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言情小说 > 帝王独宠丑妃 > 第215章 大结局(二)
  张朔雪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了之后便开始准备自己的事情了,已经将自己的孩子托付给努尔哈赤了,相信他一定会将自己的孩子好好的照顾好的,于是今夜张朔雪将所有人都遣退之后,看着怀中的孩子,将她放在一边的摇篮上,这个孩子当真是乖巧的很,从出生到现在基本上就没有怎么苦恼,除了平常饿的时候会有一些烦躁,其余都是安静的睡着觉,有这样的女儿还真的是自己的福气,最后一次摸了摸她的小脸儿,看了看手中的药丸,微微张开嘴,很是轻柔的将那药碗吞下,而后便头也不回的披上了一件披风,趁着夜色来到了当初与舒尔哈齐见面的那个树林中,刚一入树林的时候,张朔雪便看到了站在前面的舒尔哈齐,看着他的背影,其实自己若是能够早一些见到他的话,或许自己的将来都会不同的,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了,那就只有那么来了,想此就见张朔雪走到舒尔哈齐的身后,看着舒尔哈齐的背影,幽幽的唤道:“舒尔哈齐?”

  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舒尔哈齐猛地回过头来,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雪儿,当见到雪儿的时候,舒尔哈齐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开心了,一脸激动的看着雪儿,连忙走到她的面前握住她的手说道:“雪儿,你终于来了,我还担心你会没有时间来呢,因为下午的时候听到宫人说大哥在你的宫中歇息,担心你会就此不来见我的。”

  看着舒尔哈齐的表情,张朔雪的嘴角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既然答应你要来的,那我自然是回来的。”

  “恩。”在听到雪儿这话的时候,舒尔哈齐的嘴角是微微的一笑,一脸激动的看着雪儿,而后语气有些心疼的说道:“雪儿,你瘦了,你看你的下巴都尖了。”说完,舒尔哈齐十分心疼的摸了摸她的下巴。

  感受到舒尔哈齐的触碰,张朔雪浑身一抖,虽然很不舒服,但还是忍了下来,而后微微的转过头,看着今晚的夜色,幽幽的说道:“舒尔哈齐,你看今晚的夜色真的是美丽呢,看着今晚的夜色,想来明日定会个好天呢,只要天好了,那人的心情也就会好了,舒尔哈齐,你说是不是啊?”

  “恩,”在看着她这么开心的时候,一边的舒尔哈齐的心情也是不错的,能这么与她看着夜空,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也是不错的,于是舒尔哈齐也是看着夜空,嘴角微微一笑道:“若是天气好的话,人的心情也是会不错的,看着今年的天气,想来明年又会是一个好收成的,到时候我们大金的人也能够吃上新鲜的蔬菜和米粮,也就不用去你们大明的边境用年羊换粮食了。”

  “恩,国以民为本,民以衣食为本,这些年大金的发展我也是知道的,虽说之前我是在大明过着衣食无缺的生活,但是你们的发展也是让当局者有了一些忌惮的。”张朔雪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突然想到了另外的一件事,便借着今日的气氛说了出来了:“对了,舒尔哈齐,你应该知道大汗准备要对大明用兵了吧?”

  突然听到她这么说,舒尔哈齐很是奇怪的看了看她,难道她想做什么吗?而坐在那儿的张朔雪见他没有回答,便是看了看他,看到了他眼中的不解,于是张朔雪一脸笑意的说道:“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可没有对你们大金的方针做些什么事情的,这是你们的事儿,又不是我的事儿,我要关心的事情难道你还不清楚吗?”www.jmrgs.com

  在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舒尔哈齐的嘴角也是微微一笑,看着她幽幽的说道:“你说的也对,是我多心了,其实这件事是大哥早就定下的,原本是打算年后再进行的,但是今年的收成不好,很多老百姓都是吃不饱的,因此我们就只能采取这样的方法了,虽说在这个时候这么做是仓促了些,但是也不是没有胜算的,只是我很是不明白大哥这次为什么要让老八担任主帅,老八从未上过战场,这样做也实在是草率了些。”

  闻言,张朔雪是知道努尔哈赤为何要怎么做的,但是这个原因是万万不能告诉他的,于是就见张朔雪看着舒尔哈齐说道:“八贝勒皇太极是前孟古大妃的嫡子,身份尊贵,虽说年纪较轻,但是他的尊贵却是不允许忽视的,因此这次大汗派他做主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只是他年纪轻,是需要人去提点的。”在说完这湖的时候,张朔雪看了看面前的舒尔哈齐。

  而舒尔哈齐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很是明白她的意思,嘴角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好,你就放心吧,这次大哥让我也随军出战,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听此,张朔雪心中的那根弦也就松下了,看着面前的舒尔哈齐,什么话都不说了,因为胸口的疼痛也是不让她多说话了,只见张朔雪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双手捂着胸口,不能说话了。还在看着夜空的舒尔哈齐总算是察觉到她的异常,忽然看到她这般的时候,舒尔哈齐心中大惊,惊慌的说道:“雪儿,雪儿,雪儿,你这是怎么了?雪儿?”

