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五十三章 分福
  这就很突然,陆玄脑子蒙蒙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纷沓而至。

  “我实在也不是谦虚,我一个火之国居民连忍者都不是,怎么就突然让我当砂忍人柱力了?”

  “当时我就念了一首诗啊,我说,苟全性命于乱世,岂因尾兽成靶子。”

  “尾兽,任何时候都很危险!被人仇视不说,你们想想,你带着老婆出了城,吃着火锅还唱着歌,突然就被晓组织劫了……所以,不当尾兽人柱力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我说分福大师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尾兽的水太深,我根本把握不住,还是让我爱罗来吧!”

  “砂忍村是很危险滴,我还是回火之国去吧!”

  大胖狸猫听后也炸了毛,大声嚷嚷道:“臭和尚,你什么意思,我才不要被关在这个小鬼身体里呢!”

  “虽然你这座监狱老了点,但本大爷已经习惯了,而且不管怎么说,都比这小屁孩好多了吧,这小鬼还没断奶吧,还在尿床吧,身上一股子尿骚味!”

  陆玄摇摇手指,盯着一尾无奈道:“一尾大人啊,我非常体谅你想和分福大师把酒言欢的心情,但是体谅归体谅,小心我告你灰谤啊。”

  大胖狸猫难得胖脸一红,狡辩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臭和尚,我离开了,你可立马就死了,那这小鬼和我就成杀人凶手啦!”

  陆玄轻轻摇了摇头,朝守鹤微微一笑,心道:“你这尾兽舍不得分福和尚,干嘛老拖我下水啊。”

  有时候,当你已然习惯了另外一个人的存在而不自知的时候,其实,那个人已经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了。

  不过确实如一尾守鹤所说,人柱力体内的尾兽一旦离开人柱力,那么身为人柱力的那个人,基本就离死不远了。

  于是,他也劝说分福和尚道:“分福大师,人柱力可是关乎砂忍村生死存亡的大事,砂忍村是断然不会允许一个外人成为砂忍人柱力的,您老还是从长计议的好,争取在多活个几十年。”

  分福轻叹道:“贫僧的身体,贫僧自己清楚,至于人柱力一事,小友放心好了,贫僧自有分寸。”

  他唏嘘不已,合掌道:“从出生那一刻起,贫僧就被确立为砂忍人柱力,村子里的忍者一直认为我是一名老朽无用之人,但贫僧毕竟是一尾的人柱力,想要逃离这个监狱易如反掌。”

  陆玄讶然道:“那大师,你为何还呆在监狱里受苦呢?”

  分福口宣佛号,慨然长叹:“若有至知心好友,何处不得自由。若是无人理解,天地也不过是另一个大一点的牢笼罢了。”

  分福和尚眼中光芒闪动,似情有不堪,沉了一沉,才又道:“小友尽管放心,砂忍村家徒四壁,风之国积贫积弱,实乃五大国中一等一的弱国,是经不起折腾的。”www.jmrgs.com

  “虽然各国都有人柱力,但有的国家是万万离不得人柱力的。”

  陆玄忍不住在心中吐槽:“确实,有的国家,离开人柱力是谁也打不过,有的国家,离开人柱力还是谁也打不过,真是天壤之别。”

  分福和尚继续说道:“若小友答应成为守鹤的人柱力,贫僧便会带你离开砂忍村,寻一个隐秘之地,尽力帮助你和守鹤融合两者的查克拉,如此一来,等你成为人柱力后,就能正常借用一尾的力量了。到那个时候,砂忍村肯定不会为难你,反而会百般拉拢。毕竟,砂忍村实在太穷困了。”

  陆玄苦笑一声,分福和尚想的未免太过简单了,他语气中带着苦涩说道:“分福大师,难道你没想过,砂忍杀了我之后,再找一个自己人当人柱力的事情么?”

  分福深陷的双目闪着光,道:“小友可知,贫僧为何自出生之日起,就被起名为分福么?”

