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言情小说 > 绝代佳人 > 第180章 无情亲王无情语江山难易美人心
  无情亲王无情语江山难易美人心凝儿和俩管家都在商议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周荣等人也是开始准备对这些人动手了呢,周荣和李庭芝还没有等着这谢方叔等人救人呢,李庭芝和周荣当然也是开始对这谢元成进行了审讯了呢,这个谢元成不知道应该怎么着了。而且谢方叔刚刚回到自己的家里也是开始被李庭芝调来的兵马给困在了家里了呢,这谢太后都不能出宫自然也是不知道这些事情了呢。

  宁王虽然说此时也是听说了这些事情了呢,但是他并不急于搀和进来了呢,这件事情毕竟是没有宁王多少事儿呢,不过宁王关心的是这如今的时候有个女人竟然是在这醉仙楼里以自己的名义在赚钱呢,他确实也是觉得有些奇怪了呢。

  宁王背着长乐县主将周定方叫到了自己的身边,周定方对宁王说道:“宁王殿下啊,这件事情其实小人也是听说了呢,只是这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宁王其实也是没有想过这到底是谁呢,因为宁王毕竟也是个风流的人物呢,他梳弄过的女人当然也是不在少数了呢,他琢磨了琢磨之后当然也是笑着说道:“这难道说是别人打着本王的旗号来这里胡作非为?”

  宁王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当然也是自己否认了呢,也不知道是由于对凝儿的思念还是凝儿这个女人在自己的脑海当中时常出现的原因,这一刻的时候凝儿这个名字又一次的出现在了宁王的大脑当中。

  “凝儿……”

  他这么一说这周定方可是也紧张的不得了了呢,“不可能啊,这凝儿怎么可能说是这样呢,这当初的时候是臣亲手杀了她啊。”周定方当然也是赶紧着否定呢,宁王其实也没有想过这会是周定方背叛了自己了呢,不过还是对周定方说道:“算了,不管这是谁这个醉仙楼是不能留着了,你去按照当初在建康府的那个样子将这个醉仙楼给本王一把手给烧了吧。”

  他这句话这么一说这周定方当然也是会有些着急了呢,这如果说真的是凝儿的话自己可是也倒霉了呢,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似乎是没有别的选择的办法了呢。可是正好在这个时候长乐县主听到了他们俩的这些对话,长乐县主的心里当然也是有些冰凉了呢,毕竟说这当初宁王在建康府杀人的那件事情她也是传闻,这次宁王自己说出来了,当然自己也是有些失望了呢,度宗皇帝将自己派到了宁王这里来其实确实是有着度宗皇帝自己的私心呢。但是自己对于宁王的爱倒也是将度宗皇帝交给自己的任务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了呢。不过宁王如今的时候如此的绝情,倒也是让她有些害怕了呢,她不知道是不是宁王将来也会这么对待自己呢。

  不过也正是她犹豫的时候这一次宁王的人也就是这周定方失手了,此时此刻早已经是打听到了谢太后的那些主意的王宣早已经将那些伏兵都准备好了呢,就是等着宁王的人上钩呢。而且这桃园当中的人们其实早已经知道了这些事情了,当然也是赶紧着投靠了正好顺藤摸瓜过去的王宣等人,王宣当然也是知道了这宁王确实是在建康府的时候杀人放火了。

  当度宗皇帝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这当然也是有些诧异了呢,此时此刻正在度宗皇帝身边的周紫莘更是不敢相信这些了呢,当初的时候周紫莘嫁给度宗皇帝确实是因为情势所逼,她为了救他的父亲他不得不这么做。不过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度宗皇帝竟然会对她如此的呵护备至,这当然也是让她觉得有那么几分的高兴了呢,但是在周紫莘的心里还是有着一个信念那就是自己一定要对度宗皇帝好,否则的话,自己便也是难以交代了呢。

  其实周紫莘对度宗皇帝好不单单是因为度宗皇帝的宠爱呢,这还有另一个的原因那就是在度宗皇帝将周紫莘接到皇宫之前其实那个时候被关押在绍兴府的宁王也是偷偷的回到了这临安府当中,他见到了周紫莘。周紫莘确实是对宁王有些不怎么死心呢,不过当周紫莘见到宁王的时候周紫莘还是彻底失望了呢。因为宁王将自己对于周紫莘最后的期待都给打破了呢。

  宁王对周紫莘说道:“其实你在我的心里任何的一个女人都没有区别,我就是想着通过你来拉拢梁国公,不过谁让赵孟启那个傻子单单看上你了呢,我就这么和你说吧,任何的女人一旦是脱光了衣服都一样,难道你觉得你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吗?”

  周紫莘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彻底将自己心里的希望给浇灭了呢,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周紫莘才彻底和宁王死心也是才能够对度宗皇帝死心塌地,才能够在平时的时候感受到度宗皇帝对于自己的爱,如果说一个人的心里装着另一个人的话,他将永远无法感受到一个正在给予他关怀,正在给予她呵护的人的爱,正是这个原因这度宗皇帝才能够获得周紫莘的芳心,不过这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这竟然是度宗皇帝和宁王的协议呢。度宗皇帝担心周紫莘的心里忘不了宁王从而不会接受自己的爱。本来宁王当然也是不愿意了呢,但是这还有高人指点这也才是让宁王屈服了呢。宁王和周紫莘说的那些话也是能够让他重新回到临安府当中的一个妙计,也正是因为这些话才逐渐的让度宗皇帝在不久之后恢复了宁王的爵位。www.jmrgs.com

