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五十九章 龙脉
  龙行飘忽,故有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说。

  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藏于波涛之内,乘时而变,应运而起。

  山脉亦多起伏逶迤,潜藏剥换,有如龙一般。。

  故而,阴阳风水学中,将地脉之行止起伏曰龙。

  所谓寻龙千万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若有千重锁,定有王侯居此间。

  陆玄奇道:“大师所说的龙脉,是何物?”

  分福摇了摇头,缓缓道:“此事,贫僧也并不清楚。贫僧自出生之后,便被关在这茂林寺中,九尾等旧事,乃家师道远大师见闻手札中所记载的,如龙脉一事,自民间隐约有传闻出现后,便被砂忍村列为最高机密。”

  分福瞧了一眼陆玄,道:“说来,此事之所以泄露出来,同木叶忍村可谓渊源颇深。”

  陆玄奇道:“哦?木叶么?这事情怎么和木叶有了关系?”

  分福道:“木叶村大名鼎鼎的木叶白牙,最为出名的战绩,就是一战斩杀了千代婆婆的儿子儿媳。”

  陆玄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我也有所听闻。”

  一尾守鹤懒洋洋道:“哼,砂忍村真是越来越丢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忍者都能杀了千代那个小姑娘精心培养的继承人。”

  陆玄苦笑道:“一尾大人,木叶白牙可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他在木叶可是和传说中的三忍齐名的忍者。”

  一尾守鹤漫不经心道:“怎么,那个木叶白牙是宇智波一族还是千手一族?亦或者有什么名师?就是普通的忍者罢了。若不是一战斩杀了赤沙之蛛那个小鬼,又有谁会知道木叶白牙的名头,就连查克拉刀都被人抢走了,实在是丢人啊。”

  “赤沙之蛛,他是哪位?”陆玄问道。

  “正是千代婆婆的儿子,被誉为天才傀儡师的上忍蜘蛛,传说他年幼之时,就已经能同时驭使八具傀儡,有若长了八臂一般。战斗之时,八具傀儡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杀得敌人闻风丧胆,血染黄沙,故而被村子命名为赤沙之蛛。”分福解释道。

  “哼,赤的名号,在砂忍村可不是等闲之辈能获得的,哪个不是被视为下一任影的有力争夺者。若不是一战杀了赤沙之蛛,木叶白牙,哪里会有什么名头?所以说,木叶的无名小卒杀了砂忍村的天才,哈哈哈,这就是两个村子实力的显著对比么?”一尾守鹤对砂忍村可没有什么好感,而且因为木叶关押了九尾的缘故,倒是对木叶还有一丝赞赏之意。

  陆玄忍不住赞赏道:“那不正说明了木叶白牙的厉害,一无血脉,二无名师,就能将赤沙之蛛击杀。”

  “倒也是这个道理,你们人类还真是难以理解。”一尾守鹤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同意道。

  分福见两人不再争执,继续说道:“正是木叶白牙斩杀了赤沙之蛛以后,砂忍村凭空出现了龙脉一事才流传出来。”

  原来,某一日晚上,风之国内地龙翻滚,龙脉涌现。

  砂忍村忍者猛然听闻西北沙漠传来龙吟之声,闻声望去,远远就能看见西北夜空之中,星斗之间有于金色巨龙的身影在不断飞舞腾翔。

  所以,此处被命名为龙脉。

  砂忍村的忍者连夜赶到龙脉处,不仅发现了从未记载于史册的神秘国度,还有着能够锻造查克拉刀的查克拉金属。

  “这龙脉出现之后不多久,道远大师就感受到了佛意,于是便找到了这件分福茶釜,以及里面封印的神文道册。”

  分福感慨道:“若非龙脉一事,这件真正的神器茶釜,不知还要多久才能重见天日。”

  分福眼见天边生出一抹淡白,笑道:“人老啦,就容易回忆往事。时间也不早了,就快天亮了,小友啊,不知我一开始的提议,你作何考虑?”

  “提议?”陆玄苦笑道:“大师,你是说让我当一尾人柱力么?”

  “正是。”分福应道,目光灼灼地盯着陆玄。

  陆玄无奈道:“大师,先不说一尾守鹤并不愿意离开你。我是火之国的人,砂忍村与木叶多年积怨已深,怎么可能容纳一个火之国的人成为砂忍村的人柱力,恐怕我一成为人柱力,就要被砂忍村的人杀了,取出一尾守鹤了。”

  分福智珠在握道:“老衲早已深思熟虑,才拿出这件神器分福茶釜的。这间分福茶釜虽然还没有回复完整,但已经能起到不小的作用了,只要一尾守鹤好生配合,你不仅可以完美掌控一尾守鹤之力,一跃成为完美人柱力,而且,有这件分福茶釜在手,砂忍的控砂之术对你来说,就是小打小闹。”