  “噗”的一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当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舒尔哈齐已经慌得不成样子了,也不顾着现在的身份,直接大声唤道:“来人啊,来人啊,快传太医,传太医。”

  “不,不要。”张朔雪忍着胸口的剧痛,紧紧抓住舒尔哈齐的衣袖说道:“舒尔哈齐,不,不要让人见到我这般,我,我。。。。。。”

  当听到这话的时候,舒尔哈齐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看着已经走过来的士兵,舒尔哈齐一把将她抱起,一个飞身便离开了,急匆匆的走到她的寝殿,将她平稳的放在床上,看着她还在不停地呕血,舒尔哈齐慌了,也不说话,也不喊叫了,不停地将她口中的血擦干净,再擦干净,再擦干净,再擦干净。躺在床上的张朔雪就那么的看着他的动作,这个时候张朔雪真的很想让他不要再怎么做了,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只能这么的看着他,这么的任由自己的呼吸变得缓慢,精神变得恍惚,最后张朔雪看了一眼一边的摇篮,而后嘴角微微一笑的咽下了最口一口气。

  正在擦血的舒尔哈齐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看着面前已经一动不动的雪儿,舒尔哈齐心中怒火不可抑制的迸发了,大声对外头唤道:“来人。”

  门外的人突然听到里头传来男子的声音,先是一愣,不过麻婆倒是听出了是主子的声音,立马就走了进去了,在看到格格床边的主子的时候,忙行礼道:“老奴见过主子。”

  坐在床边的舒尔哈齐根本不知道是谁来了,这个时候的他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让大哥来,于是就见舒尔哈齐眼神呆呆的看着手中带血的锦帕说道:“去,将大汗找来。”

  站在那儿的麻婆原先还是疑惑的很,听着主子的语气倒是有些不对劲儿,于是麻婆微微的抬起头来瞧了瞧,这一瞧倒是让麻婆心中大惊,怎么主子的身上都是血,而格格躺在床上浑身也是血,难道。。。。。。?

  就在麻婆迟钝的时候,舒尔哈齐突然大声怒吼道:“让你去你还不去,连你也想造反吗?”

  “是是是是,老奴这就去。”麻婆跌跌撞撞的出去请大汗去了。

  没一会儿就见努尔哈赤一脸惊慌的来到了大妃宫,放在在见到麻婆惊慌的神情的时候,努尔哈赤的心中便觉得不妙,而当来到这儿的时候,看到了跌坐在床边的舒尔哈齐的样子,还有躺在床上一动都不动的雪儿,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只见努尔哈气大步走到他的面前,一把将他拎了起来,满脸怒气的问道:“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听到了大哥的声音,舒尔哈齐总算是回过神来了,看着面前一脸怒气的大哥,舒尔哈齐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大哥的手掰开,而后脸色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心里头会不清楚吗?从你狠心的将她从乌喇城接过来的一天你就应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到来,可是你却还是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哥,你是大金的大汗,可是你却不能将你的不幸带给她人,她是大明的恭亲王妃,在她这一世,在她的心里头最重要的莫过于那个已经死去的恭亲王,可是你却让她再一次嫁给你,做你的大妃,而你为了让她不得不留在你的身边,你竟然举办了什么宴请大会,让你的儿子们都认识了她,你这是在将她往死路上逼啊,大哥。”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舒尔哈齐已经没有力气了,再一次跌坐在地上,不过也只是瞬间的时间,而后就见舒尔哈齐强撑着站起身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雪儿,轻轻地吻了她的额头,而后在她的耳边幽幽的说道:“我带你回家,让你们夫妻团聚,雪儿。”说完,舒尔哈齐就要将她抱走,可就在这时,一边的努尔哈赤一把将他拦住了,面色也是冷冷的说道:“你不能将她带走,她是阿巴亥。”

  当听到大哥这话的时候,舒尔哈齐也不顾着什么兄弟之情了,没有表情的说道:“大哥,她不是阿巴亥,她是张朔雪,是大明的恭亲王妃,如今大金不能与乌喇城分裂,因此她必须离开,大哥。”

  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努尔哈赤的手慢慢的放下了,任由舒尔哈齐将她带走了,外头的天也是暗的吓人,还没有深夜都开始刮起了呼呼的冷风了,也就在这时,摇篮里的孩子哭了起来了:“哇哇哇哇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