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六十九章 净山
  陆玄闻言,向来者望去,上下打量一番后,心下嘀咕道:“这个毫不起眼,邋里邋遢的老和尚就是传说中的金刚罗汉,僧正净山?”

  单单看外貌,这老和尚倒是极为普通。

  他的身体并不高大,反而有些瘦弱,有些形销骨立的感觉,仿佛风一吹就倒了。

  颧骨很高,眉须皆白,眉毛胡子都是纠结成一团,也不知几年没梳洗过。

  面色暗淡无光,脸上布满皱纹,那皱纹使他的脸就像是干枯树皮一样粗糙,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脸上也是有许多烟灰,看来十分邋遢,倒像是田间种地的老农。

  但是,这位净山法师可是了不得的人物,陆玄于青山寺中修行时,也曾多次听寺里的僧人宣扬净山大师的诸多事迹。

  他是当今世上第一等的高僧,曾经的佛宗魁首。

  陆玄免不了将此人和分福对比起来。

  从给人的第一印象来说,分福和尚身上带着一股子平静祥和的气质,就像是邻居家,舞文弄墨、教书育人的年迈老学究。

  净山法师则更像是一个粗鄙不堪,目不识丁,一辈子只知道种田理地,除草施肥的老农。

  但事实恰好相反。

  分福自懂事起,一辈子都被关押在茂林寺中,虽然也看佛经,但却只求意会,不求甚解。

  净山法师可就不一样了,他不到三十,就以佛法精湛,辩才无双名闻于世,被誉为遍读佛藏,通览佛经,是当世佛学第一人。

  年仅三十五岁,净山法师就当选为金刚宗的大僧正,成为历史上最年轻的僧正。

  那时的他,统率佛宗万千弟子,是各国大名座上贵宾,备受贵族礼遇,便是各忍村的忍影见了,也要恭恭敬敬尊称一声大师。

  但仅仅三年后,净山大僧正就挂印而去,放弃了僧正一职,转而成为苦行者山伏中的一员。

  他此时的独特装束,正是标准的山伏装,身着一身破破烂烂袈裟,系之以铃,围兜巾,悬珠,提杖,负笈,复佩以大刀、法螺,是传统的山伏修行打扮。

  但细细打量,那具破破烂烂的袈裟上,绘有九朵有着九片花瓣的金色莲花,正是代表佛宗最高地位的九品莲花僧衣。。

  传闻,如来佛祖就是端坐在九品宝莲台上,与十八尊轮世的阿罗汉讲经的,故和之国中,唯有大僧正可以身穿九品莲花僧衣。

  法空和尚扯这个大嗓门,大发牢骚道:“净山师父,你来得正好,俺正想找你。看你找的好帮手!”

  等到净山发生走得近些,法空这才看到,此时的净山脸色并不好,一脸苍白,嘴角上还有血迹,胸口的僧衣上血迹斑斑。

  法空和尚便将牢骚抛之脑后吗,关切道:“净山师父,你没事吧,咋地吐了这恁多的血,莫不是受了重伤?”

  净山法师微微一笑,摆手示意道:“无碍,些许小伤,不必担忧。”

  但在陆玄的神识感知下,心知这位老和尚受了不小的伤。

  法空和尚放心的点了点头,突然面露喜色,问道:“那这么看来,你已经除了那大妖魔?”

  净山法师咳了一声,捂住嘴,悄默默吐出一口鲜血,不动声色地擦拭了去,道:“是,也不是。”

  法空和尚焦躁,便把棍子往地上狠狠一戳,不爽道:“恁还是这么个不爽利、文绉绉的性格,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什么是<是,也不是>,绕口令似的,凭的把俺绕糊涂了。”

  净山微微一笑,心知法空和尚心地虽好,却是个粗人,也不和他计较,道:“总之,妖魔的事情,已经得到妥善的解决了,我已得到消息,砂忍村北部的戍边精锐忍者部队已经被海老藏偷偷调动回来了,正往这里赶来,我们先撤吧。”www.jmrgs.com

  法空和尚长先是一惊,然后恍然道:“怪不得明王佛子告诉俺,说砂忍的精锐部队要来围剿俺们,原来是北部那群家伙调动回来了,那海老藏也是胆大,也不怕被土之国抄了后路。”

  他说着,感激地看向陆玄道:“佛子,你大人有大量,原谅俺刚才的无礼,要不是你,俺今天就要交待在这了。”

  说罢,他一指着地上的干尸,抱怨道:“俺早就说过,夜叉众都是卑鄙无耻的小人,你偏生不信俺。这不,法见那秃驴刚才要就害明王佛子和俺!而且他好像已经暗害了夜叉众的那些老不死们,献祭那群老不死的血液,堕落成了恶鬼罗刹。”

  净山闻言,面露愧色,叹气道:“这确实是老僧的过错。”

  他嘱咐道:“法空,刚才夜叉众的僧兵突然变作恶鬼,我们一伙伤了许多人,你快去寺庙里将大家安顿好,赶紧撤离。”

  法空顿时懊恼地拍了拍大关头,丢下一句:“没粗,要赶紧带着大伙跑路要紧,点子扎手,风紧,扯呼啊。”

  说罢,他便火急火燎地向寺庙里跑去。

  待法空离去,净山先是低眉顺目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老衲净山,拜见明王佛子。”

  陆玄连称不敢。

  然后净山无奈地笑了笑,道:“佛子见谅,法空在入我山门之前,是打家劫舍的强盗,不过,他并非伤天害理之徒,而是被大名和忍者的苛捐杂税,逼得走投无路,带着村民躲藏进山里的人。”

  陆玄连忙道:“无碍,这表明法空大师是性情中人。”

  净山看向陆玄,面带愧色,言辞恳切道:“阿弥陀佛,还请佛子收了不动明王·大日如来法相!此地地脉之力经不得损耗折腾了。再继续下去,砂忍村非发生地震不可,伤及无辜,就罪莫大焉!”

