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41章 五花大蟒
  这条五花大蟒全身都是各种各样的花纹,皮肤粗糙的很,很多地方都已经破开了小口子,甚至还有白花花的蛆虫在上边蠕动,脓水流个不停。

  这家伙看上去简直恶心的很。

  这条巨蟒看起来也非常的奇怪。一般的巨蟒在休息的时候都是全身蜷缩在一块,可是这巨蟒却是身体张开,蜷缩成了一个圆,像是在保护着什么东西。

  不用想我也知道是在保护坑中的东西。

  很快,我们便靠近了那个大坑。当手电的灯光聚集在大坑中的时候,我们仨的眼珠子顿时就瞪大了,脸色苍白,而后便是迅速的扭头,找了一个位置开始大吐特吐起来。

  恶心,实在是太恶心了,我发誓我前半辈子从来都没见过这么恶心的画面。

  那究竟是什么啊!七个婴儿的尸体,在坑中拍成了一个圆圈仰躺着,胸脯和肚子全都被挖空,不过里边却并不是空荡荡的,反倒是被塞满了一个个的白花花的蛋。

  那些蛇蛋密密麻麻的被挤在一块,看上去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哇,哇!”虎子终于受不了这重口味的场面了,当即便是猛然转过身,扶着洞壁大吐特吐。我也是被这场面给刺激的胃中翻滚,一个转身,也开始哇的大吐特吐起来,我感觉我的胆汁儿都快被吐出来了。

  他妈的太恶心了。

  村长张爷爷嘟哝着嘴骂了一句,我没听清他到底骂了什么,好在他骂完了之后,便开始倒退,同时召唤着我们快离开这儿。

  五花大蟒要是醒了,就算我们想走也没那机会了。www.jmrgs.com

  可越害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我们后退的脚步声,终于还是惊扰到了那五花大蟒,它的身体抽搐了几下,而后硕大的脑袋便是扬了起来,看模样似乎是在听周围的动静。

  村长当即便是下命令:“都别动,这条蟒蛇发现我们了。”

  村长说完,我和虎子便是立刻怔在原地,一动不动。这蟒蛇可不好招惹,能避则避吧。

  蟒蛇缓缓的朝着我们的方向游荡而来,那两双释放着森寒光芒的拳头大小的眼珠子,让人感到很是惶恐不安。虽然无神,但却总是给人一种错觉,就好像它一直在盯着自己一样。

  我眼睁睁的看着蟒蛇从我跟前经过,心脏都快突的跳出来了,这狗日的身体在弯曲的时候,正好从我的脚丫子上边划过,身体的重量压在我的脚上,就好像一个活人踩在上边一样。

  可是尽管痛,我也不敢挪步,只能强忍着痛苦,站在原地。

  蟒蛇粗糙的皮肤和地面摩擦,发出兹兹的声音,好像过电一般的声音,配合上这么大块头的身体,让人看一眼就会感到恶心惶恐。

  虎子的身子整个的贴在墙壁上,眼睛死死的闭着,仰起脑袋,生怕一不小心睁开眼,就看到蟒蛇窜到眼睛上一样。

  我在心中祈祷着,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出什么叉子,否则我们几个人都得交代在这儿。尤其是虎子,这会儿神经都快崩溃了,要是他坚持不住,我们也会变成那堆恶心的尸体中的一员。

  簌簌,簌簌!

