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35章 阴虫
  胖子在地上惨叫了片刻之后,终于有所好转,将村长的话完全听在耳中,艰难的扶着洞壁,从地上站起来,手捂着肚皮上的伤口。

  虽然是破皮了的伤口,但胖子人本身就很胖,皮厚的很,并没有划破多少的血管,所以并没有流出来多少血液。我相信胖子的伤口根本就不用处理也不会有大碍的。

  在虎子的搀扶下,胖子行走起来倒也并不是那般的困难。

  很快,我们便远离了这个阴虫聚集之地,前进了足有四五十米的距离,洞穴开始了分叉,两个洞穴通往两个方向。

  这三个洞无论是在大小还是在其他的一些小特征上,都是惊人的相似,好像一个模子复印出来的一样,看不出有任何的不一样。这让我们都犯了难,不知该走那一条道路。是左边的,还是往右边的,抑或中间的?

  连老村长的眼神中都有些疑惑,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以及中间,最后长长的吐了口气,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理解这个洞到底什么涵义。

  连老村长都摇头说不知道了,更别说我们三个愣头青了。不过说来也怪,当时也不知什么原因,我的脑袋忽然闪了一下,而后一个想法好像洪水猛兽般的钻入了我的头脑当中:俗话说得好,人间正道是沧桑,三条大道走中央!

  那个谚语中的“三条大道走中央”是不是就是我们现在遇到的境地呢?

  我立刻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三个人听。

  三个人听了之后,都默不作声的开始思索,最后都将注意力集中到村长身上。

  村长只是一个劲儿的吧嗒吧嗒抽着烟锅,良久之后,才终于用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我,道:“嚣张,你说的那三条大道走中央,知道是说给什么人的吗?”

  我一听就愣了,这谚语能是说给什么人的?

  “村长,你就别卖关子了,现在可不是卖关子的时候。”虎子有些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哎,我就直说吧。”村长的双手扶着洞壁,两条腿站的笔直,嘴角稍微上扬,让他看起来就好像是在微笑一般:“这三条大道,是说给死人听得。告诫他们在通往阴间的那三岔口处,要走中间那条道。”

  “啥?”村长这么一说,我们当场就傻愣住了,说给死人听的?妈了个巴子的,难道说我们现在遇到的是阴间的三岔口?那我们的命也太悲愤了点吧,怎么就遇到了这三岔口了?这要是一不小心走错道了,可就要在这儿嗝屁升天了啊。

  “村长,咱走那条道儿?”虎子看村长一直目光发直呆愣,当即便开口问了一句。谁知道那帮阴虫会不会追上来,要是追上来的话,我们可就走投无路了。

  村长将手伸到三个洞口前,仔细的探测了一下,也就中间的那个洞穴里边有风吹出,当即便下了决心:“走,走中间这条道。”

  说着,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我们仨也迫不及待的跟在村长后边,进入了洞穴里边。

  既然中间这条道有风,那么肯定意味着这条道通向外界,若是我们能顺着这条道路通到外界的话,自然是皆大欢喜了。

  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接近晌午了,这个时刻的风是最多的。

  我们刚顺着中间这条道往前走了没个十几米的距离,就是一阵呼啸着的声音从洞穴的深处传来,呜的声音犹如鬼泣,听的人心慌慌。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而后对村长道:“村长,看来即将会有一场大风暴。”

  村长命令队伍停下脚步,对虎子道:“虎子,乾坤伞。”

  虎子匆忙从后背上抽出生铁打造的雨伞,道:“村长,这玩意儿咋用?”

  村长表情严肃的对虎子道:像打开正常的雨伞一把,把这把伞打开。小张,胖子,你们俩过来,离伞远点,否则可能被伞给刮伤。”

  村长这么一说,我和胖子匆忙走到了村长旁边,看着虎子。

  虎子咬着牙,使着吃奶的劲儿,将伞柄往上边推移。这乾坤伞看来有些年头了,上边是锈迹斑驳,被卡的死死地,尽管虎子用了全力,可那乾坤伞根本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哎哟妈呀,他娘的我是不行了,你们谁上来帮个忙啊,我都快被折腾散了。”虎子气喘吁吁,满头都是豆大的汗珠,眼神中满是失望神情。

  “我来吧。”我主动站出来,对虎子道:“咱们一块。”

  “对,对,众人拾柴火焰高!”虎子甩了甩累得发麻发胀的手腕,对我讲道。

  “好。”我拍了拍虎子的肩膀,而后抓住了伞柄,对虎子道:“我喊一二三,大家一块用劲儿。”

  “成。”虎子爽快的答应了。

  “一,二,三……”我刚喊出声,虎子便犹如拉屎一般的嚎叫一声,拼了全身的力量,用力的拉拽着伞柄!

  砰!

  一声犹如小型地雷爆炸的声音蓦然响起。这个声音实在是太大,我都被震得耳膜发痒,好长时间都听不到声音。虎子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看我的眼神中充满无尽的迷茫,看来他受损的不只有耳膜,还有脑子。

  待得我的听力缓过来的时候,我第一个注意到的便是那狂猛的犹如鬼哭狼嚎般的风声,地面已经开始飞沙走石了,若是再不及时躲闪的话,恐怕我们会被沙尘暴给掩埋。

  “快躲到那把乾坤伞里边去。”村长匆忙下了命令,我们也赶快照做。

  这个乾坤伞很大,大到甚至能将整个洞壁都给完全的撑住了。乾坤伞质量很好,重量也很重,加上我们四个人在伞下边的抵挡,乾坤伞应该不会随意的乱动。

  呼,呼!