  陆玄睁着无辜的大眼睛,装作不懂道:“大师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净山眼含深意地看来陆玄一眼,道:“佛子聪慧,自然明白。虽然佛子有金刚元力相助,可以操控这一方结界,但毕竟,这金刚元力非是小友自己练就的,而是得自他人,纵然是天生佛子,此刻,也会感到疲惫了吧。”

  陆玄心下大惊,他此时确实觉得有些浑身乏力,精神恍惚,听净山说来,应该是自己强行驭使不动明王金刚法力的缘故。

  他之所以强忍着疲惫,硬撑着不动明王法相,就是因为他尚且不知道寺庙里的人是敌是友,不过看来,法空和净山倒像是个好人。

  陆玄心下想到,自己刚刚救了法空,他总不至于害我吧。

  见陆玄正疑虑不决,净山看出了陆玄心中的顾忌,诚心诚意道:“佛子放心好了,贫僧此次计划,原本的目的,确实是要除掉贫僧的师弟分福和尚,但现在我与分福已经消除隔阂,并充分交流了意见,达成共识。佛子不信,还请同我一道去见分福便是。”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分福的。”陆玄震惊道!

  净山则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轻轻摇头道:“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他续道:“现在这六欲天结界的主导权,在佛子所凝练的不动明王法相身上,只要佛子收了明王法相,老衲自会破了这方结界,到时候,茂林寺里又可以使用查克拉了,佛子身为一尾人柱力,又何必担忧跑不掉呢?”

  见净山神神叨叨的样子,陆玄最终放下疑惑,去见分福,陆玄自无不可,主要还是这老和尚说的在理。

  结界在,自己有不动明王法相镇着,安全有保障。

  结界不在,自己有一尾人柱力查克拉可以使用,也是不虞有任何危险。

  一开始,他之所以决定前来,除了相信一尾人柱力的实力,不会被晓组织以外的人解决,更大的底气,便在于自己拥有的天山遁隐匿符箓。

  借助这道符箓,危难之时,陆玄可以遁入天人合一的状态,灵台澄净,意志洗练,内心一片空明,神念于若有若无之间,与天地自然化为一体。

  就是因为天山遁符箓,就连大蛇丸和团藏两个人,在近在咫尺的情况下都发现不了他,陆玄有信心,除非是六道仙人,或者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秽土转生,否则,接着这个符箓,谁都发现不了隐匿状态下的自己。

  等到了寺庙,见到结界之后,陆玄才知道自己小瞧了对方,这个结界倒是有点门道,将茂林寺防护的密不透风,天衣无缝,断绝了自己偷偷摸摸偷溜进去的念头。

  但那时,他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金刚元力,隐隐约约与这结界遥相呼应,才放心进入结界里面,果不其然,在结界中,他成功凝练不动明王法相,一举夺得了结界的操控权。

  陆玄还在思量间,只见净山法师单手虚空一抓,一股气流激动地下的大薙刀,那薙刀就此跳了起来,跃入了他手中。

  陆玄微微皱眉,这大薙刀他觉得有古怪,才费大力气操控不动明王法相斩了那尸鬼幻影,在他看来,这小boss爆的小极品装备就是自己囊中之物,被净山拿在手里,就隐隐有些不满了。

  净山似乎看破了陆玄的心思,他微微一笑,将薙刀横放,踢给陆玄,道:“佛子放心,此刀合该你所有,不知佛子可知,罗刹与夜叉的渊源?”

  结果这薙刀,陆玄也将明王法相收了起来,果不其然,他这边法相一收,那边净山也双手结印,收乐结界。

  净山一边带着陆玄朝寺庙后山走去,一边向陆玄讲解起罗刹与夜叉之间的渊源来。

  罗刹,即指食人肉之恶鬼。

  上古佛经中记载:“罗刹,此云恶鬼也。食人血肉,或飞空、或地行,捷疾可畏。”

  又说:“古云罗刹,乃暴恶鬼名也。男即极丑,女即甚姝美,并皆食啖于人。”

  其实,罗刹和夜叉,是同一种族的不同名称罢了。

  这一种族,便是鬼人一族。

  传说鬼人一族以食幽冥黄泉中的地煞阴气为生。

  地煞阴气,沉于地下,汇聚地窍之中,免不了受到晦、死、绝、怨、秽、毒、邪、魔等浑浊恶煞之气的影响。

  鬼人一族以吸纳阴气为生,一部分人,在进食之时,会特意先下苦功夫,将地煞阴气中的浑浊恶煞之气提炼干净,使其变得纯粹灵净后,才肯吸纳。

  久而久之,这一类的鬼人一族性格就变得比较平和。

  他们也在佛祖的感化下,逐渐放弃了暴虐之心,满足了佛祖的招工条件,选择成为佛教的护法部署,从此以后,行善积德,昼伏夜出,司掌幽冥,是为夜叉众。

  还有一部分人,在进食地煞之气时,不分好坏,不管净浊,单一只是为了个人爽快舒坦,尤其对于地煞之气中的某些浑浊晦恶之气,所带来的那种肆无忌惮、暴戾恣睢的感觉,更是沉沦其中,难以自拔。

  陆玄心里鄙夷道:“这不就是瘾君子么,沉迷毒品,无法自拔,其实最终只有害人害己。”

  净山法师,心有余悸道:“多亏了佛子缔结了不动明王·大日如来法相,否则,贫僧这次真是放下打错,唯恐一死也难以弥补过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