  终于,蟒蛇的身子最后还是蹭到了虎子的双腿上,我的心扑通一声就跳到了嗓子眼上,这虎子该不会被吓得跳起来吧,这会儿可千万要坚持住啊,否则我们都得跟着倒霉遭殃。

  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虎子比我想象中的要坚强的多了,并没有被吓得蹦跳起来,而只是尿裤子了而已。还好尿裤子的动静不是很大,蟒蛇并没有发现。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蟒蛇从洞口里边探出脑袋去,左右各自看了看之后,便将脑袋朝着上边,缓缓的爬行而去。

  我们立刻就明白过来,蟒蛇这是准备爬到上边的洞里边了。

  要是被他发现了罗家兄弟和胖子的话,这条蛇今儿个可就要加菜了啊,这可怎么是好啊这。

  我用手捅了捅旁边的村长,然后又指了指那条正往上边蹿的蟒蛇,征询村长的意见。

  村长想了想,而后是指了指大蛇坑,道:“要不,咱把蛇坑里边的蛇蛋给点了,这条蛇就会顾忌蛇蛋,也顾不上胖子等人了。”

  听村长这么一说,我当即便是连连点头,而后是掏出了打火机,脚步轻缓的走向大坑,同时让村长和虎子两个人走到洞口,待会儿蛇攒进来的时候,他们就拽住树叶跑到外边去。

  这样就安全多了。

  原本村长是不想让我来点燃蛇蛋这么危险的事的,但是我是队伍中的不二人选了,要别人做,都可能有生命危险。一来村长张爷爷年老体衰,二来虎子都吓成那样了,就算点燃了蛇蛋也可能被吓得瘫软在原地,给蛇当早餐吃了。

  村长争不过我,只能是扶着身子发软的虎子走到了洞口,然后各自找寻了一根藤蔓,悬挂了上去。

  这会儿蛇的身子只剩一个尾巴在洞里边了,要是再不动手的话,恐怕就算我们点燃了蛇洞,那条蛇也不会回来了。

  于是我将点燃的火把丢向了蛇坑里边。几具尸体流出了大量的尸油,火把一丢上去,大坑立刻嗡的一声便燃烧了起来,火苗子迅速的扑倒了我的脑袋上,幸亏我及时蹲下身子,才避免比火给烧了头发。

  火燃烧的时候发出啪的声音,立刻惊动了蟒蛇,蟒蛇的脑袋迅速的出现在了洞口,感受到洞口里边的温度之后,整条蛇都疯了一般的狂吼一声,我甚至清楚的看到了那条蛇张开嘴巴时候的獠牙,狰狞恐怖,反射出森森寒光。

  自己的孩子马上就要被烤成蛇蛋了,那蟒蛇几乎进入了疯狂状态,一声怒吼所带来的摧毁力远远超出我的想象,好像一阵沙尘暴从它的口中喷出,迅速的朝着我的方向席卷而来所过之处,地面的泥沙碎石块都被卷了起来。

  要是沙尘暴把我给卷住的话,就算我不死也得变成半个残废了,当即便是找了一个角落,迅速的趴了下去。

  尽管如此,沙尘暴依旧是我的身体给卷了起来。幸亏我关键时刻死死的用手抱住了洞里边延伸出来的一颗榆木疙瘩,才不至于被沙尘暴给卷的飞起来。

  那条蛇迅速的冲到了火焰旁边,在火坑旁边打转,却根本就不敢进入其中。

  这么猛烈的火,足以将五花大蟒也给完全吞噬。

  我趁着蟒蛇的身体绕到了另一端,迅猛的朝着洞口的方向冲了去。五花大蟒也注意到了我的动静,竟是将嘴长成了九十度的死角,而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随即,洞穴马上跟着震动起来了,泥块从洞壁上哗啦的坠落下来了,这还不算什么,最让人玩命的是,那火焰被蛇脑袋一喷,竟瞬间化为一股火柱,朝着我撞上来,俨然一副要把我给他的蛇子蛇孙陪葬的姿态。

  “你姥姥。”我骂了一句,他娘的这玩意儿也忒狠毒了,竟想着把人给活活烧死!

  不过想想,我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我不一样烧死了上百条性命不是?可是不对,老子的命比那些蛇蛋值钱多了!

  再者说了,要是我死了,天燕也肯定寻死觅活,甚至还说不定断肠绝情,终身不嫁,我本人还是自信有这个魅力的。那样我不是毁了人家姑娘一生吗?还有咱这门手艺,不知多少人等着咱去救命呢,要是我在这儿嗝屁了,他们还不得跟着我一块到阎王哪儿报道?

