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五十章 人柱力
  分福和尚咳嗽了几声,有气无力道:“哦,守鹤,你是在担心我嘛?”

  “怎么可能!”一尾守鹤颇有些不自在地说道:“我巴不得你早点完蛋呢,那样本大爷就可以出去逍遥快活,自由自在啦!我只是怕你死后变成怨鬼,骚扰本大爷睡觉就不好了。”

  “哦,是么,咳,咳,我还以为你在担心我呢。这么多年来,我们相依为命,我早已经把你当做我最好的朋友了,真是让人失望啊。”分福和尚唏嘘道。

  一尾守鹤不满地嚷嚷:“我怎么可能是你的朋友!本大爷可是最讨厌人类的!哦,不对!本大爷最讨厌九尾那只蠢货,第二讨厌你们人类,口是心非的蠢货!你爱浪费自己的生命尽管浪费好了,管我屁事!”

  分福和尚还待分说,却发现早没有一尾守鹤的声影。

  他心知这只大肥貉又耍脾气藏起来,不想和他说话,也不生气,只是歉意地对陆玄道:“啊,让小友久等了。”

  “没事,分福大师,还请你告诉我怎么救我的同伴!”陆玄急忙问道。

  分福和尚又是咳嗽了几声,才虚弱无力地说道:“啊,你也看到了,贫僧现在身陷囹圄,走脱不得,不过你尽管将你的那位朋友带到附近就好了,贫僧自有办法救他。”

  陆玄再三感谢后,挂断了神道电话,飞快朝着招待所跑去。

  分福和尚长长喘了一口气,正要闭目养神,忽然听见脑海里守鹤又在欢呼了。

  “喂,臭和尚,难道你真要牺牲自己去救人啊!”一尾守鹤幸灾乐祸道:“别忘了,你真死了,我可就能脱逃出来啦!哈哈,我终于又能重见天日啦!到时候,我肯定要狠狠报复你们人类的。”

  “你不会的。”分福笃定道。

  一尾守鹤气鼓鼓地大叫道:“怎么,臭秃驴,你是在瞧不起本大爷么!本大爷被关了这么久,早就一顿子火啦!等我出去后,我一定会好好发泄一顿的!”

  分福慈眉善目地低下头,轻轻说道:“其实,你很寂寞吧,守鹤,一个人孤零零在这片广阔的沙漠里,没有朋友,没有伙伴,一片荒芜,只有无尽的孤独。孤独的人,嘴上老说要伤害别人,但其实,真正伤害的永远是自己。”

  一尾守鹤愣了一下,忽然捧腹大笑道:“哈哈哈,你老糊涂了,臭和尚,我是野兽,才不是软弱的人类。我不需要什么朋友,也根本感受不到孤独。真正孤独的应该是你吧!你看看你的那些同胞,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记得了,他们仅仅把你当做关押我的工具罢了。”

  大胖狸猫幸灾乐祸地继续说道:“臭和尚,从你从出生那一刻起,就被取名分福,注定要成为我的人柱力,哈哈哈哈,还真是可悲啊,你的同胞根本不把你当人看待,在他们心里,你一直都只是一只阴森森的怪物,是令人恐怖不安的瘟疫源!”

  分福和尚莞尔一笑道:“那也挺不错的,能从出生那一天就和你做朋友,未必不是一件幸事。至于世人欺我,谤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

  “谁是你的朋友!你是人,我是野兽,我们注定是敌人!”一尾守鹤突然变得暴虐起来,怒气冲冲道:“即使是你,生来别无选择,只能和厌恶人类的野兽一起身陷囹圄,被自己的同胞憎恶着、厌恨着,肯定早就满腹怨恨了吧!”

  “明明恨我恨得要死,还一副要和我做朋友的假象!我知道了,你根本就是在觊觎我的力量,对吧!我才不会被你骗呢!你们人类就是这么虚伪!你明明早就对这种鬼日子憎恨得要死了吧!”

  分福和尚双手颤颤抖抖地合十,慈蔼地说道:“人和野兽,真的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么?无论是人亦或者野兽,都是讨厌孤独的存在啊!”

  “心之所受者,即为愛,心之所向者,即是佛。大千世界,茫茫天地,世事芜杂,人心难安,但只要有真心相交的挚友,内心就能收获平静。”

  大胖狸猫愣住了,它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分福和尚那句话。

  人和野兽,真的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么?

  有必要么?

  似乎很久以前,有一个人也曾经这么问过自己来着。

  “人心就像水面的倒影,常常言不由衷摇摆不定。然而,人们最原本的内心,是渴望着相互接纳的。我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因为曾被温柔的人那样对待,深深了解那种被温柔相待的感觉!我也想将这份温柔传递给你。”分福温柔地说道。

  “守鹤啊,人的生命不像是尾兽,是很短暂的,所以孤独也很短暂,但就算如此短暂的孤独,也曾让我痛苦万分,所以,我更加理解你内心深藏的痛苦。”

  “你的生命那么漫长,因此,你心中的孤独也会更加沉重,但我相信,迟早有那么一天,会有这么一个人,让你想要温柔地对待。”

  一尾守鹤沉默良久,终于闷闷地道:“我真是搞不懂你们人类,你这个臭和尚有点像是六道仙人一样,听我一句劝,臭和尚,一会救人的时候不要硬撑,有困难的话,我可以小小帮助你一下。”

