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10章 夜半啼哭
  这声音尖细的就好像今天我宰杀黄皮子时候,那黄皮子发出的悲惨叫声,听到人心惶惶,我刚想走出去,门便忽然被打开了,村长张爷爷披着一张肮脏的军大衣站在门口,吧嗒吧嗒焦急的抽着烟锅,看到我,立刻开口道:“小张啊,听这动静,肯定是牛二家的那小子又出了啥问题,要不你跟我去看看?”

  “走!”我当即点头答应,拿着手电在前边带路。村长似乎对我的手电很感兴趣,是不是轻声问这手电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接电源怎么也能亮?

  我说这里边有电池。

  张爷爷问电池是啥玩意儿?俺是农村人,不懂这高科技。

  靠近牛二家的时候,果然听到啼哭声是从他家传来的。我的心顿时有些忐忑不安起来,按理说今天我给他的哪些药应该没问题的啊,这孩子到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啊,为什么深更半夜的还会啼哭?

  而且啼哭的也不正常啊,如此悲愤尖细,声音大的惊人,根本不像是小孩子的哭声,反而好像是今天我宰杀的黄皮子尖叫挣扎时候的声音。

  此刻牛二家已经聚集了几个乡亲,应该是牛二家的几个亲戚。当我敲开门的时候,牛二立刻把我当成神仙一般请了进去,然后哭丧着脸联手:“先生,您快帮我看看吧,我这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刚才睡着睡着忽然尖叫了一声,然后一直哭到了现在。”

  “恩。”我冲牛二点点头,示意围在床边的众人都散开,给孩子足够的空间,然后让牛二老婆抱着孩子,轻轻的摇晃,哄哄孩子。

  不过这孩子依旧是哭闹不停,没有丝毫停顿的尖叫啼哭,我意识到这肯定不是孩子无端闹夜,而是又患了“鬼惊”。

  不过,我却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就算免疫力再低下的孩子,也不可能接二连三的“鬼惊”啊。

  如果非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接连被“鬼惊”的话,那我只能说,这孩子“撞邪”了。至于究竟是怎么撞邪的,我还是得从当事人那儿顺藤摸瓜的寻找问题的关键。

  “牛二,牛二婆娘,你们俩过来。”我目光严肃的看着两个人,语气故意装作有些生气,这样才能让他们感觉到我的威压,才会乖乖的说实话。

  两人看我这幅表情,都有些被镇住,很听话的凑了上来。

  “告诉我,最近你们有没有做过什么昧良心的事?”我语调严肃的问道。

  “昧良心的事?”两人一听,顿时就愣了,不解的看着我:“张先生,说句实话,我牛二这辈子做事光明正大,从来都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张先生您要是这么说,我可就不愿意了啊。”

  “是啊,张先生,这牛二为人憨厚老实,绝对不会做什么昧良心的事。”

  我冲他们摆摆手,知道他们都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有没有的罪过一些不该得罪的东西!”

  “不该得罪的东西?”牛二当场就愣住了,而牛二老婆却是连连摇头:“张先生,我现在还坐月子呢,连门都不出,蚂蚁都没碾死过一只,可从都没做过昧良心的事啊。”

  我看牛二目光一直呆滞,当即便意识到问题肯定是出在牛二身上,当即便语气强势的问道:“牛二,你说,你做过什么?”

  众乡亲也都发现牛二不正常,都猜到这牛二肯定是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尤其是村长张爷爷,差点暴跳如雷,手中的烟锅在牛二脑袋上使劲的砸了一下:“牛二,你快说啊,到底做过啥伤天害理的事?”

  牛二都快哭出来了:“张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张先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果然有问题。我示意几个村民把牛二扶起来,让他慢慢说。

  这牛二调整了好长时间的思绪,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抽泣着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了我听。

  原来前段日子闲来没事儿,牛二就去村头的小树林里边打猎。

  不过看来那天运气不怎么好,忙活了一整天也没捉到什么猎物。牛二只能浑身不自在的回家了。

  可是在往家走的时候,忽然发现脚边的灌木草丛里边跳出了一只挺大个的黄皮子。牛二想捉只黄皮子回家,把黄皮子皮晒干了给儿子做个小棉裤也不错啊。

  牛二也没多想,扛着枪就追了上去。不过那只大个的黄皮子狡猾的很,在牛二快追上去的时候,滋溜一声钻到了一个树洞里边。

  牛二骂了一句畜生,爷爷有方法把你给逼出来。之后便在树洞旁边开始生火,把滚滚浓烟全都给吹到了树洞里边。

  牛二想黄皮子肯定受不了这烟熏火燎,会从里边钻出来的。但让他没想到的是,用烟熏了半个钟头,也没半个黄皮子从里边钻出来,牛二想他娘的还是算了,这狗日的黄皮子命还挺硬。

  可刚站起身准备走开,就听到树洞里边传来噗通一声响,好像是有啥东西从树洞上边掉下来了。牛二喜形于色,立刻蹲下身子,看着树洞里边。

  这么一看,还真有收获,树洞里边躺着一只黄皮子,皮毛都被烧的焦黄,甚至连皮肤都变成了红色的烤肉颜色。www.jmrgs.com

  牛二当即下手,便准备从里边掏出来黄皮子。

  可刚伸手过去,却没想到又是一大堆噗通噗通的声音响起。牛二看着足有三四只被烤焦了的黄皮子又从上边掉下来了,甚至还能闻到弥漫在空气中那股烤肉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