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元鹰在卧室里歇息了两刻钟后,恭伯前来汇报,晚膳已备好,可以传膳。

  陈元鹰立刻让宫林把麦故请来,示意他在自己对面坐下,武成与武量敬陪左右:“这里不是京城,麦大人不必拘礼,想吃什么就吃。”

  麦故谢恩,坐下,尔雅地挟了些青蔬入碗,看得陈元鹰不满意了,示意布菜的绿萍给他多夹了些鸡和羊肉:“不吃肉怎么行?”

  一旁的武成便笑着劝说麦故:“咱们是武官,要多吃点荤菜!”

  待得嚼了几口,感觉肚子没那么饿了,陈元鹰便问还在细嚼慢咽的麦故:“这庆州城里,有几项产业,是属于老二、老三和勇毅侯府的,你可查出?”

  麦故慌忙放下筷子,起身拱手:“启禀王爷……。”

  陈元鹰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这里没有外人,你只管坐下,一边吃一边说!”

  “对对对!”武量也拉着麦故坐下:“王爷吃饭一向不拘礼,你以后就知道了!”

  “是!”麦故这才谨慎再度入坐,略一思索,认真地回答:“微臣曾问过州衙,赵家有小半的产业里,每年有不少钱财进了勇毅侯府,但并没有直接与宁王爷与豹王爷扯上关系。此外,宁王府的门客曾多次进出过前吏部右侍郎的林家,豹王也曾经派过门客与这里的大地主鲁家的管家见过面,还曾经找过前工部侍郎所在的冯家,但据说被冯家拒绝了。”www.jmrgs.com

  “冯家的长房和二房分别在京都户部和我们丘湖府的郡守府做事,尤其是长房,听说与,”

  他停了一停,看看旁侧正在运筷如飞的武量:“与武侍卫家的关系不错。”

  “哦,是的!”武成这时刚刚吞下一口饭,便肯定地道:“冯家长房现在的职位是我爹举荐的,其长子和我哥是科场上的同年,素来有走动。”

  他再看向武量:“你前些日子没有去冯家?”

  武量摇头:“忙着呢,有什么好去的?冯家嫡出的三房倒是递了贴子,想见我,我让门房回复说我即将出远门为王爷办差,等我回来了再找机会见。”

  陈元鹰微微点头,夹起碗里的一筷子鱼肉,慢慢地嚼完之后,问:“林家和鲁家可有确定与老二、老三合作?”

  麦故眉头一挑,欣然道:“他们双方初时都还算客气,待后来,听说王爷您祈雨成功,林家和鲁家就都断了和宁王、豹王的往来,想是怕了!”

  陈元鹰顿时也眉宇欣然:“看来本王这次祈雨的效果很好啊!”

  “是的,王爷洪福齐天!”麦故由衷地道。

  他是很清楚的,陈元鹰先说了三日后要祈雨,然后才有谢梦擎这位九品尊者的预感来背书。

  所以,至少在目前,陈元鹰这位嫡出的亲王爷的运气很好!

  武成与武量对视一眼,傲然地道:“王爷在京里的运气也一向很好啊!”

  “嗯,”陈元鹰再夹了一筷子的鸡肉放进嘴里,然后含糊不清地道:“鲁家这一次的表现还算不错,出钱和出粮都比较尽心。可以多多笼络。林家那边,看看情况再说。好了,没事了,你多吃点,别来陪本王用膳还吃不饱。”

  见陈元鹰自己吃得欢快,还有些拘束的麦故不由莞尔,也慢慢地放开心怀,大口大口地享受起美食来。

  而后,他都吃饱了,见陈元鹰和武成、武量还在继续享用,顿时暗想,陪这位王爷吃饭,可比陪着其他的上官吃饭要痛快多了。至少,自己能吃饱!

  这位年幼的亲王爷,还真是真性情。

  ……

  好生填饱了肚子,示意早早放筷的麦故可以回去休息了,陈元鹰便带着宫林与武成、武量在院子里慢慢地散步。

  月光皎白如水,可惜院子里的树只有少许绽出了新芽,好在随处可见新买来的花盆景,勉强值得一赏。

  很快,走入第三进东跨院的陈元鹰便隐隐地听到了儿童们稚嫩而开心地嬉笑声,间或伴随着丫鬟和各家主母的招呼声,看着那掩映在林木间的红灯笼,陈元鹰顿时感觉这静寂的宅子多了几分生气。

  “是孙嬷嬷安排的,东边那边是朱大人与杨大人、麦大人的宅院,谢尊者喜清静,在第五进的正房,陆前辈在第四进的正房,孙大人他们则是两家挤一个跨院,基本上能保证每一进院子的安全。”宫林垂手恭敬地汇报:“因为我们来得急,目前只给女眷们备了软轿,大人们多数都是步行。”

  “女眷有轿即可。”陈元鹰微微点头:“大人们就算了,多多走动最好。”

  反正这些跟来封地的官员们,普遍年龄在三十岁至五十岁之间,还没有老到一定要坐轿子的程度。

  第三进院子至第五进院子里均有女眷,陈元鹰也就没有多逛,略作散步便示意宫林去传谕,备水洗浴。

  于是,两刻钟后,他回到自己的第二进正院,在足足有一百平方米的宽敞浴房里好生泡浴一番,这才懒洋洋地起身,换上了舒适的常服,回到点燃了袅袅熏香的卧室里。

  任胡桃小心地替自己擦干湿发,陈元鹰发话了:“明天本王要出去游玩,你们几个也放一天假吧!本王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了!”

  胡桃顿时喜上眉梢:“多谢王爷!”

  ……

  这一晚,冯家负责经商的嫡出三房冯书恒,在书房里询问大管事富荣:“你之前说,王府里的武三公子收了我的拜帖,同意见面,但未定时间?”

  “正是!”富荣恭敬地回答:“武三公子说,他忙于替王爷办差,没有时间见面。前几日,武三公子确实是押了些生铁从越州回来,又赶往了龙州,今天才陪着王爷回来,想来应该不是推辞。”

  冯书恒的眉头略为舒展:“大哥之前就来信交待,宁远侯府的双胞胎嫡次子和嫡三子是鹰王爷的贴身护卫,显然宁远侯是鹰王爷的人。而大哥已投入宁远侯,所以我们也算是鹰王爷的人,武三公子应该不是有意怠慢我等。”

  “也罢,他们明天既然是休沐,你明日再替我送上拜帖。”

  富荣顿时恭敬地应是。

  同一时间,祖上曾任临南郡郡守折冲都慰的赵家,现任家主赵品环眉头紧皱,在书房里来回踱步。

  他的嫡次子赵鹿十分不安地问:“父亲,我们赵家倒底是靠向鹰王,还是靠向三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