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看来,这个墓葬的主人似乎并不属于正常人类,正常人类的头骨哪有长成这样的?

  不过不是正常人类的头骨,那又会是什么头骨呢?妖怪的头骨?恶魔的头骨?我将解开谜底的视线,缓缓的投向了那破旧的香案上。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上边应该写着死者的身份以及名字吧。

  我吹掉上边那掩盖了厚厚一层的尘土,又用布在上边使劲的擦拭,终于看到了几个扭曲的字体,字体歪歪扭扭的,好像是三岁小孩儿写的字儿一般,虽然很难看,不过我依旧辨认出了这几个字来。

  “胡三太爷肉身之灵位。”

  看完这几个字之后,我全身一哆嗦,连忙将手中排位丢到地上。

  这怎么可能?胡三太爷可是传说中狐狸大仙之中的首位长老,是俺们东北那疙瘩才相信的神话传说,怎么在华东平原上也有胡三太爷的传说?

  如果这个真的是胡三太爷那个狐狸的头骨的话,莫不是说,狐仙真的存在?我看着被我丢到地上的头骨,以及那不断跳跃的火苗子,心里头复杂极了,我头一次感觉我的世界观收到了挑战,这一切太奇妙了。

  那本泛黄的书是什么?我小心翼翼的蹲下腰,将那本表皮泛黄的书轻轻拿在手中,吹掉灰尘后,看到首页上用毛笔写着的几个大字:《家仙医录》。

  我隐约能弄明白这四个字的意思。家仙,很明显就是保家仙的意思。在东北文化中,保家仙俗称东北五仙,分别是胡黄白柳灰,因他们经常和人类打交道,沾染人的灵气最多,所以才最有可能修炼成仙。在东北几乎每家都要请一个“保家仙”保佑家庭平安,四季发财。

  而医录两个字,应该就不用解释了,就是医治病痛的记载。连起来的意思就是保家仙治疗各种病痛的记载。

  我当即便愣住,有点不敢相信。因为我忽然想起爷爷给我的那本《家仙医录》来,莫不是,这本就是爷爷所说的另外两本《家仙医录》的其中之一?

  心中是莫名的兴奋,因为这意味着,若是我能找到最后一本《家仙医录》,那就意味着我能探索到长生不死的秘密啊!

  不过,虽然兴奋,我并没有翻开书看看里边的内容,我担心在这荒山野岭的翻书会招惹来些不干净的东西,因为有一些脏东西都是喜欢翻书的,所以只是将书揣入了怀中,继续搜寻其余的一些东西。

  除了一些金银首饰之外,倒也没看到其余的什么有用的东西。对于这些身外之物,我向来都是不很喜欢的,再说别人墓葬里边的金银首饰肯定沾染有邪气,碰了我还担心自己的身子会受不了呢。

  当即便是将这些东西,连同狐狸头骨全都给塞了回去,这才长长的喘了口气,在墓葬外边结结实实的来了个三叩九拜,这才算安心。

  不管它是不是传说中的狐仙大长老胡三太爷,总之打扰了别人沉睡就是我的不对,磕头赔罪是应该的。

  也不知为何,我三拜九叩之后,风声忽然小了很多,那种呜的声音也消失了,现场气氛有点小温馨,不过这并未让我有丝毫的放松,依旧是睁着眼,坚持到了天亮。

  东方逐渐浮现的一丝鱼肚白,驱逐了我内心的恐怖和不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我的行李,便伸了一下酸胀肿痛的腰肢。www.jmrgs.com

  农村的清晨有些冰凉,我裹了裹身上单薄的衣服,便继续出发。

  昨晚看着有些恐怖的黑色森林,在此刻竟温馨了很多,闻着叶子上散发出的清新草香,心中的疲惫感,也逐渐被涤荡而去。

  这片森林并不是很大,我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成功穿越这片森林。

  走出森林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宽阔平原上,坐落于远处一个小村落。村落不是很大,不过对我来说,却简直比天堂还要让人振奋惊喜。这意味着今晚我可以不用睡荒郊野外了。

  这里是处于河南河北山东三省交界的一个小荒村,因为三个省都不希望这个村拉后腿,所以这个村也就成了被人遗弃的孤儿,没有哪个娘愿领养。

  爷爷说这儿是生他养他的故乡。在年轻那会儿,正值开发北大荒的热潮时代,于是爷爷便赶着牛车,带着奶奶和父亲去了东北,结果这一去,就是几十年。

  现在老了,想回来看看,可是有心无力。恰好这个时候,爷爷接到了一个和他同辈分老人的神秘电话。电话里说,老张,你该回来看看了,咱村闹妖怪了。

  后来我听爷爷说,那个是碾营村的村长,小时候和自己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他说村里这几天来妖怪了,每天晚上都要吸小孩子的魂儿,这几天已经被吸走了好几个小孩儿的魂了。

  爷爷当然不相信这是什么狗屁鬼怪吸魂了,肯定是村中的小孩感染了某种怪病才导致的死亡。因为我从小就随爷爷学一些玄学医术,阴阳两界的各种奇妙药方,所以爷爷便派我来这儿调查调查,看看究竟是闹了哪门子祸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