“你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要害死那么多无辜的性命?没想到你还有胆量回来。”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那老东西双手合十,俨然一副坐禅的模样,表情平淡,没有因为村长的粗鲁动作而又任何的表情波动,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村长似的:“施主,容我给你解释。”

  我当场愕然,真没想到我张卫平有生之年还能碰到这么滑稽的场面,一个道家子弟,却口口声声的念叨佛号,还阿弥陀佛,这要是让张三丰知道了,肯定不会饶了自己这个糊涂自己,释迦摩尼也肯定会有成就感。

  “好,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村长气呼的舞动着拳头骂道。

  旁边的村民也都开口讲话道:“村长,杀了他,杀了他,我的孩子都是被他害死的,都是他。”

  “血债血偿,命债命偿,今天就算他说个天花乱坠,我也一定不会饶了他。”

  看来周围的村民情绪相当激动,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孩子是他们的心头肉,孩子要是遭遇不测了,谁心里也不好受。

  村长摆了摆手,示意大家都安静下来,不要讲话,听这个道家弟子到底能讲出什么道道来。

  我也很好奇,种种证据都表情,人就是这狗日的杀的,他还能说出什么理由来。

  “阿弥陀佛,诸位施主,请听我一言。”那游方郎中一阵阿弥陀佛后,这才开始进入正题。

  估计这些村民都还不知道阿弥陀佛是佛家的佛语,所以并没有人觉得这有点不对,反倒觉得这家伙还是有点真本事的。

  “上次我来本村,便发现本村有佛光笼罩。临走的时候我还很纳闷儿,这佛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何会笼罩你们的村落。”

  “所以此番前来,便是要探明一番这佛光的来历。听你们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佛光初现的用意。”

  这老道说的越来越玄乎,这些依旧对鬼神崇拜不已的村民们瞬间被对方天花乱坠的讲话给镇住了,你看看我看看你的,刚才的愤怒竟有点消除,反倒是被他的故事所吸引住了。

  “如来座下的观世音菩萨的伴童,已经飞升度化成真正的大罗神仙,所以观音菩萨缺少几名伴童,本村的孩子远离错综复杂的人类社会,心灵及其纯洁,乃大自然孕育的产物,非常符合伴童的条件。其实,你们的孩童,全都被观世音菩萨召唤去做了招财童子和伴童了,你们大可放心。有你们的孩子在上天保佑你们,你们日后必定会飞黄腾达,钱财不尽,儿孙满堂。”

  这老道说了一番,旁边的村民全都愣住了,甚至还有不少的人都仰头看着天。神算子趁机掐指算了算,闭着眼睛装出一副神算子的模样,冷冷笑笑:“谁是罗成的老爹?”

  “我是,我就是。”这家伙现在表现出的仙风道骨已经迷惑住了罗大,竟让他暂时忘掉了之前的仇恨,诚惶诚恐的应了一声。www.jmrgs.com

  “你的孩子被观音选为招财童子,日后你会升官发大财,子孙满堂,阿弥陀佛。”

  罗大愣住了,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老东西的话。

  连村长也有片刻的失神,估计他也有些弄不懂了。

  而我,同样是疑惑不已,当然,我所疑惑的,并不是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因为我知道他说的话肯定是假的。我疑惑的是,这个老家伙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之前一切证据都表明,这个游方郎中就是杀人凶手,但当我此刻看到他的时候,发现他似乎并不符合杀人者的特征。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凡老头,而且还是属于老顽童的那种。

  他表面祥和,面目慈祥,一点坏人的模样都没有,更别说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禽兽不如的事了。

  “村长,他说的是不是真的?”罗二脚步轻缓的挪到村长旁边,小声的问了一句。

  村长眉头紧皱。对于他们这些从小就生活在各种神话传说故事中的人来说,若是平常老道告诉他们这些,他们肯定会屁颠屁颠的选择相信。

  但现在村中死了那么多人,如果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那么多人岂不是白死?这个凶手岂不是要逍遥法外?

