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42章 不详的预感
  良久之后,我的双脚终于是一脚踏空,我知道是到了悬崖边上,身子已经开始往下边掉了,我的心里是说不出的惶恐,心想难不成我张卫平轰烈烈一辈子,就这样被一条蛇给弄死了?我不服,一点都不服。

  可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双大手忽然抓住了我的衣领,同时另外一边也有另一只手抓住我的衣领。我的身体停止了下降,我满心惊奇的睁开眼睛。

  村长张爷爷和虎子两个人咬着牙齿,死死的拽着我,虎子还大声的喊着:“卫平兄弟,快上来,我的胳膊都快断了。”

  在那一刻,我的心里充满了感动,瞬间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小人,我怎么能把虎子和张爷爷想象成坏人呢?现在他们正在拯救我不是吗?www.jmrgs.com

  这么善良淳朴的公民,我竟然会把他们想象成杀人凶手,实在是有点过分。我心想待会儿要不要找个无人的角落,自己扇自己一巴掌呢?

  在我的咬牙坚持下,最后总算是成功的攀住了一根藤蔓,气喘吁吁的休息着。刚才的一番重体力劳动外加一番惊吓,我的心脏都快突出来了。

  那条大蟒蛇还在挣扎着,刚才被我扎出的血口子现在还在兹兹喷血,我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很骄傲。这似乎是我第一次面对邪恶力量下这么狠的手。

  人生就是这样,你不对对方下手,对方就会拿你的性命开涮。

  “行啊卫平兄弟,平日里看你斯斯文文的,没想到打起架来也有一帆风格啊。”虎子似笑非笑的道。

  “一般一般吧。”我冲虎子淡淡的笑笑:“虎子哥,刚才可真是多谢你了啊。”

  “嗨,跟我客气什么,咱快点上去吧,免得被这条残废的蛇追上来,要是它发狂了,咱们照样不好收拾他。”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这五花大蟒。虽然巨蟒的眼睛被我戳破了,洞穴四周都喷溅上了黏糊糊的液体,不过他使劲翻滚的时候,力量还是那么的大,甚至整个洞都跟着摇晃起来,一块块的土坷垃从洞壁上坠落下来。

  这要是被五花大蟒给撞一下的话,就算不死也得变成半个残废。

  可在我们往上爬的时候,那巨蟒似乎也有感觉一般,停止了挣扎,反倒是扬起了脑袋,身体全力加速,朝着我们的方向撞了过来。

  “唉呀妈呀,快跑啊。”虎子顿时再次吓尿,大喊了一声,连滚带爬的朝着上边的山洞攀岩。张爷爷也有些被吓住了,毕竟这庞然大物本来就丑,如今变成独眼龙,凶狠面容更是凶光鄙陋,谁看一眼都得胆战心惊。

  不过我并没有慌张,若是再不对这家伙下狠手的话,我们几个都得跟着倒霉。于是我大骂了一句狗日的畜生,之后便拿着铁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村长和虎子看我这幅架势,顿时就吓傻了,在上边不停的喊着:“虎子兄弟,你干啥呢,赶紧上来,那玩意儿咱惹不起啊。”

  “惹不起?我倒是想看看这东西到底有什么惹不起的。”一想到这东西可能扼杀了那么多条婴儿的性命,毁坏了那么多的家庭,我的心里就憋了一股子气,恨不能当场把这条畜生给剁成碎片。

  愤怒,现在我满腔都是怒火,要是再不发泄出来,可能会把我的胃给烧坏。好吧,我承认我不是智慧的使者正义的化身,可在看到这么邪恶的东西的时候,我心中还是油然而生惩恶锄奸的想法。

  或许和邪恶势力作斗争,是我骨子里的一种气势,一种性格吧。

  “该死的畜生,来吧。”我怒骂了一句,瞳孔中巨蟒的身影越来越大,我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巨蟒的脑袋皮肤上边粗糙的纹理,以及原本长着眼睛,如今却被我改造成黑乎乎洞穴的黑洞。

  吼!

