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张得水杏儿 > 第524章 大结局(完)
  三年后的某个晚上。

  横道河子东山腰。

  我正在吸纳吐气,潜心修炼道法,忽然间耳朵一动,我听到了李倩倩和杏儿的对话声。

  李倩倩:“杏儿,求你一件事儿呗!今儿个晚上,你陪得水儿歇息吧,我看他眼睛冒绿光,貌似他不姓张了,兴奋!”

  杏儿:“不行不行!咱俩早就定好了,要严格按照值班表来的,你怎么能临时反悔呢?”

  李倩倩叹了口气:“哎——没办法了,老娘今儿个就得豁出命来,跟他抵死缠绵。奶奶个腿儿——我早晚要修炼成半真佛,免得每次被得水儿祸祸过后,我都得扶墙起炕!”

  杏儿:“嘻嘻……你放心吧,他不会总这么兴奋的!明儿个是正儿八经的婚礼,他才会这样的。等举办过咱们的婚礼后,他就会恢复平静啦!”

  李倩倩:“我呸!他还能平静?人家修炼成了半真佛,都在忙着灭除邪祟。张得水儿可倒好,每天就在忙着灭虫了,一灭就是上亿只!”

  ……

  这会儿我可听不下去了。

  大树得砍,媳妇得管。

  她们背地里这么议论我,那是要上房揭瓦的节奏啊!

  我轻咳一声,用道法把声音传递到二里开外。

  “你俩不用研究了,我决定好了,今晚你俩一起陪我!”

  “嗯嗯,正好我刚领悟了一项‘花开并蒂莲’的高明道法,稍晚一会儿,跟你们一起研讨研讨啊!”

  我话一说完,天眼遥视中,就看到杏儿身子忽悠一颤,差点儿从炕沿秃噜到地上。

  她小脸绯红一片,眼睛里闪过羞涩的神采。

  李倩倩则是幸灾乐祸,妩媚的俏脸上,满是戏谑的表情。

  次日一早,我们仨来到爹娘家里,先给二老请了个安,再去看了看团团和圆圆。

  李倩倩生的闺女,我取名叫张团团。

  杏儿生的儿子,取名张圆圆。

  正好合在一起,团团圆圆,听着可多顺溜?

  村委会的空地,临时成了我婚礼现场。

  婚礼由白小跳主持.

  就他那大嘴叉子,口才相当的好,不好好利用利用他,实在是可惜了。

  “我说,我说,我说……”

  “各位父老乡亲,乡亲,乡亲……”

  白小跳在麦克风上敲打两下,随后开始主持婚礼。

  本来我就有些尴尬的,这货还贼拉能嘚瑟,当场整出几个小游戏来。

  什么抢苹果,亲嘴秀恩爱……等一套流程下来,都把我这老脸造的通红。

  至于李倩倩和杏儿,那就更不用说了。

  瞅她俩那小样儿,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给爹娘二老磕过头、改过口之后,我们又给柳叔、柳婶两个行了礼。

  我把他们认作干爹、干妈了。

  柳叔老泪纵横,哆哆嗦嗦的抽出票子来,把改口费给了李倩倩和杏儿。

  随后仰头看向某个方向,久久没再说话。

  我心里暗叹一口气。

  我知道,柳叔这是想念柳二丫了。

  不止他们俩想念,我也十分的想念她啊!

  最后,我们仨来到师父身前,恭恭敬敬跪了下来。

  当年闯上阴山时,守灵门和渡业谷的争斗,已经到了尾声阶段,双方死伤都很惨重。

  师父不惜花费巨大代价,舍得拼掉那么多人命,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抢夺《灵棺语论》的后半部。

  能否拥有《灵棺语论》,就是引发双方矛盾爆发的导火索。

  时隔多年后,师父还领着大师哥,偷偷潜进阴山。

  刚刚得手,却触动了机关,引来渡业谷诸多强者的追杀。

  无奈下,师父把大师哥推到前面帮他顶缸,自个儿则是撕掉《灵棺语论》的前半部,偷偷回到了西山腰。

  师父对外说,大师哥不守规矩,鸟悄的跑到阴山偷东西。

  实际上,那是往大师哥脑袋上扣屎盆子呢。

  不过现在不用计较这些了,我毁掉了《灵棺语论》,强行解散了守灵门,免得再有门人领悟出不死活灵的奥秘。

  同时,我抹除掉师父的记忆,保留了他不死活灵的基本行动能力,帮着他消除掉身上的尸气。

  这样一来,师父跟正儿八经的活人,就没啥两样了。

  婚礼过后,简单收拾一番,我就领着李倩倩、杏儿,打算去蓝凌门给柳二丫上坟。

  我把婚礼推迟到现在,不仅是要等到杏儿出来,更是因为柳二丫的死,给我了巨大的刺激。www.jmrgs.com

  每次给柳二丫上坟过后,我都有好长一段时间不想说话、食欲不振,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

  刚刚路过村子口,就看到前方过来一个农家汉子。

  他肩膀上扛着个锄头,方方正正的黑脸蛋上,露出憨厚而纯朴的笑容。

  耿言朝我们仨点点头,擦肩而过后,沙哑的歌声从他嘴里传了出来。

  “人生一世嘞,草木一秋,月过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万事休……”

  “零落漂泊嘞,昨天明天,月近月弦月儿满,年老年归年儿怜……”

  “生有何欢嘞,死亦何苦,清白落身清白走,透亮名声透亮留……”

  “几只梁燕嘞,几许哀愁,如梦如幻亦如电,觅循本心自在游……”

  正是杏儿当年唱过的山歌。

  兴许是触景生情,杏儿轻叹一口气,说道:“小师弟,我没看错你,你果然是有情有义的真男子呀!”

  说话时,她靠近我的右侧,挽住了我的胳膊弯儿。

  我明白杏儿的意思。

  钱礼本是蓝凌门的戌狗,即便他是渡业谷谷主的亲生儿子,可还是要按照最初的计划,暗中搅乱道门。

  可惜,他离开蓝凌门的时间太长了,又潜藏的极其隐秘,以至于蓝凌门发生了重大变故,他都没法知晓。

  我抹去阴山所有人的记忆后,把钱礼送回了蓝凌门,由侯楠、秋铭共同看管。

  耿言则是在我们村儿安了家。

  没了一身道行,忘掉了过去那些不愉快,耿言变成了正儿八经的老农,日子过的简单而轻松。

  当年阴山上幸存的那些人,我能不杀、尽量不杀,尽量给他们安置了稳妥的去处。

  在想着这些时,李倩倩也靠了过来,紧紧抓着我的胳膊肘,开玩笑说道:“相公,要不你把我也流放在外吧!”

  “晚上总被你没完没了的折腾,人家有些吃不消呀!”

  我把脸一板,故意说道:“你别跟我整那些没用的啊!老话常说:只有累死的牛,哪儿有犁坏的田?”

  “不行,等会儿带你俩前往蓝凌门时,咱们在半空中尝试些新花样!”

  “嘿嘿……这个主意可真好,我还从来没在天上试过呢。”

  我这个提议,顿时把她俩吓了一跳。

  李倩倩连着“呸”了好几声,骂我是臭流氓。

  杏儿把小手悄悄伸进我的衣袖,轻轻拧着我的肉。

  在我哈哈大笑声中,我托着二女升上半空。

  入眼处,尽是棉絮一样白云。

  再远处,火红的太阳如同一轮圆盘一样,夺目而绚眼,一如我以后的人生!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