  周围的村民们同样是拿不定主意。

  “村长,怎么办?”又有几个村民小声问了一句。

  村长实在是拿不定注意,便扭头征询我的意见:“小张,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这件事开始越来越复杂,我觉得这件事就好像是一团乱麻,让人无法找到头绪,现在唯一的办法,便是把这老东西关押起来,慢慢的调查。

  当即便对村长道:“村长,不如先把这老东西关押起来,慢慢的审问。千万不要放走他。”

  “好。”村长欣然答应,然后让胡子和胖子两个人,把这个“老神仙”请到了“看守所”内。

  从始至终,那老东西都是双目微闭,一只拂尘甩来甩去,装模作样倒也是镇住了这帮村民,都不敢随便拿他怎么样。

  万一他是活神仙怎么办?招惹了活神仙还有好日子过?

  眼看着“活神仙”被虎子和胖子带走,我的心里也终于松了口气,对村长道:“村长,我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

  “恩,先回去吧。”村长点了点头。

  “张哥,你的手咋了?咋那么多血?”天燕从人群中走过来,一脸关切的表情问道。

  “没什么。”我笑着摆了摆手:“这是那大蟒蛇的血。”

  “什么?你杀死的大蟒蛇?太不可思议了。”天燕一脸不相信表情的看着我。

  “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我笑了笑:“难道我在你眼里很不堪吗?”

  “是啊。”天燕眨巴着一双明亮纯洁的眼睛,笑着道。

  我差点没喷出二两血来,这丫头现在和我混熟了,调皮捣蛋的性格又开始了。不过还真别说,她调皮捣蛋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

  我想用手拍拍他的头,不过我忽然想起,我的手臂上满是血,赶紧缩回了手。

  回到房间之后,全身的劳累感好像潮水般袭来,我一头便倒在床上,开始呼大睡起来,我从来都没如此劳累,如此担惊受怕过,所以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

  睡的正香的时候,我忽然被一阵求救的声音喊醒,我猛然睁开眼,犀利的目光警觉的望着四周。现在的我时刻陷入警惕状态,生怕一不小心闭上眼睛就会遇到什么危险。

  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尖叫求救的声音消失不见了,我还以为是我在做梦呢,当即便闭上了眼,准备继续睡。

  但我刚睡着,门口竟响起一阵频繁敲门的声音。

  “谁啊?”我很疑惑的喊了一声,不知道这个时候谁会喊我。

  “是我啊。”外边赫然传来王寡妇的声音。

  “王寡妇?”我登时皱了皱眉头,因为我怎么也想不出王寡妇找我有什么事儿。该不会是她又犯病了吧。

  想起她犯病的时候把老公都推到井里的事,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惶恐不安,忙应了一声:“王大婶,我现在在休息,有什么事儿,我待会儿带着村长去你家看看啊。”

  “张先生,这件事一会儿也耽搁不得啊,求求您一定要帮我啊。”王寡妇的声音带着哭腔,而且这会儿已经开始轻微抽泣了起来。

  “什么事儿这么着急?”我愣了一下。好奇很快便战胜了恐惧,我匆忙穿好了衣服。想想我张卫平连凶猛的五花巨蟒都不害怕,还会怕一个女人?

  我看到王寡妇的第一眼,就看到她的双目噙满了大把大把的泪水,好像喷泉一般从眼睛里边流出来。看到我之后,竟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同时双膝弯曲,跪倒在地。

  “哎,王大婶,您这是干啥?”看王寡妇这幅模样,我满脸紧张的问道。

  “张先生,村长已经抓着游方郎中去村头杀头去了,您可一定要救救游方郎中啊。”

  听王寡妇这么一说,我的眉头高高的皱起。我不是给村长说先把那家伙关押起来嘛?村长为何要偷偷摸摸的把那游方郎中杀头?

  还有王大婶,为什么会紧张成这副模样?游方郎中和她到底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