  五花大蟒张开大嘴,朝着我便是怒吼了一声。这么一吼,我的身子联通藤蔓都开始摇摇晃晃起来,我真担心藤蔓不给力,把老子给摔下去,英年早逝可不是啥好事儿啊。

  幸运的是,藤蔓植物往外边摇晃了一段距离后,最终还是成功的返回来了,而我趁着这个机会,手中的铁铲狠狠的刺入了五花巨蟒的另一只眼。

  噗!

  又是一声沉闷的爆破声,这次我能清楚的看到乌黑的汁液血水好像烟花般曼妙的四处迸溅,最后还有几滴落在我的脸上,冰凉刺骨。人们都说巨蟒是冷血动物,一点都不假。

  这次我可不准备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既然逮到机会,那就一定要把对方给活生生的折磨死。我是医生,很清楚的知道巨蟒的大脑结构,眼睛斜上的地方是通往颅腔的通道,一铲子下去,应该就能把巨蟒的脑袋给捅成豆腐花,到时候就算大罗神仙也没法救它了。

  砰!我几乎用了吃奶的劲,才终于是在蛇的眼洞里边找到了通往颅腔的通道。要知道蛇的脑子都很小很小,所以想要成功的把巨蟒的脑袋搅拌成豆腐花还是有很大的难度的。

  不过幸运的是,老天似乎还是蛮帮我的,我这一铲子下去,竟成功的穿透了蛇的脑袋,一股股脑浆顺着头顶盖喷溅了出来。

  “嗷!”巨蟒在临死之前使劲的挣扎着,做着生命中的最后一搏。他的脑袋猛然朝着我撞过来,俨然是准备把我给撞到悬崖下边去。

  不过我可没那么不经打,这个时候知道性命最重要,管他脏不脏。放弃了随时能断裂的藤蔓植物的根茎,而是一把拽住了巨蟒的两个眼洞,把持住身子,好像哪吒闹海一般骑在龙王的身上,抽皮扒筋。

  不过我想这玩意儿应该没有筋让我拔,多少有点英雄气短的感觉。

  “去死吧!”我愤怒的吼了一声,同时右手狠狠的插入了巨蟒的眼洞里边,在小脑里边鼓捣着,最后终于是抓住了蛇的脑干,脑干摸上去松软爽滑,和豆腐脑差不多,不过比豆腐脑要稍微硬一点。

  我露出一股恶魔般的微笑,而后毫不犹豫的一把将脑干给捏碎了。

  巨蟒的脑子都碎裂了,身体也只是非条件反射的抽搐了几下,而后便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死掉了。

  “哎哟我草。”虎子和村长张爷爷不知什么时候又返回来了,看到我赤手空拳把一条五花巨蟒给收拾了的场面,顿时就吓傻了,尤其是虎子,看我的时候,眼神中明显充满了敬畏和恐惧。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也有些啼笑皆非了,这哪还是我啊,全身上下都是蛇的冷血,尤其是两条胳膊上,好像被涂上了一层油漆一般,更是鲜血淋漓,比屠宰场的屠夫还要血腥恐怖。

  我无奈笑了笑,将双手贴在洞底的泥土上,用泥土洗了一下,上边的腥臭味才终于有所减轻,不过依旧是臭烘烘的很。

  “走吧。”我拍了拍依旧发愣,满脸不可思议表情看着这一切的虎子肩膀,笑着道。

  虎子有些失神的冲我点了点头,而后在村长的带领下,我们迅速的上到了上边一层的洞。

  不过,上边并没看到胖子和罗家兄弟的身影。我的心中隐隐浮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刚才那条巨蟒可是在他们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上来的,那仨人该不会是……我不敢再想下去,那场面得多血腥。

  不过为何刚才我连惨叫挣扎的声音都没听到?会不会是我搞错了?

