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猛男皇上别惹我 > 第63章 逼宫
  对于刀疤男的身世,她的心中再次多了一点疑惑和好奇。

  “砰!”

  因为想心思太过出神,所以没看见前面的路。

  以及路上走过来的人。

  白晶晶低着头,因为撞得比较惨烈,所以手里的盘子已经落在了地上。

  她正要开口骂,猛看见前面那人的衣服,明黄色的锦绣龙袍!

  能穿这套衣服的当今世上仅有一人。

  苏!

  子!

  痕!

  哎呀,妈耶,撞枪口上了。

  于是,她头也不敢抬,赶紧猫着腰从他的旁边钻了过去,一路小跑。

  后面传来了苏子痕无比愤怒的声音:“白——晶——晶——”

  小白同学于是跑得更快了,小短腿划得脚不沾地,一边跑还一边喊道:“我不是白晶晶啊,你认错人了啊……”

  呃……

  苏子痕于是瀑布汗了起来。

  明明就是的嘛……

  他扭转身形,跟着后面追了过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白晶晶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正追着,一个紫红的身影从空中落了下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苏子痕满脸怒气,说道:“大胆奴才,居然敢拦圣驾!”

  来人正是福如来,他看见了白晶晶在前面跑,苏子痕在后面追,于是赶紧从中间插了进来,拦住了苏子痕。

  福如来落地的地点刚好能拦住苏子痕的身形,让他无论从哪个方位都无法越过去。

  他说道:“皇上,臣身为朝廷侍卫长有义务为您分忧。”

  苏子痕眼见着白晶晶已经消失在了丛林中,知道再追也追不上了,只好作罢。

  他恨恨地看着地上的福如来,说道:“朕发现了白晶晶,正要追上了,被你这个奴才给耽搁了,既然你那么忠心,哼,朕就命你今天务必要将白晶晶捉拿归案,否则就提着脑袋来见朕!”

  不是吧……

  福如来冒着冷汗,说道:“皇上……这……”

  “这什么这?还不快去!”

  苏子痕恨得牙齿痒痒的,如果这次抓不住这个死丫头,估计以后就更难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迅速命人封闭宫门,禁止任何人出去。

  连宫外都派兵把守了。

  这次,他要她长翅膀都飞不出去。

  正在想着,李公公来了,他施了一礼说道:“皇上,宴席开始了,您该去慈宁宫请太后出席宴会了。”

  苏子痕等到面色稍微的好看了一点之后,才说道:“知道了,走吧。”

  到了慈宁宫,太后正在梳妆。

  因为没有了韩小楚,所以她的头发也好妆容也罢,总是不能满意。

  于是,那些给太后梳妆的宫女太监们一个个都心惊胆战的,生怕一不留神就被拖出去做了试验品了。

  割脖子。

  每次割脖子的惨叫声传来,他们一个个都冷汗直冒,一边在心里骂太后凶残,一边暗暗祈祷自己不要成为下一个试验品。

  当然,他们在心中呼声最高的还是,太后啊,你怎么还不死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多的人诅咒她了,所以今天太后起床后有点头晕。

  太医也没能查出来是什么病症。

  但是因为今天是她的寿辰,所以她还是强忍着头晕,准备精心打扮一下,然后出席今天的宴会。

  今天她是主角,自然不可以缺席的。

  本来就因为白晶晶事件和韩小楚事件弄得很憔悴的太后,这下变得更憔悴了。

  仿佛一下子老了二十岁了。

  眼角的皱纹已经不是皱纹了,因为她整个脸上都开始起褶子了。

  若不是华美的衣服和发饰的装扮,估计她会显得更老。

  其实太后的年纪并不大,只有五十多而已。

  但是现在看上去已经像六十多了。

  苏子痕来了之后,看着镜子的太后,心中不由有点难过。

  太后居然短短几天老了这么多。

  看来有必要让白晶晶那个小妖精试试太后的割头刀了。

  否则太难平他心头的恨了。

  苏子痕扶着太后,一步步朝着前面的宴会厅走去。

  幸好不远,太后坚持着走到了里面,这时,里面已经人声鼎沸了,文武百官都已经来了。

  随着太监那一嗓子高亢的声音,全场都静悄悄了。

  然后,所有人都跪在那里齐呼:“皇上万岁!太后千岁!”

  宴会正式的开始了。

  苏子痕坐在了太后的身边,同桌而坐的还有苏子痕的妃子们。

  这些妃子今天一个个打扮得艳光四射,比平时要好看上几倍。

  但是,除了皇后和德妃之外,其他的妃子么……

  即便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也看不出来哪里漂亮了。

  酒过三巡,文武百官全部倒了下去,外面的那些侍卫也全部纷纷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那些宫女太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个尖叫了起来。www.jmrgs.com

  唯独没有的就是苏子痕这桌。

  太后显然是受到了惊吓,浑身哆嗦地站了起来,因为头晕,又不得不坐了下去。

  苏子痕示意她不要惊慌,然后站起来说道:“怎么回事?”

