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五十六章 黄雀
  海老藏的眼神不再浑浊愚昧,一瞬之间,他的眼神变得精明犀利起来,他鹰瞵鹗视一般盯着罗砂,嘶哑低沉着声音问道:“那么,罗砂,你对风之国大名,又是如何看待的呢?你是不是也想着以下克上,推翻风之国大名,进而确立砂忍村在风之国内至高无上的地位呢!”

  在这一刻,罗砂才从这个看起来老朽无能的老者身上,感受到曾经被誉为赤砂之隼的狠戾锐视,那是一种看破人心、洞悉世事的精明气质,以及久经厮杀、浴血奋战的悍勇品性。

  在这目光注视之下,骤然听闻大名的名号,饶是罗砂为人厚重刚毅,深沉有城府,也不禁怔了一怔,面色严肃,神情凝重。

  所谓“下克上”,是和之国战国大名的来源,并不仅仅是旧的守护大名,否则战国时代也不会被称为“下克上”的时代,也是指下级代替上级、分家篡夺主家、家臣消灭家主、农民驱逐武士……

  那被称之为礼崩乐坏的时代。

  而在当今世界,大名所指的,正是五大国领主,即尊为战国大名的存在。

  诸多小国之领主,则降了一级,被称之为守护,是为守护大名。

  至于海老藏所说的下克上,则指的在底层忍者中,风靡开来的新生观念,那就是忍者才应该是世界的唯一主角!唯一的贵族!

  忍者就应该一脚踢开大名等传统贵族,进而凭借武力,就此凌驾于万民之上!

  这也是在诸多小国忍村中纷纷兴盛起来的新模式。

  这一模式中最为出名的,就是夹在火、土、风三大国之间,沦为三大忍国战场博弈之地,是为历次忍界大战中最为多灾多难地区的雨之国。

  作为在那个年代成长起来的精英忍者,罗砂如何不清楚,在砂忍村底层忍者心中,对雨之国嫉恨交加的复杂情绪。

  那个效果,因常年下雨,故名雨之国,其国内分裂内战不止,连年征战不休,百姓贫苦不堪,忍者厮杀不断。

  但自从出现了那个名为半藏的男人,一切都变了!

  他公然将雨之国守护大名予以枭首,以唯一统帅的身份统领雨之国后,做到了雨之国上下,无论忍者还是普通民众,令行禁止,团结一心。

  他游刃有余地周旋于三大忍国之间,借助三大忍国之间的重重矛盾,在各大国之间来回横跳,敲诈勒索,大发横财。

  当然,这种朝秦暮楚的外交政策,最终惹恼了三大国的忍者,三大忍国为了各自的利益,多次派忍者对雨之国予以征讨。

  没想到的是,在半藏的带领下,雨之国的忍者依托地势之便,辅以人和之利,多次击退了三大忍国的讨伐。

  因此,半藏被视为忍界的顶点,被誉为“半神”。

  但罗砂心里清楚,半神的称呼,不仅仅是因为半藏以一己之力,抗衡三大忍国,更是在于他做了,在和之国传统观念看来,是唯有神武天皇极其嫡系血脉世代天皇这等“半神”才有资格做的事情。

  那就是诛杀雨之国守护大名!

  虽然因领土大以及权责轻重,大名被分为战国大名及守护大名,但大名就是大名,师出有名,就是大义所在!

  他们是奉天皇之命,代天牧民,巡狩四方的天使!

  他们的权柄是由高天原诸神赐予,由天皇予以明确,神圣不可侵犯的天职!

  即使诸大名之间也多有征战,但大家都默契地不会断绝大名执政的基础,最起码也要做个表面文章,例如,逼迫国破家亡的大名出家为僧,以替天皇祈福的名义,远离俗世。

  在第二次忍界大战中,最受刺激的就是三大国中实力最弱的风之国砂忍村了。

  虽然在雨隐与砂隐交战中,战场上山椒鱼半藏所释放的毒全都被千代破解,还被千代发现了山椒鱼填补毒气需要五分钟的缺点,这让半藏感到十分头疼。

  半藏称呼千代是“傀儡老太婆”,千代称呼半藏是“戴通气管的老头”,双方对对方的实力都心下佩服。

  但区区一个雨之国,区区雨之国的垃圾忍者,仅仅因为推翻了大名,由忍者作为唯一领袖,就可以与传统大国风之国相抗衡,与五大忍村之一的砂忍村有来有回,对砂忍村的忍者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毕竟,三大国中,风之国的居民生活条件是最差的,砂忍村的忍者实力是最弱的,这就导致,砂忍村忍者虚伪的自尊心也是最强最脆弱的!

  五大国及五大忍村的尊贵地位就是维系砂忍村信念的重要支柱。

  但,那一天,支柱坍塌了。

  火之国木叶忍村还是当世第一忍村,土之国岩隐村被岩石高山包围,拥有坚固的防守,敌人难以攻入其内部。

  唯有风之国砂忍村,位居荒芜之地,生活贫苦不堪不说,连个雨之国都剿灭不了!

  奇耻大辱啊!

  砂忍村与风之国是时候,应该进行改革了!

  砂忍村的忍者们是时候,应该抛弃陈旧传统,以下克上!

  惟其如此,才能真正做到,整个风之国,在砂忍村的统帅下,刀锋所向,政令一出,财粮统管,上下一心,摆脱当前的困局。

  但那可是风之国的大名啊!同雨之国可不同!

  大名,又称“领主”,是五大国的一个国家机构。

  大名是五大国国家元首,被称为五大国的“顶点”,拥有最高行政权力和最高军事权力。

  大名可以在本国内发动会议,讨论后由其决定“影”的人选。www.jmrgs.com

  按理说,忍村位居国家之下,忍者的首脑“影”听命于大名!