  “哎哟,你们可算上来了。”就在我们纳闷儿的时候,那个被我们挖出的洞里边传来了胖子的声音,我们的视线顿时望去,胖子正探头探脑的冲我笑呢:“赶紧过来吧,马上就要有风吹来了。”

  这会儿已经开始有轻微的风声吹来了,我担心待会儿真的会被刮跑,所以便带着依旧陷入震惊和后怕中的虎子以及村长,走到了那个被挖出的洞里边。

  这个洞已经被仨人给拓宽了不少,所以我们在里边挤挤倒也是能容得下。罗大首先注意到我胳膊上的血腥,目瞪口呆的问道:“张先生,您的胳膊……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杀了一条巨蟒而已。”我轻描淡写的道。

  “巨蟒?”

  “恩,五花巨蟒。”我点了点头,并没有丝毫显摆的意思,因为对我来说,杀死一条性命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即便对方再邪恶,我也没权利决定人家的生死。现在我心里已经开始有些愧疚了。

  虽然和之前的想法很矛盾,但我不得不承认,我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从小我就不喜欢打打杀,甚至连蚂蚁都不舍得踩死一只,因为母亲经常告诫我,蚂蚁曾救过人的命,人不能忘恩负义。

  不过刚才我也不知为何,或许是心魔战胜理智了吧,我竟那么贪恋鲜血,那么恋战,在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不是自己了。我也想不明白刚才为何会那么勇敢,不清楚脑袋到底在想些什么。现在想想,我都有点后怕。

  “行啊兄弟,五花巨蟒都能搞定,今儿个请你吃蛇羹啊,胖哥的蛇羹手艺那是一绝啊。”胖子乐呵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连连摇头,拒绝了胖子的提议。就算他不觉得恶心我还觉得晦气呢。那玩意儿全身都是细菌,皮糙肉厚,而且很多地方都已经腐烂生疮长蛆,我就算饿死也不会让那东西的肉进入我的肚子里边。哪怕是清水萝卜干也比这玩意儿强。

  呼,呼!

  外边的风已经吹起来了,呼的响,声音幽怨,好像是在哀悼着巨蟒的逝世。我的心里多少有点愧疚感,心想刚才的我,是不是太残忍了?

  虎子和村长一言不发,只是目光发愣呆滞的盯着地面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真是奇怪的两人。”我这样想着。

  待得外边的风,终于小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才终于行动,将那条巨蟒从洞里边给拖了出来。

  真是没想到,我们在洞里边忙活那么久,外加在洞穴中小睡了一会儿,竟已经是次日的上午了。

  巨蟒的皮肤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一层层的鳞片很是威武雄壮,就好像将军的盔甲般。

  胖子的目光四处扫了一遍,最后不解的问道:“村长,那金属黑毛尸呢?你们两个弄回去了吗?”

  村长摇了摇头,示意胖子不要问这个问题了。虽然胖子很疑惑,为何村长不让他问这个问题,不过最后并没有再多问。

  罗家兄弟自然也感到好奇,什么金属黑毛尸,干嘛的?不过看村长脸色不是很好,所以两人也没有多问。

  “要我说。”最后村长狠狠地掐灭了烟头,然后看着我道:“这东西在这儿生活了那么多年,肯定也有灵性了,要是拖到村子里边,会不会有些晦气?要是被某些神啊鬼啊的给怪罪了,村子岂不是跟着遭殃?”

  我看村长一直吞吞吐吐,感情是在琢磨这件事儿啊,不过可能他本人也觉得荒唐,所以并未说出口。

  “呵,村长,这倒是没什么晦气的。”我很奇怪村长为何会有这个想法,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还是很爽朗的笑着安慰他道:“村长,这一点您放心好了,这条蛇虽属于东北五仙一类,不过也是一种恶魔般的存在,是不可能沾染有灵气的,我们杀了他,也是积德行善,不会有神啊鬼啊的怪罪的。再说了,村民们看我们把罪魁祸首给捉住了,他们的心里自然也就踏实了,是对村民们好。”

  “好,那就抬回去吧。”我这么一说,村长也终于消除了心中的顾虑,点了点头同意了我的说法。

  于是我和胖子几个人麻利儿的行动起来,每个人都抱住巨蟒的一部分,顺着土丘回到了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