  陆玄不解,分福便将一则故事娓娓道来。

  原来,中古时期,风之国境内有一处绿洲,那里百草丰茂,绿洲之中有一间寺庙,叫做茂林寺,茂林寺里有一位德高望重,名叫守鹤的老僧,心地慈善,热情好客,于是过往商旅游人纷纷在此驻足歇息。

  守鹤老僧有一个非常喜爱的神奇茶釜,里面的茶水甘甜清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管怎么倒里面的都倒不完,这么一个茶釜,在遍地荒漠的风之国,价值不可估量。

  每次游人路过的时候,守鹤都会拿出这个特别的茶釜招待大家,说是将福气分给大家,久而久之,这茶釜,便被众人命名为分福茶釜。

  有一天,守鹤午睡时,一直好奇茶釜秘密的客人偷偷跑到守鹤房间窥探,竟然看见守鹤露在外面的尾巴,众人这才知道守鹤原来不是人类,而是一只修行千年的貉狸。

  原来,这只貉狸曾在高天原修行得道,因为偷吃高御产巣日神酿造的仙酒,被高御产巣日神封印在茶釜里,茶釜中有着和四海海水一样多的清泉,高御产巣日神神言明令,除非茶釜中的水空了,否则,守鹤不得脱离茶釜。

  那守鹤因秘密曝光,前功尽弃,再次被封印在茫茫沙漠之中,在被封印前前,他施展幻术,让僧人们看到了“祖彼合战和“神女入灭”的逼真幻象。

  所谓祖彼合战,是指祖之国与彼之国之间战乱不止的情形,而神女入灭,是指最后一位高天原处下凡的神女死亡的事情。

  分福和尚说完,双手合十,一字一字诵念道:“分理百草,福泽苍生。”

  陆玄不禁面色大变,这话却是用古汉语所说!

  话音一落,便见地上的泥土突然陷了下去,伴随着流沙缓缓流动,泥坑中心处,一方小茶釜自地下缓缓钻出,那茶釜遍体鎏金,精光熠熠,通体浑圆,三足鼎立,一边绘有山川河流,另一边则是林木花草。

  一尾守鹤见了这尊茶釜,脸上露出害怕之色,情不自禁地后退几步。

  分福和尚恭恭敬敬地双手端起茶釜道:“此物,便是分福茶釜,正是传说中封印貉狸守鹤之物。”

  然后,他看了一眼面露惧色的一尾守鹤,轻轻叹了口气道:“这也是上古神人所用神器。”

  守鹤面色难看之极,深深忌惮,又惊又怒道:“臭和尚,亏你口口声声说你是我的朋友,没想到你竟然偷偷找到了这个东西!”

  分福和尚一派风光霁月道:“此物非是贫僧所找,而是道远大师寻来。当然,道远大师也并非是针对你,才找来的这尊茶釜,实在是机缘巧合之下得来的。”

  守鹤冷哼一声,显然十分不高兴,但它心里却相信里分福和尚的话,毕竟两人已经相依为命七十多年了。

  “神器?”陆玄挠了挠头,好奇道:“分福大师,这就是传说中神人所用之物么?”

  “不错!正是此物!”分福点了点头,道:“昔日,六道仙人为了封印妖兽十尾,求助于各门各宗的前辈高人,以及各处仙地的灵兽仙人,群策群力之下,仿造上古神人的神器,打造了诸多忍具,有幌金绳,七星剑,红葫芦,芭蕉扇,琥珀净瓶、金钢镯、分福茶釜等等,被后人尊称为六道忍具。”

  “而砂忍村风之寺内所供奉的茶釜,便是六道仙人制造的分福茶釜,可以在守鹤作乱的时候用来束缚住它。”

  陆玄仔细观摩了眼前的茶釜,道:“这个应该不是六道仙人所锻造的六道忍具吧?”