  分福和尚的眼角滑下一滴眼泪,心满意足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知道你在担心贫僧,贫僧真的很开心啊。”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一尾守鹤晃了晃肥硕的大脑袋,来了个否定三连套餐,过了一会,才龇牙咧嘴道:“我只是觉得,像你这种人,少一个都挺没劲的。”

  陆玄回到招待所,告诉巫女静和桃子,自己已经联系上了分福大师。

  “也就是说,分福大师要我们把田中大哥送到寺庙附近?”桃子着急道:“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去啊。”

  巫女静上前制止道:“桃子,镇静点,我们不能随便离开这间屋子。田中可是火之国的忍者,要是让人发现田中到了砂忍村人柱力附近,那可就是瓜田李下,说不清楚了。”www.jmrgs.com

  “放心吧,桃子姐,还有静大人,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田中大哥到寺庙附近去!”陆玄打包票道。

  巫女静看向陆玄,嘱咐道:“现在只能拜托你了,陆玄。”

  于是,陆玄又扛起田中,悄默默地隐身来到寺庙附近一处不显眼的小山洞中,用一块巨型岩石半遮掩起山洞的入口,然后联系分福。

  甫一联系上分福,就见地上的沙子纷纷飘荡起来,在空中聚集在一起,慢慢变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陆玄通过神识,察觉到这股沙子里的精神能量同联系自己的分福和尚一模一样,也不感到惊讶。

  他好好欣赏起来,一堆沙子是如何变作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形陶俑来。

  随着一个眉须皆白,身形枯瘦的老和尚身形在自己面前慢慢成形,陆玄连忙敬礼,恭恭敬敬道:“拜见分福大师!”

  “小友无须多礼。”分福轻声示意,然后看着躺在地上的田中,皱了皱眉。

  “大师,这是我的大哥,他被忍者在幻术世界里严刑拷打,伤了心神,一直昏迷不醒,还望大师看一看,能否相救!”陆玄急忙问道。

  分福上前查看了一番,说道:“这位施主藏离精失,心神恍惚,三焦齐逆,魂魄分离,真是差一点就没命。好在,有一股奇异的生命能量护住了他的心脉,及时救下了他的性命!但他致命之伤,在于神魂,神魂之疾,在于困陷,只需唤醒他体内困陷的魂魄,就可以恢复健康了。”

  “大师说的分毫不差!”陆玄苦笑道:“只可惜,魂魄一事,事关重大,偏又极其脆弱,不满大师说,我和巫女静都是古法修行一脉,在精神力的修行上也都有所心得,但还是无从下手。”

  “哦,待贫僧看看。”分福奇道,将手指搭在陆玄手腕处,向陆玄体内输入一道能量。

  陆玄知道这位老和尚并无害人之意,所以放心大胆地放开了人身经络。

  分福仔细查看了一番后,点了点头,道:“我已知道缘由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陆玄,讶异地说道:“没想到小友竟是上古玄门炼气士一脉!”

  “上古炼气士?那是什么?”陆玄不解道。

  分福说道:“贫僧也不甚清楚,之所以能判断得出,还是因为家师道远大师传道受业解惑时,曾经简要介绍过一番。”

  当下,分福大师依样画葫芦,复述了一遍道远大师曾经的阐释。

  原来,古法修行,有两种途径,一为阴阳玄门,一为佛宗梵门,但都脱离不了人身精气神三宝之范畴。

  修炼一途,无论是查克拉还是古法修行,归根结底,还是在于身体能量、精神能量和自然能量三者的修行重心和先后顺序。

  前面已经说过,忍者修行,先是将精神能量和身体能量合二为一,提炼为查克拉,然后以查克拉为根基,进行修炼。

  而古法修行,则是以自然能量为先,风险自然大了万倍不止。

  但如何驯化自然能量,佛门、玄门因侧重点不同,自然也有所差异。

  佛门修身,玄门炼气。

  佛门修身,就是将精神能量揉碎,化入身体能量中去,锻造法身,接引自然。

  玄门炼气,就是将身体能量升华,融入精神能量中去,塑造元神,炼气化神。

  “阿弥陀佛,万幸,万幸!这位施主的病症,正好对症我金刚法身修行之途!”分福大师欣喜道;“你且放心好了,只需引导这位施主的灵魂化入身体能量中,就可以将其身体能量反哺神魂,将他唤醒过来!”

  话音刚落,只见地上一团沙子升至空中,突然凝聚在一起,化作一只肥硕的大狸猫,跳到地上。

  那狸猫有胖橘那么大,头生两角,乌溜溜骨碌碌的一对小眼睛四周,是浓厚的黑眼圈,身上遍布着一道又一道的曲线花纹。

  大狸猫大声嚷嚷道:“就是你这个小鬼让分福这个臭和尚救人的是吧,那么作为代价,你就割舍给我一小部分灵魂吧!”

  “守鹤,不要开玩笑了。”分福宠溺地摸摸了大狸猫的脑袋,轻声咳了一声,缓缓道:“若非有道远师父舍命相助,贫僧早就油尽灯枯了,现在能帮助救人一命,是我的幸事呀。”

  一尾守鹤双目赤红,狰狞嘶吼道:“我才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呢,臭和尚,你我俱为一体,你元气大伤,我也不舒服,我想来想去,还是不打算做亏本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