  砂忍村贫瘠,唯二可以称赞的,一是控砂忍术,二是傀儡操控术。

  按照分福的谋划,掌控真正神器分福茶釜及一尾人柱力的陆玄,可以无视六道忍具分福茶釜对一尾守鹤的钳制作用,而有了一尾守鹤的帮助,陆玄又可以无视影级以下忍者的攻击。

  若是火、雷两国这等财大气粗的大国,自然可以无视一个人柱力,杀了就是。

  若是雾隐村这等孤悬海外之上,对内采取高压统治,号称血雾之里的地方,也不会在乎一两只尾兽。

  五大国之中,唯有雾隐村对血继限界忍者的迫害最为残酷,忍者之间的内斗最为激烈,便有其孤悬海外,外患较为轻微之故。

  人啊,就是这么贱,外患一轻,就容易起内讧,自私自利之心,就会蛊惑他们,攘外必先安内。

  唯有风之国,忍村疲敝,民生凋零,群敌环伺之下,经不得折腾,而且因处于沙漠这等恶劣的环境,风之国人早已习惯抱团取暖,。

  分福言辞恳切道:“小友能千里迢迢从火之国赶来救人,可见宅心仁厚。若是小友成为一尾守鹤的人柱力,风之国必然不会再对火之国有什么非分之想。”

  分福长叹道:“哎,自从千手柱间大人往生极乐之后,风之国便蠢蠢欲动,砂忍村的忍者,就像是沙漠中的天气一般,对你好时,热情似火,对你恶时,严寒赛冰,最是直接。他们数次被野心家撺掇着入侵火之国,饱受战争之苦,已经受不得再一次的战败了。”

  分福忧心忡忡道:“砂忍村对内不修内政,对外常年累败,正如寒热交变之下的砂石,稍一用力,就会粉碎。正所谓刚则易断。长久高压之策,必定导致民怨沸腾,掀起新的风暴。”

  “到那时,村内主战派必然占据绝对上风,风影及长老会在民意裹挟之下,唯有再次染指发起战争,所图者自然不会是不甚富裕的土之国,只能是木叶!”

  “但木叶当世第一忍村的名号,可不是虚名,那是一刀一刀拼杀出来的,木叶三代目火影老当益壮,木叶三忍威名在外,木叶白牙凶名赫赫,可止砂忍村小儿夜啼,这等名师,岂能无高徒。若是砂忍再次向木叶出手,只怕只能沦为木叶附庸了。”

  陆玄奇怪道:“分福大师,你深处牢笼之中,怎么还对时事这么了解。”

  分福道:“阿弥陀佛,他们对老僧倒也不错,每日还会送上一份风之国日报,帮助老僧消遣解闷。”

  一尾守鹤插嘴道:“你真以为他们是这般好心啊,我看,他们是担心你心情抑郁之下,把我呼唤出来。才稍稍优待你的。”

  分福“哦”一声,感谢道:“看来,老衲还是托了你的福气。”www.jmrgs.com

  陆玄则对这老和尚肃然生敬,这老和尚身为人柱力,饱尝村民歧视,自出生之后就被关押起来,偏生一副菩萨心肠,以德报怨,这种胸怀,当然不值得提倡啦。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唯有以直报怨矣!

  对于老和尚这等烂好人心态,陆玄虽然钦佩,但还是看不上眼的。

  他所信奉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但这老和尚身处囹圄之中,还能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十年之外,那可是真的聪慧。

  堂堂风影,正值壮年,却被大蛇丸暗杀,固然存在以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但也很丢人了,可见风影警卫力量之差。

  而且将入侵木叶的希望,寄托在我爱罗这个不完整人柱力的小屁孩之上,孤掷一注,简直就是某畜生国二战的翻版。

  典型的赌徒心态,先打了再说。

  失败之后,下一任风影只能让一个小孩来担当,简直是开创了五大忍村未成年影的先河。

  想想看,若不是人才凋敝到一定层次,风影会是我爱罗这个还被村民忌惮畏惧的人柱力担当么?

  等到晓组织再次入侵之时,两人组不仅轻松抓了风影,全身而退,而且,若不是木叶忍者前来援助,简直是输的底裤都没啦。

  最后的体面,竟然是海老藏和千代婆婆两个垂垂老矣的老人挣来的。

  丢人啊,丢人!

  风之国那时什么水平?他我爱罗什么的都在当风影。

  他能当吗?当不了,他没这个威望知道吗?

  你我来罗输木叶下忍彻彻底底,你倒告诉我,怎么服众?

  再这么输下去,输完火之国,又输给土之国,再输给泷之国,接来下还能输给谁?田之国吗,脸都不要啦。

  也就是下一届中忍考试,紧紧抱住了火之国大腿,才稍稍保持住五大国岌岌可危的地位。

  若不是第四次忍界大战爆发,风之国的宿命,只能是被火之国蚕食。

  陆玄心道:“常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但其实是秀才造访,十年不成。真正运筹帷幄,洞悉千里的人杰,哪个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