  那些宫女太监纷纷跪了下去。

  只有混进来的那些海盗没有下跪,依旧站在那里,面上满是兴奋的神情。

  刀疤男上前,笑着对苏子痕说道:“王弟,我们又见面了。”

  王弟?

  躲在一边的白晶晶听了这个称呼不由颤抖了一下。

  难道,这个刀疤男竟然是苏子痕的哥哥?

  这个八卦太骇人了。

  原来兄弟相残并不是传说中的啊?

  看来是苏子痕当年夺位的时候,抢了刀疤男的皇位了。

  难怪,他对这里面很熟。

  难怪,宫里面有他的眼线。

  难怪,他知道怎么挖密道。

  难怪,他那么恨苏子痕。

  他说着,伸手将脸上的人皮面具揭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狰狞的刀疤。

  “啊……”

  太后一声尖叫,几乎从椅子上跌坐了下来。

  苏子痕的脸色也变了变,说道:“原来是连清王兄,很久不见了啊,最近混得好么?”

  应该混得很好,都成海盗了。

  真是风生水起啊。

  苏连清笑了起来,笑容很恐怖,有点扭曲。

  他说:“你觉得我会混得好么?哼哼哼,当年你夺了原本属于我的王位,还一刀砍在了我的脸上,我几乎死去,若非有人搭救,我怕是已经死了!”

  他说着,面容更加的扭曲,脸上的疤痕因激动而充血,更显得狰狞。

  原来还有这么惊心动魄的八卦?

  白晶晶躲在一边听着,听着这位前太子的血泪史。

  苏连清指着太后骂道:“还有她!这个万恶的老妖婆!为了能让你当上皇上,不惜一切手段,甚至,在你当上了皇上之后,还不放过我的母后!将我母后活活烧死在寝宫之中。”

  嘎……

  果真是个老妖婆啊老妖婆。

  白晶晶在心里暗暗地骂道:“这个老妖婆真是罪大恶极啊,狠毒阴险和狡诈。”

  太后被他那狰狞恐怖的样子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跌坐在了地上。

  苏子痕赶紧上前扶住了她,说道:“母后,您没事吧?”

  太后颤巍巍地爬了起来,手扶着头,说道:“无妨,就是头晕。”

  苏连清说道:“你这个老妖婆早该下地狱了!”

  苏子痕说道:“你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夺王位?”

  苏连清咬咬牙,说道:“不错,这位子本来就是我的!”

  苏子痕冷笑着说道:“你觉得这里的大臣会听你的?哈哈哈,一个已经死去的太子,还有什么资格来跟朕抢夺王位?”

  苏连清放眼望去,笑着说道:“哈哈,我已经在酒里下了蒙汗药,等我杀了你,坐上了王位,他们还敢说个不字么?”

  苏子痕的妃子们早已吓得面无人色,尖叫着躲在一边去了。

  只有会武功的成妃站在太后的身边,保护着太后。

  苏子痕冷笑着说道:“就凭你们几个人么?”

  苏连清哈哈一笑,说道:“自然不是,这些人只是内应,还有很多人在宫外,方才我已经发出了一支响箭,想必他们此刻已经快要攻进来了。”

  确实,海盗不少。

  苏子痕笑着说道:“凭你这么几个人也能打败朕?”

  苏连清自信满满地说道:“当然可以,我有一员大将,武功绝对不在你之下。”

  “呃?”

  苏子痕说道:“哪位仁兄?”

  苏连清说道:“姑娘,出来吧。”

  躲在一边的白晶晶听了苏连清的召唤,赶紧眨巴着眼睛蹦跶到了他的身边。

  然后,说道:“刀疤啊,这个就是你叫我来帮你杀的人啊?”

  苏连清说道:“不错,就是他。”

  白晶晶看着他,然后一个劲地咂舌,说道:“果然是个坏蛋。”

  苏连清冷笑着说道:“是啊,他本来就是个坏蛋。”

  苏子痕看着白晶晶,眼睛里夹杂着说不清的东西。

  成妃已经叫道:“你怎么又……”

  白晶晶已经打断了她的话,说道:“我是妖精嘛,我自然是来时无影去时无踪的。”

  说着,她猛地一掌推了出去。

  这一掌刚好印在了一边兴高采烈的苏连清的腰上。

  “砰!”

  苏连清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并且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你……”

  苏连清爬了起来,吐出了一口鲜血,说道:“你……居然……”

  白晶晶笑嘻嘻地说道:“嘿嘿嘿嘿,忘记告诉你了,我是叫白晶晶不错,可是我还有个别名,你是不知道的。”

  苏连清颤抖着说道:“叫什么?”

  白晶晶笑着说道:“他们都喊我贤妃娘娘。”

  “呃……”

  苏连清双眼一翻,几乎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