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我回来了。”牛二前脚刚出门,虎子后脚就闯进来了:“卫平兄弟,你让我抓的药我都抓回来了。”

  “好,带我去他家的大锅前,我得煎药。”我赞赏的冲虎子点点头。

  “恩,我带你去。”虎子立刻在前边开路,带着我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尽管有着一墙之隔,不过我依旧能听得到乡亲们惊讶的议论纷纷,都在感叹我刚才治病救人的手法,还有几个中年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说要是小张医生能早来几天的话,他们的孩子或许就不会……说着说着,他们哭的就更厉害了。

  我心中也有些愧疚感,心想如果我早来几天的话,或许真的能挽救好几条人命呢。

  虎子一边生火一边很惊诧的对我说:“卫平兄弟,你可真行啊。我听他们说,你一根针就把那个小孩子给救活了?”

  我冲他笑笑:“哪有那么玄乎,别听他们胡说。好了好了,一开始煎药的时候不要用太大的火头,否则会让药中的成分流失,影响药效的。”

  “好!”虎子当即便停止了放柴火。

  “张先生,张先生,黄鼠狼我抓来了。”我刚把几包中药拆包,门外便传来一股如牛般气喘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牛二。

  门被推开了,牛二风尘仆仆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热汗,在他手上提着一只皮毛光滑的黄皮子,一看就知道是没少偷吃油水的。

  “好,你把黄皮子活剥了,然后把内胆取出来,放到药中一并煎熬。”我吩咐牛二道。

  牛二顿时就傻眼了,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啊,张先生,我不知道内胆是啥玩意儿啊。”

  “嗨,我说牛二,你未免太笨了点吧,内胆都不知道?”虎子不耐烦的骂了一句。

  “虎子啊,我这连只鸡都没杀过,咋知道内胆是啥玩意儿啊,要不你帮我杀?”牛二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虎子道。

  虎子当场愕然,然后摇摇头:“牛二爷,我也不知道内胆是啥!”

  得,还是我亲自动手吧。

  说着,我抓过牛二手中的菜刀,然后到院子里边将那只活蹦乱跳的黄皮子给扒皮开膛,掏出了内胆之后,将黄皮子丢给了牛二:“把这些东西埋到院子西南角,在那个地方烧上三天三夜的香,注意,在这三天之内,香火千万不要断了。”

  牛二虽然满脸疑惑,不知道我让他这么做是有什么讲究。不过他倒也并没有多问,麻利儿的抓着黄皮子,跑到了院落西南角,便挖了一个坑,把黄皮子给埋了。

  确认牛二把黄皮子给结结实实的埋好了上香之后,我才返回物种,将内胆丢到了锅中,随着药材一块煎熬。

  小火慢炖了足有一个多小时,才总算将中药的药性给完全逼发出来,将药草收汁之后,将一小碗药端给了啼哭不止的婴儿,让牛二的老婆慢慢的灌给了婴儿喝。www.jmrgs.com

  周围围观的林家都用惊艳的目光看着我,我知道他们的心理活动,肯定是对黄皮子内胆做药引的药感到好奇,另外也想看看我这神医的手段。

  这些药材都具有驱寒止痛,驱化解浓痰的作用,再加上黄皮子内胆对小儿五行平衡的安抚作用,灌下药材之后的半个时辰后,婴儿果然有好转,原本发紫的脸逐渐的恢复了红润气色,刚才的浓痰之音也消失了大半,四肢抽搐的症状也初步消失不见。

  它看来应该是很累了,正呼吸平稳的躺在母亲怀中呼大睡。

  “神医,果然是神医!”两个时辰之内,将一个濒临死亡的婴儿给治好,别说是他们这些鼠目寸光的村民,即便是我,内心也有些惊诧。

  我知道婴儿之所以恢复的这么快,一方面是我药性的原因,另一方面也因为农村婴儿的体质都比较强,所以疗效才会出乎我的意料的。

  “神医,真是神医啊。张先生,我牛二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啊。我……我给你磕俩头吧。”说着,牛二就再次要给我磕头。

  你看,又来了,我只好连连阻止了他。牛二的婆娘同样是满脸感激,将婴儿放到了床铺上之后,便走下来,坚持要留我吃饭。

  牛二更是声称要把院落中的那头牛给宰了。

  不过我知道这头牛可能是他们牛家最大的财产,所以让虎子拦着牛二。

  而这时候,门被推开了,胖子甩了一把脑袋上的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卫平兄弟,你让我找的黄皮子我找到了!”

  虎子顿时拉住胖子:“胖子,用不着麻烦你了,黄鼠狼早就捉到了,孩子已经治好了!”

  胖子满脸质疑的目光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婴儿,然后询问我确认道:“卫平兄弟,真被你治好了?”说着,胖子就凑到了婴儿床边,看着牛二家儿子起色果然好了不少,根本看不出生病的模样,也是嘿冲牛二笑着:“我说牛二啊,你说我兄弟费劲千辛万苦的,从阎王那会儿把你儿子给收拾了过来,你就不准备和你家的牛一块表达一下谢意?”

  胖子的意思很明显,当然是盯上牛二家的那头牛了,而且看他嘴皮子这顿利索劲儿,看来是早就已经打算好了,连台词都想好了呢。

  “那一定,那一定的。”估计这会儿牛二被兴奋冲昏了头脑,连连答应将家中最值钱的一头牛给宰了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