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26章 镇村法宝
  “啊,这件事真是让人头疼啊。”村长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低着头吧嗒吧嗒抽着老烟枪,愁眉不展。

  “村长,我想明天你就带我去那个土丘看看。”我对村长道:“我觉得或许能从土丘那儿找到一些线索。”

  村长点了点头,道:“好,那明儿个我就让虎子和胖子带你去看看,我这幅骨头架子再折腾一下,可就散喽!”

  村长缓缓的站起来,走进了正房里边,我也觉得继续坐着没趣儿,便也站了起来。

  不过这么一站起来我才发现,因为长时间蹲在地上,我的脚丫已经开始发麻了,好像有一串电流通过我的脚,酸麻不已。

  于是我连忙扶住了身后的柱子,才总算没有跌倒。

  而这时候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天燕回来了,一件红色小褂子,一条黑色小辫子,以及那调皮可爱的小脸,还有那浓浓的夕阳侵染,让我不自觉的想起了豫剧里边《银环下乡》的银环,都是美的不可胜收。

  她正好看到我跌倒在柱子上的场面,当即紧张的迎了上来:“张大哥,你怎么了?”

  我冲她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呵天燕你干嘛去了?”

  尽管我的腿依旧酸麻不已,不过我还是强忍着,我可不准备在她面前出丑啊。那样的话多影响我的形象啊。

  “下午闲来没事儿,我就去荒野里采摘了一些蒸菜,晚上给你蒸菜吃啊。”天燕一脸骄傲神色的对我道。

  以前我也听爷爷想起过碾营的蒸菜。话说这种蒸菜是可以食用的,春天刮过几场风过后,田地里就会长出不少这样的蒸菜,农村人会把他们采摘回家,然后和面一块蒸了,清爽美味的很,直到现在爷爷还很怀念这种味道。

  现在天燕说要蒸菜,我自然是垂涎三尺,很想尝尝爷爷说的人间美味到底有多美味,当即便连连点头:“好啊,好啊,我以前经常听爷爷提起蒸菜,说是那味道让他现在还怀念。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山珍海味让爷爷那么怀念呢。”

  “是吗?那你回去的时候可以给张爷爷带去一些。”

  “好啊,我爷爷派我来的目的,就是来采摘家乡的蒸菜呢。”

  “呵,你可真逗呢,张爷爷要是真想吃的话,可以给我爷爷打电话,让我去邮寄一些嘛,至于让你大老远的跑一趟?”

  天燕说着,留下一串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走了进去。

  “天燕,我来给你生火。”看到天燕拿出打火机,我主动上前接过了打火机,笑着道:“我很擅长烧火的。”

  “那好吧。”天燕一脸笑容的道:“城里人烧的火,肯定和俺们庄稼人烧的火不一样。”

  事实证明我少的火果然和农村人的不一样,火苗从始至终都只有胳膊粗细,甚至好几次都灭了,弄得不大的做饭的简易帐篷里满是浓烟浓雾,而恰好这时候胖子和虎子来村长家了,看到我们俩在浓雾里边,当即便是大吼一声:“哎哟我草,你们俩这是准备腾云驾雾飞升成仙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而后在胖子的指导下,才终于将篝火给撩的旺盛。

  “嗨,你瞧你俩,啧这是干柴烈火啊,干脆凑一对得了。”胖子一脸奸笑的对天燕道。

  天燕立刻脸色羞红,狠狠的瞪了一眼胖子:“胖子,你少说一句会死的。”

  “死倒是不会死。”胖子道:“就是憋得慌,你瞧你们俩这么般配,卫平兄弟,听我一句话,把天燕妹子给拿下吧。”

  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胖子哥,你就不要嘲笑我了,我哪配得上天燕妹子啊。”

  “咦?我怎么觉得这话有点熟悉呢?啊,我想起来了,天燕妹子,上次是不是你这么对我这么说的来着?好像是说你配不上卫平兄弟?哈!”

  天燕立刻恼羞成怒,抓过炝锅铲子就追着胖子乱拍:“死胖子,你再胡说一句,小心我把你给清蒸了。”

  两人打闹了一番后,我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一来的时候,我就看虎子表情有些不正常,脸色发白,一来就钻到村长的房间里边,直到现在都没出来。

  要是我便问胖子:“胖子,虎子怎么了?我看着他怎么有点不高兴啊?”

  “哎,你要是不说,我倒是把这茬给忘了。”胖子不好意思的搔搔脑袋:“要不你去给他看看去?这小子从牛二家出来了之后,就变成了这幅德行,跟他娘的一怀才不遇的屈原一样,我就担心他会找个有水儿的地儿一头栽进去,那咱村可就又少了一百多斤肉了。最后这小子围着村子转了一圈后,就钻进了村长的屋子里边,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胖子这么一说,我就知道虎子肯定遇到了什么心里难题,当即便拍拍胖子的肩膀道:“胖子哥,你在这儿帮天燕烧柴火,我去里边看看。”

  “恩,好。”胖子点了点头,而后扭头对天燕说:“天燕妹子,胖子哥终于有机会和你干柴烈火了啊!”

