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卫平张天燕 > 第9章 噩梦
  我清楚这牛是他们的命根子,若是杀了的话,以后他们的生活会更清贫,甚至连孩子都养活不起。所以在回去了之后,就特别吩咐虎子告诉牛二别把牛给宰了!

  昨晚一整夜没睡,加上刚才看病的一番劳顿,我觉得身体好像灌铅一般的沉重,简直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了。所以在回到了村长家中之后,便在村长安排的房中,结结实实的睡了去。

  不曾想这一觉可把我给累得不轻,因为从我闭眼开始,到被吓醒的这段时间,那只被我扒了坟的胡三太爷一直都跟在我屁股后边索要东西,到最后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就瘫倒在地上看着胡三太爷,问他到底要什么。

  胡三太爷说,你把我的医书还给我啊,你把医书还给我啊,哀嚎的跟死了亲爹一样。而且说着还张牙舞爪的舞动着锋利尖锐的爪子,要抓我。

  在他的爪子抓到我胸口的时候,我才被吓的睁开眼。那一切梦境瞬间消失不见,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流了一身的冷汗,能让我意识到我依旧以固体形式存在。

  “那本医书?”无端由的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境,更是让我感到恐惧。于是忙掏出手电,摸索着打开了点灯。

  那是一只不到五十瓦的昏黄电灯泡,打开之后房中依旧昏暗得很,视线并不是很清晰。非但不能安抚我恐惧的心,反倒让我感到更恐怖了。

  接着昏黄的灯光,我从怀中掏出了那本表皮泛黄的破书,放到桌子上,轻轻的掀开了第一页。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一页上边所记载的,竟是一出惊险刺激的探险史:

  “风沙似乎还未完全停止,我们还能感觉到风沙打在身上的疼痛感,只好闭上眼睛,就当是休养生息了,脑子却忙得要死,没想到刚进到沙漠就遇到这么多危险,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幸亏有天禄老人,不然我们早就死在了这里。”

  “等到风沙停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听到张宝的惊诧感慨声。”

  要知道,张宝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从越南到中南海,哪个地方没呆过,什么血腥没见过,大场面比家常便饭都见得多。能让他吃惊的,场面能宏伟到什么程度呢。

  出于好奇,我和其余四人也都睁开了眼睛,随着他们目光的清晰度逐渐的增加,惊叹声音此起彼伏。www.jmrgs.com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赫然出现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城遗址。

  此刻我们被包围在遗址中间,虽说古城遭遇了上千年风沙的袭击,可毕竟被埋在了沙土下面,被风沙侵蚀的程度很小,基本还保持着原本的容貌。参差的城墙红漆已然剥落,瞭望台样的建筑早就倒塌,碎砖摆了一地,他们正前方,一个圆形的大洞显示出这座城墙的厚度:足足两米多厚。可能那里是城门吧,木头早已被腐蚀掉了,只剩下一些木头碎屑随风飘舞。

  我们都愣住了,就连天禄老人也一丝不苟表情的观察着这座沉默多年的遗迹,感慨上天的恩赐。

  我们瞧着四周,希望能把古城里的一切都给影印在脑子里。我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被古代人的智慧征服。

  天禄老人解释说:“我们刚才一定是在这座古城的上边避难,威力巨大的风沙掀动了掩埋住他的风沙,他才从地下露出来的。”

  我们点头表示赞同,继而陷入沉默,沉默的惊讶这眼前的惊奇壮观。

  忽然,王焕指着她面旁边的一座建筑说:“你们快看,那是什么?”

  我们都好奇的顺着王焕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一座耳朵形状的建筑。

  “大耳朵?你们还记得吗?那里一定是黑巫教的祭祀台。”王焕满怀信心的说。

  张宝也看了看,激动的随声附和:“王焕说的没错,那的确是大耳朵,和罗布波一个形状。看来我们找到黑巫教的老窝了。不过你们看,那个耳朵好像是倒过来的,并且耳垂已经不见了。”

  王焕插嘴:“不过你们看他是不是真的缺少耳垂的那部分啊?”

  我想想,解释说:“你们看看那大耳朵的位置,和我们在风暴前呆住的位置是不是同一个位置。很可能我们避难的那个遗址就是大耳朵的耳垂。”

  张宝信服的点点头,很干脆的说:“既然这样,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吧,或许还能有什么收获呢。”

  于是我们准备进去看看,或许能找到传说中的冰晶玉胎呢!

  而就在我看的时候,忽然一声尖细如狐狸尖叫的声音破口而响,吓得我全身抖动了一番,差点没从椅子上摔落下来。

  我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冰晶玉胎四个字儿,那不是爷爷张二狗曾经找到的东西吗?莫不成这个笔记的主人是爷爷张二狗?我思索良久也没有个头绪,最后决定还是不去理会这件事,还是先处理一下眼前的事吧。

  在尖细声音破空响起之后,一连串的尖叫啼哭便不绝于耳的传来,而且听得出来,啼哭的婴儿似乎并不是同一家的,大约得有三四个婴儿同时啼哭。

  “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感觉很疑惑,从椅子上跳下来,将那本书塞入怀中,准备过段时间再去看那本书,当务之急还是先查明婴儿啼哭的事再说吧。

  顺便说一下,这个村并不是很大,左邻右舍家有点小事儿,周围邻居家都能听到,更别说是夜深人静的黑夜的婴儿尖叫啼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