  所以我觉得,我这人活着还是很有意义的,非常的有意义,至少比游方郎中和鸭子那些人更有意义,那俩东西活着只能为祸人间,用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要说他们唯一能为社会主义做的,恐怕也就是一死了之了吧。

  嗨,你说这狗日的老天真他妈不长眼,老子为这个世界做了那么多好事儿,到头来去而要被您老人家安排个这样的死法,真正的坏人您却放任他们光明正大的寿终就寝,您老人家怎么了您这是?

  直等到我的屁股被火给烧的有些痛,我才反应过来。他娘的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还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

  当即便是暗讽一句,而后身子往前猛然一扑,那火苗子蹭的一声就从我的脑袋了飞了过去,顿时我就感觉后背和脑袋瓜子热了一下,不过瞬间,那股灼热感便消失不见了。

  虽然后背有点火辣辣的疼,不过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扑腾着从地上站起来,然后朝着洞口的方向窜去。

  “小张,快跳过来。”

  “卫平兄弟,快跳,我们接着你。”

  虎子和村长都在喊着我,我甚至明显能感觉到后边那条蛇追来的声音,我的性命危在旦夕。

  就在我准备跳过去的时候,头脑忽然热了一下,身子硬生生的停住了,一个想法逐渐的在心头升腾起来。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两个人并不是真的准备救我,而是准备害我,让我跳下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只是这个想法好像一块被按在水底的空瓶子一般,蹭的一声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

  或许是以前两人有很多行为然给我疑惑,所以我没法这样完全将性命交给他们吧。我总是觉得,这一切都是他们安排好的,为的就是我这么一跳。若是仔细想想的话,你会发现这里边其实有很多疑点的。

  就比如刚才虎子吓得尿裤子这件事,虽然常人看到蟒蛇都会尿裤子,可虎子不至于这么没出息,他之所以这么做,会不会是故意让我来点燃蛇窝呢?

  我站住了脚步,毅然决然的站住了,快速的蹲下身子,捡起了被村长丢到地上的铁铲,凭直觉以及五花大蟒制造出来的动静,判断着对方的位置,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免得成为五花大蟒的攻击对象。

  “卫平兄弟,你疯了,快过来啊,还愣着干嘛。”

  “小张,你怎么了?你快过来啊,你这样会被蟒蛇给吃了的。”

  两个人依旧是在洞口焦急的大喊大叫,表面上是在担心我,可是我却有些怀疑,他们是在制造动静,让蟒蛇冲向他们,这样蟒蛇就能从我身上碾过去了。

  愤怒,现在我满腔都是愤怒。我这人最嫉恨的便是被别人欺骗了,没想到现在这两个我最信任的人,竟合伙欺骗我,而且还要让我以性命为代价,我感觉自己从来都没这么愤怒过。

  话说,人在愤怒的时候,往往都是胆子最大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无比的勇敢,什么狗屁五花蟒蛇,什么狗屁尸体,此刻在我眼里统统都是他娘的狗屁。

  我要报仇,我要把这些欺骗谎言全都给打碎。我举起手中的铁铲,一个一百八十地的大转弯,犀利的目光死死的锁定蟒蛇的眼珠子,而后狠狠的铲了下去。

  铁铲在即将进入蟒蛇眼睛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铁铲顿了一下,好像是铲在了石头上一样,我从来没想过,原来眼睛这种看起来软弱不堪的东西,还是这么硬的。

  而下一秒,铁铲便顺利的进入了蟒蛇的眼睛里边,一股臭哄哄的黑色血水从眼睛里边喷射而出,同时蟒蛇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叫,位于脑袋正前方的我,被这种力量给喷的飞出去老远,任凭我如何努力,就是没法抓住东西,停止住身体的疯狂倒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