  “死胖子,看我不打死你。”

  听着两人吵闹不休的声音,我无奈的摇头叹口气,自从我见胖子的第一面起,胖子就从来没不高兴过。

  或许这样的人才能活出人生真正的滋味吧,没心没肺,能发现隐藏在生活中的各种乐趣……即便没有乐趣,也能自己制造乐趣。

  我推开正房的门,吱呀呀的声音就好像一个老者低声轻诉的声音,不过这声音却让我感觉到毛骨悚然,因为这声音让我闻到了奄奄一息的气息。

  房间中的光线很暗。农村人就是这样,为了省电,往往到了看不见的时候才会开灯。

  我看向房中的时候,就只看到两个人影蜷缩在正当们的椅子两边,和中间的牌位联想在一块,让我不自觉的想到了鬼神显灵的场面。

  虽然我不能看到他们的眼,但是我却能感觉到他们的视线正直勾勾的盯着我,那种感觉让我很不好受,因为我总觉得他们是在尝试透视我的衣服,看到我的内心。

  我非常讨厌想法被别人看穿的感觉。

  即便我走进了里边,两人都没有和我讲话,这更是让我感觉毛骨悚然。

  “村长,张爷爷?”我开口喊了一声。

  “恩。”村长张爷爷终于闷声闷气的回答了:“小张啊,我听说你们找到了牛二家中的罪魁祸首,呵真是麻烦你了。”

  虽然村长笑了,可是那笑容却十分的牵强,我能听得出来,那笑容是他硬挤出来的。

  “村长,什么罪魁祸首?”我有点疑惑的问道。

  “那个吓到牛二家孩子的罪魁祸首啊。”村长道:“就是那个在牛二家地底下挖洞的黄鼠狼。”

  我这才明白,原来他们把吓到牛二家孩子的罪魁祸首,当成了是在牛二家地下打洞的黄皮子。

  “哦,村长你的意思是,那个黄皮子就是让牛二家孩子鬼惊的东西?”

  村长点了点头:“难道不是吗?你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想出来吧。”

  “哦,可能是吧。”我总觉得村长有点怪怪的,简单的应了一声。

  而村长这时候走到了墙壁旁边,刚想拉开灯,虎子却忽然紧张的从凳子上站起来,有些仓促的道“村长,我先走了,卫平兄弟,村长让我明天陪你去那处土丘看看,明天我再来找你吧。”

  说着,便从凳子上跳下来就要离开。

  村长拉灯的手也缩了回来,道:“虎子,留下吃饭吧,天燕蒸菜。”

  “改明儿个,今天我有点喝高了。”虎子简单的应了一声,而后便匆匆往外走。我好奇的看着虎子匆忙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他有些奇怪。

  他怎么会忽然变成这样?我疑惑的想着。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正好和我的视线撞在一块。在我看到他面容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因为虎子双目红肿,好像刚刚哭过一般,而且脸上还莫名的多处了一个巴掌印子,看到我之后,表情瞬间慌乱,立刻将头扭过去,匆忙离开了。www.jmrgs.com

  “奇怪了,虎子这是怎么了?”我小声的嘟哝道。

  “卫平兄弟,快过来快过来,赶紧跟你天燕妹子干柴烈火吧,胖子我都快成红烧肉了。”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胖子从简单搭建的棚子里边窜了出来。

  看到胖子这幅全身上下都是黑灰的模样,我淡定从容的笑了笑。只要我一看到胖子,就立刻有好心情。

  “胖哥,你又嘴贱了吧。要不可不会这么悲催。”

  “嗨,不是咱嘴贱。”胖子连连咂舌:“实在是咱这妹子简直是条汉子……哎哟我错了,别打了。”

  晚上胖子也没有留下吃饭,在农村,很少有蹭饭吃的……当然,如果这时候村长搬出来一坛子酒的话,就另说了。

  经过两个小时的清蒸,蒸菜已经完全的和面粉融为一体了。粉白中透出青色,点缀其上的青色就好像蛋糕上点缀的糖果一般的好看,简直就好像是一件艺术品。

  浓浓的香气随着蒸菜上边的白烟四处弥漫飞散,好像仙女舞动出的骚人舞姿。我想怪不得我家老爷子就好这口了,这简直就是素食中的王者美味啊。

  村长张爷爷又拿出了一瓶珍藏的二锅头,给我和他分别倒了一杯,乐呵的道:“来,咱一家三口喝一杯。”

  天燕一听,立刻就羞红了脸,娇嗔道:“爷爷,你瞎说什么呢。”

  张爷爷乐呵的道:“你张哥是你张爷爷家的孙子,也是本家,说是一家人也不为过啊,天燕你这么不好意思,想什么了?”

  天燕更是娇嗔了一句:“爷爷,你就喜欢逗人家。”

  “哈,哈!”张老爷子哈大笑了起来。

  晚上我和老爷子都没多喝,不过一蒸屉的蒸菜却被我和老爷子给完全消灭掉了。这是我来村中第一次饱餐一顿,也是第一次在这么温馨和睦的氛围中吃饭。

  昏黄的灯光,简陋的房屋,憨厚老实的张爷爷,可爱美丽善良的天燕,香气四溢的美食,醇厚辣爽的美食,这比那什么夕阳黄昏要浪漫的多了。

  在这一刻,什么玄学医术,黄皮子黄三太爷什么的,统统被我抛到了脑后,什么烦恼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