  但,兵强马壮者又怎么会被一纸虚名所束缚!

  自从受到雨之国的刺激之后,砂忍村的少壮派忍者渐渐视风之国大名如无物,目中无人起来。

  在他们心中,砂忍村的忍者就应该听调不听宣,生杀自专,世袭所职,压根不用把国内贵族放在眼里。

  罗砂深深叹了一口气,看向海老藏,痛苦道:“长老大人,我是在北风戍边部队呆过的人,那里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每天睁开眼就是漫天黄沙,吸一口气都要吞一嘴沙子,那些年轻的忍者们,过得真的太苦了!”

  他掀开自己的风衣,指着身上的疤痕道:“砂忍村的忍者,都是好样的!我们和荒漠里的妖兽厮杀,我们和土之国的忍者拼命,但我们不能让忍者们鲜血白白流淌!”

  罗砂仰天长叹,认命道:“以下克上,诛杀大名,罪无可赦,我也多次劝阻过他们,但是,海老藏大人,人心都是肉长的,忍者们拼死拼活,换来贵族夜夜笙歌,大家怎能心服!”

  海老藏闻言,也沉重地点了点头。

  砂忍村为何面临如此困境?

  归根结底,一个字,穷!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上服度则六亲固。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在五大国国家与村子的关系上,以领主(大名)为顶点的“国家”会对存在于领土之内的“村子”提供免于受到他国攻击或侵略的庇护,以及金钱、物资的援助。

  相对的,虽然“村子”由“村长”管理,并且拥有独立的行政权,但是必须提供所属之“国家”军事力。

  因为“村子”的“力量”就直接关系到各国之间的关系与立场,使得“国家”会需要“村子”,而“村子”为了确保安定的居住地而必须仰赖“国家”。

  双方的关系一直都是保持这种对等的状态。

  风之国的国土有八成都是沙漠,资源缺乏,常常发生内乱,各族彼此之间不断发生战争。

  在村与国的系统建立之前,忍者各族都聚集在各自的聚落中,接受国家的任务,靠着任务的奖金维持着生活。

  后来,惊才艳艳的忍者烈斗以压倒性的力量统一了这个群雄割据的时代,他凭借强大的实力在沙漠中建立了风之国砂隐村,是为一代目风影。

  一代目风影烈斗虽然凭借压倒性的力量,统率在沙漠中存活的忍者,创设了砂隐村,但无法改变砂忍村贫瘠的自然环境。

  为了增强国力,一代目风影烈斗对外竭尽全力去跟各个忍者村进行交涉,对内为了滋润砂之大地,推行政务深谋远志。

  但在与风之国的关系上,就算是一代目,也心有余而力不足,终归,砂忍村同其余四国略有不同。

  风之国的大名无力承担砂忍村高昂的开支,多次削减砂忍村忍者的福利。

  不仅如此,风之国的大名还多次以风之国位居荒漠大地,国防压力小为由,逼迫砂忍村减小忍者规模。

  因此,砂忍村中的新生力量,对以风之国大名为首的风之国贵族怨声载道,他们聚集在一起,渴望改变砂忍村积贫积弱的局面。

  为此,他们的首要诉求,就是重新明确大名与影之间的权利义务,

  海老藏颤颤巍巍地从袖口中掏出一副卷轴,郑重其事地交到罗砂手上,问道:“罗砂啊,村子里有少壮派和宿老派之争,身为少壮派中风云人物的你,是不是觉得我等老顽固冥顽不灵呢?我曾经有过疑虑,是否该相信你呢?”

  他长叹一声,伸直胳膊拍了拍罗砂高大的肩膀,认真道:“是姐姐打消了我的疑虑,她说哪有什么少壮派和宿老派啊,大家都是砂忍村的忍者,在沙漠这么残酷的自然环境里,只有团结才能活下去。”

  海老藏双手抓着罗砂宽广的肩膀,直视罗砂,庄严肃穆道:“以下克上,断不可取!风之国不是雨之国,砂忍村的忍者决不能将毒手伸向五大国五大名!”

  “至于原因,等你成为砂忍村的影或者长老,就清楚了!这是底线所在!”

  “但是,砂忍村也到了不改则亡的地步!我想知道,姐姐和我,以及三代目风影大人能否信任你!”

  罗砂看着海老藏一抖一抖的长寿眉,双目微微失焦。

  他沉寂了片刻,郑重开口道:“无论如何,我是砂忍村的忍者,我绝对服从指挥,百分百听命于风影大人之令,为了砂忍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甚好啊!甚好啊!”海老藏欣慰地看着罗砂,放下手,佝偻着身子,嗟叹不已道:“五大国里,唯有风之国最是贫苦,但越是困难的环境,越能磨砺出一个人真正的才能!”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啊!罗砂!我们老了,不行了。那些年轻的孩子,才是砂忍村的未来!而砂忍村的未来,也只能靠你们年轻人了,上忍罗砂听命!”

  海老藏眼神狠厉地看向远方,决绝道:“风之国的现状,就像是重病缠身、腐肉横生的病人,是时候割干净那些腐肉烂疮了,故此,三代目风影及长老团一致决定,对大名以下贵族进行整治,凡是卷轴名单之上之人,皆是贪污腐败之徒,对他们全部收押管控,以待审判,并抄没全部家产,有所反抗者,杀无赦!”

  海老藏望着远处天际间微微发白的夜空,振聋发聩道:“革除痼疾,肃清宵小,铲除祸害,就在今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