  站在伞的这一边,我们唯一能听到的,就是那简直能吃人的风声,乾坤伞被风吹得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好像随时都可能碎裂。还有一颗颗石子敲打在乾坤伞上边发出的声音,真的是让人头疼欲裂。

  “村长,这乾坤伞到底行不行啊。”虎子担心乾坤伞那咔嚓咔嚓的声音是乾坤伞破裂的声音,当即满脸担心的大喊了一声。

  “放心吧,别说是这真飓风了,就算是沙尘暴外加冰雹的袭击,这乾坤伞都不会有任何问题。只要对方不用机关枪突,我们是不会有任何危险的。”

  看村长说的这么信誓旦旦,我们选择了相信,毕竟他老人家的命也和我们绑在一块,这个时候谁会说好假话?

  幸运的是,片刻之后,风声终于小了很多,我们也终于松弛了不少。

  待得风声足够小了之后,我便和虎子一块把乾坤伞给收了起来。当然,收起来的时候也费了不少的力气。胖子始终不肯帮忙,一直指着自己的伤口道:“没看到我现在是病人么?没看到我现在是病人吗?”

  虎子摇了摇头,笑着说:“我看你哪是什么病人啊,简直就是一头病猪。”

  经过刚才风沙的洗礼,洞穴内开始是灰尘满天飞,没呼吸两次就差不多得掏掏鼻孔,因为里边堆满了灰尘,我们也不敢轻易开口讲话,否则嘴巴里边也得被填满了灰尘。

  “咦?快看,有亮光。”我们继续往前走了没两步,我忽然惊奇的发现前边大约有一个手掌大小的亮光,十分的明显,虽然隔着浓浓的雾霾灰尘,不过那亮光口依旧那般明显。

  我判定,那肯定是通往外界的出口。兴奋的提醒其余几个人。

  其余几个人也都注意到了亮光,一个个的都手舞足蹈,兴奋起来:“他娘的,总算走完了,走,我们赶紧去看看,看看那边是通到啥地方的。”

  虎子说着,走在前边第一个带路。村长看起来也容光焕发,甚至脸上的皱纹也少了很多,因为见证劳动成果的时候到了,我们怎能不兴奋?

  洞穴越来越宽,越来越宽,直到我们靠近了末端,才发现这个洞穴简直有一个小房间那般的宽大。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地方的阳光充足,刚才那个拳头大小的亮光,现在也变成了一个人形大小的洞,充足的阳光从外边照射进来,房间中暖哄哄的,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

  这实在是一种享受啊。我闭上眼,呼吸着新鲜空气,一时间竟忘记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或许是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死关头之后,对于阳光和新鲜空气都十分珍惜渴盼的原因吧。

  “大家都小心一点。”村长张爷爷或许是看我们几个人都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所以便出声提醒了一句:“这个地方,我感觉有点不正常,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村长这么一说,我们才开始注意四周的情景。

  果不其然,这儿的确是非常的不正常。

  这儿非但不像是我们想象中的古墓,反倒好像一个农家的房子。正中间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燃烧着三柱香以及贡品,墙角里有床,棉被,还有几张石头雕刻的椅子,另一面还有做饭用的锅灶,以及筷子碗等物品。虽然上边都落满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不过我们还是能感觉到有人在这个地方生活,至少最近房子的主人还来过,因为三柱香还在燃烧,释放出袅袅香烟。

  “不对,村长,就在刚才,这儿肯定来过人。”我的大脑好像看电影一般,迅速的分析着,并且很快便认清了这个事实。

  “怎么说?”村长不由得皱眉看着我问道。

  “如果没猜错的话,风应该就是从哪个风口吹进来的。狂风正好经过香案的方向,香案和上边的东西都是固定的,没被吹散吹倒也是可以解释的,但那三柱香不倒下,可就有些莫名其妙了。”www.jmrgs.com

  我这么一分心,其余三人也都是眉头高皱,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我看,最后点了点头:“你分析的的确有道理。”

  “喂,狗日的玩意儿,你赶紧给胖爷滚出来,要是让胖爷找到你们,胖爷非得把你们压成肉酱不可。”胖子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可是根本就没人应答。

  “快大家四处去找找,看看能不能发现那个家伙。”我立刻下命令道,同时带头走到四周寻找。

  外界有不少的藤蔓植物顺着那个洞钻了进来,此刻他们已攀岩到了洞壁之上,将洞壁给完全的覆盖住,根本就看不到丁点洞壁。整个大厅也就只有藤蔓植物后边有藏身之所,我的第一搜查地点,当然是藤蔓里边了。

  可我们搜遍了整个藤蔓植物,也根本找不到一丝人影,这让我们感到非常的失望。

  眼瞅着下一阵风就要来了,我们决定看看,这三柱香到底是如何在这样的狂风下依旧屹立不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