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说着,门又被推开了,一个身材瘦的跟骷髅一样的年轻人走了进来。我敢用人品保证,如果把胖子掏空了,这个年轻人肯定能轻松的被装进胖子的身体里边。

  他一走进来,就发起了牢骚:“村长,你也不老老实实的看着你家那狗,俺们家的那条狗今儿个又被你们家的大黄狗给骑了,下次我可要收钱了啊。”

  张爷爷的脸色瞬间万变,大概是没想到今儿个这么多人找他后账,在我面前丢人吧。于是忙用烟锅戳了一下胖子,胖子立刻嗷呜一声跳了起来,知道村长的意思,忙走了出去,骂了一句:“虎子你瞎说啥,都是你家那条狗犯浪,主动来找的行不,村长家的狗眼光高着呢,能看上你家狗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哎!行了快别废话了,今儿个村长家来客人了。快来看看咱兄弟。”

  “这是张卫平兄弟,闯北大荒的三爷爷家的孙子!”

  “你好你好。”虎子也热情的伸手和我握了握手:“呵,经常听张爷爷提到你爷爷,说你爷爷是传奇神医,你也一定学了不少手艺吧。今晚咱一定得好好交流交流,因为我也是医生。”www.jmrgs.com

  “放屁,你个腌猪的怎么算是医生呢?”胖子立刻反驳道。

  “哎,你懂个屁啊,腌猪也是门医术,是个技术活,再废话先把你这头猪给阉了。”

  听着两人这趣味横生的谈话,之前的生疏感瞬间平复了不少,看着两人也亲切了不少。相信待会儿加上酒精的催化,我们的关系会更拉近。

  可酒菜刚上齐,门口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吵吵嚷嚷的声音,村长皱了皱眉头,说你们先喝着,我去看看到底啥情况。

  不一会儿,村长被黑着一张脸进来了,看到我,歉意的笑了笑:“小张啊,村头的牛二家的孩子休克了,要不你们待会儿再喝,先去看看。”

  我一听,立刻站起来,道:“村长,快去看看吧,小孩的身体最脆弱,经不起折腾。”

  胖子和虎子也立刻跳起来,跟着我匆忙走了出去。大门外边站着不少的村民,满身都是泥巴,看来应该是刚从地里回来。

  “哪个是牛二?快带我去家中看看!”我一时无法分辨出东西,便喊了一声牛二带路。

  “牛二在家里哭爹喊娘呢,兄弟您跟我来。”虎子应了一声,然后拽着我匆忙往牛二家走。

  在虎子的带领下,我们很快便走到了村东头。这户人家依旧没有步入“小康”社会,房间都是土坯房。隐约能听到从里边传来一个中年人哭丧般的声音。

  虎子一脚踹开了大门,喊了一声:“牛二,赶紧起来,村长请的神医来了,快让神医把你儿子给救回来。”

  说着,将趴在床边哭得稀里哗啦的牛二拽开,同时示意我上前看看。

  此刻在那张毛坯床上,躺着两个人,一个年长者应该是牛二的老婆,这会儿正扑嗒的抹眼泪儿,另一个则是只有几个月大小的婴儿,此刻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脸色发紫发青,呼吸困难,四肢偶尔会抽搐一下。

  “不好!”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这孩子怎么病的这么严重?脸色青的简直都快变成树叶颜色了。

  我将耳朵贴在婴儿的胸脯上,想听听他的心跳和呼吸,不过牛二的嚎啕大哭让我没法聚集精神,当即便骂了一句:“虎子,把他给我拽出去,别让乡亲们说话。”

  “得令。”虎子立刻应了一声,一把将瘦削的牛二扛到肩膀上,然后隔着窗户丢到了外边,关上了窗户。

  我这才集中精神开始听了起来。

  肺部充满了粘稠液体,心跳也非常的微弱,加上那张被憋得通红的小脸,我立刻判断婴儿是肺炎。

  不过还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如果真的是肺炎的话,婴儿应该会啼哭不休,不该沉睡安眠的,还有四肢抽搐的症状,也不像是肺炎。

  “难不成,是鬼惊!”想到这个可能性,我的心狂跳了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逐渐升腾上我心头。

  这是一门经常出现在玄学病况之中的病,鬼惊的字面意思,就是说被鬼给吓到了,人的神经系统就会出现失控的情况。

  这种病常常会发生在小孩身上,因为小孩的心理承受因素很差,看到某些不习惯的东西,都会被吓到,比如一些大人们所不注意到的东西。

  这小孩肯定是被吓到了,所以神经系统有些失控,就会出现四肢抽搐,心跳减弱的症状。

  我立刻摸了一把脉象,有些尖锐,每次跳动好像针扎手指一般。

  这是身体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平衡被打破了的迹象,而且从脉象上来看,必然是缺了木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