  分福点了点头,道:“不错,这件分福茶釜,打捞于沉船之中,被道远大师慧眼识珠,从路边摊上买了过来。道远大师苦心修复下,终于恢复了这方茶釜一丝往日的神采,道远大师,本来是因为这茶釜带有一丝佛性,才将其带在身上,从不离身。”

  分福面露异色,似笑非笑地看着憋屈的一尾守鹤道:“直到他来到砂忍村,听闻了分福茶釜的故事,才明白,自己偶然间得来的,竟是真正的茶釜。”

  “哼!我早就怀疑道远那个贼秃驴没安好心!”守鹤恨声吼道,它恶狠狠瞪了分福茶釜一眼,道:“你呢,臭和尚,你是不是也暗藏祸心!”

  分福只是微笑以对,也不怪守鹤如此生气,这分福茶釜就是守鹤的天敌。

  唯有陆玄一人满头雾水,不知所以。

  分福解释道,尾兽乃天生地养的凶兽,其查克拉也有对应的属性。

  生在沙漠之地的一尾守鹤,其查克拉的属性,拥有风遁、土遁、磁遁,但主要还是以风遁、土遁为主。

  昔日千手柱间分发尾兽之时,砂忍村拒绝了忍兽,而是选择对等价值的物资,固然有风之国贫瘠的原因在,但更关键的是,作为唯一一只以沙漠荒地为主场的尾兽,不拘是那几只尾兽入侵风之国,坐拥主场之利的一尾守鹤都能从容以对。

  查克拉有五种基本性质,分别是火、风、雷、土、水。

  其中,五个性质变化对其他性质变化各有优劣:火优于风、风优于雷、雷优于土、土优于水、水优于火。

  而这分福茶釜,天生可以调动阴阳属性的火焰,克制风属性,其内部又有雷霆之气,克制土属性,所以说,将一尾守鹤克制的死死的。

  分福诚心诚意地对着一尾守鹤道:“正如你所说,你我相知相交这么多年,我早就将你看做真正的朋友,又怎么会真正的害你,我本想将这茶釜深埋地下,默默守护风之国即可,但现在情况有变,拿出此物来,也非是为了钳制于你。”

  陆玄看着气鼓鼓更膨胀了一圈的守鹤,心中好笑,这守鹤还真是孩子气。

  不过也是奇怪,前世九只尾兽中,只有一尾守鹤和九尾九喇嘛整天惹是生非,对自己的人柱力横挑鼻子竖挑眼,百般不满。

  其它尾兽倒是十分安分,明白尾兽和人柱力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大体上还是和自己的人柱力和平相处。

  为何一尾守鹤和九尾九喇嘛这么难伺候呢?

  难道说是因为尾兽比较心高气傲,对小孩子看不上眼,倒也不像,泷忍村的人柱力枫不也只是个小姑娘么。

  看来还是每只尾兽的品性不同。

  九尾九喇嘛是骄横惯了,偏生几次丢人现眼的事情,都和木叶有关,对于骄傲自大自尊心强的九尾九喇嘛来说,不服木叶人柱力的管教也属正常。

  一尾守鹤呢?

  应该是受到我爱罗内心孤独情绪的影响吧。

  毕竟所谓的人柱力,也就是体内被植入尾兽的人,之所以被村民所深深忌惮,便是因为他们时刻存有暴走的危险,当人柱力情绪激动或查克拉微弱时,封印会减弱,导致人柱力进入用尾兽化,并释放尾兽玉。

  所以说,砂忍在被誉为最强风影的三代目失踪以后,整个村子的人都陷入恐慌之中。

  他们选择将希望寄托在人柱力身上,无形中就给还是小孩子的我来罗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再加上我来罗心中的童年阴影,最终影响了一尾守鹤也属正常。

  不得不说,一尾守鹤和九尾九喇嘛虽然性格最为顽劣,真正对人柱力心服之后,也是最为关心人柱力的尾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