  不过这一刻的时候当周紫莘听到了宁王如此凶残的时候她的心里当然也是有些震惊了呢,她不知道如果说宁王真的是在以后的时候当上了国君会怎么样呢。不过也正是这个原因这周紫莘便赶紧着对度宗皇帝说道:“陛下,这宁王殿下如今竟然是能够做出来如此凶残的事情,不但是在建康府当中杀人越货竟然在这临安府天子脚下也干出来这种事情,这简直是有些太过分了。陛下应该及早做个了断啊。”

  度宗皇帝也是这么琢磨的呢,如果说真的是这么干的话这往后的时候自己也真是要麻烦了呢,而且这谁都知道宁王不是个省油的灯。

  “王宣即刻传旨让周延平率军将宁王府给朕围起来,另外传旨御林军任何人没有朕的命令不得入宫,更不得出宫,让太师贾似道速速派兵撤换皇宫的兵马。”

  其实度宗皇帝这么干就是为了不让这谢太后的人出宫更是不想着让他的父亲荣王和那些帮着宁王的亲王们入宫来见自己,度宗皇帝说完了在这些之后便也是对这王宣说道:“传旨朕即刻到西湖畔的行宫,让周荣亲自率军布防,朕要悄悄的去。”

  王宣刚刚要走的时候这个时候度宗皇帝也是赶紧着说道:“等等,王宣你赶紧着让周荣将那谢方叔家里的人都给朕带到行宫那儿来,要将他们关押在行宫边上的军营里,让龙卫军加紧时间布防。”

  不过这宁王府被人查抄之前似乎是有人知道了这个事情似的呢,这也就是在这御林军赶来的之前的那一刻当初离开宁王的老师周延礼却回到了宁王的身边。不过这个周延礼还没有来得及和宁王叙旧呢,这当时御林军的人可是也来到了宁王的家里呢。

  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周荣呢,周荣进来了之后当然也是对宁王先唱了个大喏,这宁王当然也是回了个礼节,周荣将度宗皇帝的圣旨宣读了一遍之后当然也是对宁王说道:“宁王殿下对不住了,臣也是奉命行事,还望殿下能够赎罪。”

  宁王一看这似乎是大势已去了,当然也是对周荣很客气的说道:“太尉请便。”周荣当然也是安排这些人在宁王府里布防呢,不过正是这个时候这周荣对周延礼说道:“你说说你啊,这个时候来这儿干嘛,你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多谢叔父能够让我再见一面殿下。”周延礼的这个话说完了之后这宁王可是惊呆了呢,原来这周延礼竟然是周荣的远方的侄子,也正是这个原因周延礼才能够在这个时候知道宁王的遭遇也是才能够见到宁王呢。

  不过还没有等着这宁王说些什么呢,这卫兵便赶紧着过来对周荣说道:“太尉,长乐县主自缢身亡了,他还留下了这封遗书。”

  听了这个话之后这宁王先是看了自己身边的周延礼一眼,这周延礼赶紧着给跪下,“大声喊了一声,县主一路走好啊,我代表殿下谢你了。”

  宁王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便也是赶紧着跑到了长乐县主的房间当中,这个时候周荣打开了其中一封遗书上面只是写着几个字:“今世有缘见郎君,来世不忘做夫妻,殿下珍重。”而另一封则是她给度宗皇帝求情的奏折,上面写着:“今生无缘结连理,情愿一死换郎命,恳请陛下饶恕殿下,奴婢愿意以死来报陛下爱意。”

  周荣看了之后这眼中的泪水当然也是止不住的流出来了,他对跪在地上的周延礼说道:“你这是何必呢,长乐县主本来就是无辜的,你这……”

  “叔父你不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够救得了殿下的命啊,殿下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和陛下争女人,当初的周紫莘如今的长乐县主,当初殿下逼迫陛下用江山来换紫莘那个美人,而如今陛下能够将这长乐县主送给宁王何尝不是想着用这个美人来稳住殿下让殿下不要总是想着陛下的江山,这何尝不是想着用美人来换江山啊,殿下总是不能明白美人换不了江山,只有有了江山主宰江山的人才能够拥有自己想着要的美人呢。如今只有让长乐县主死才能够保住殿下的性命,也只有让长乐县主这一死才能够让陛下回心转意,陛下能够拥有江山,但是不一定能够拥有所有的女人,尤其是不能够拥有所有女人的真心。”

  周延礼的这些话说了之后周荣也是对他说道:“这就是你千万百计想着要来到这宁王府的原因?这就是你给宁王殿下设计的那个对陛下的计策?这也是你当初离开宁王的原因?”

  “叔父,陛下最后还是输了,陛下的美人保住了他的江山,他也拥有了紫莘那个美人但是他却没有拥有他一直想着要得到的长乐县主这个女人的心,当初他将县主弄到宁王身边无非就是为了报复他,但是到最后的时候长乐县主的心里还是只有殿下。”

  周荣似乎是不怎么愿意听他在这里胡说八道了呢,他拿着那两封信往度宗皇帝的行宫那里走去,不过也就是在他即将迈出的那一刻,周延礼喊道:“叔父我找到紫蕊了。”

  周荣一听这句话可是停住了自己的脚步,他赶紧着跑回到这个周延礼的身边,他抓住周延礼的肩膀说道:“你说什么?”

  “叔父我找到你的另一个女儿紫蕊了。”

  “紫蕊在哪儿现在?”

  “紫蕊沦落到了醉仙楼里当了个妓女现在被你的人困在桃园里,现在应该就在你的军营了,她现在的名字叫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