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四十九章 神职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人固有一死,但终究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

  陆玄面色一苦,大蛇丸什么的不过都是他的嘴炮而已。

  什么己生转生,秽土转生,都是他仗着自己了解大部分剧情忽悠人的,他去哪找大蛇丸啊。

  面对千代婆婆这个油盐不进的老忍者,陆玄真是毫无办法,只好告辞。

  千代婆婆也不为难他们,她吩咐手下,将陆玄等一行人安排在砂忍村的招待所里,等到明日一早,就礼送出境。

  在路上,陆玄给了桃子一个安定放心的眼神。

  待回到屋子里以后,陆玄先是好生安抚住了显得十分焦虑的桃子,嘱咐桃子好好照顾田中即可。

  陆玄告诉桃子,自己已经打探到了道远大师传人的踪迹,万事交给他和巫女静,桃子只要照顾好田中就行,其他的都不用担心。

  等到桃子离开之后,他才同巫女静交流了一下有关道远大师及其弟子的情报。

  巫女静听后,先是双手合十小声悼念了一番,接着不禁感到有些头疼。

  道远大师怎么突然就圆寂了呢,而且为什么道远大师的嫡系弟子会是人柱力啊,照理说,古法修行之人,所选择的弟子,不也应该是古法修行之人么。

  巫女静作为有一定地位的神职人员,自然知道人柱力在忍村中的特殊地位,他们要么身居高位,位高权重,要么身陷囹圄,毫无自由。

  但是有一点很明确,无论人柱力面临的是哪种命运,都不可能是外人能轻易见得到的。

  陆玄却面色如常,在他的神识里,砂忍村东面有一幢极为庞大且带着恶念的能量,远远就能感觉到这股能量中“飞沙走石满穷塞”的意境,除了一尾,还能有谁。

  在听到道远大师的弟子分福和尚是人柱力那一刻,他就打算好了,不让他去,他就偷偷摸摸去。

  当下,陆玄向巫女静演示了一番天山遁符的效果,告诉巫女静自己有办法瞒过忍者的视线,可以等深夜睡眠时间,偷偷去找分福和尚。

  “我能感受到分福和尚就在东面不远的地方,静大人放心好了!我很快就可以回来!”陆玄言辞恳切道。

  巫女静却摇了摇头,并不同意陆玄前去冒险,毕竟陆玄在她心里,仅仅是个七岁大小的孩子。

  至于天山遁符,巫女静虽然感到稀奇,但也并没有深究其来源,这是属于陆玄的秘密。

  巫女静沉思了一会,双手握拳,来回走了几步,然后慢慢说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说罢,巫女静反身回到屋子里,不一会,拿出一卷封印卷轴出来。

  她将卷轴放在桌上,左手单手结印,嘴上念念有词:“悃愊所至,金锁洞开。”

  巫女静一边说,一边用右手在卷轴上画出一道桔梗印,然后白光一闪,那卷轴上的绳索就自动解开了。

  巫女静解释道:“这是御尽万法根源智慧之书,想当年各大神社的正式巫女及神职人员,尽皆人手一本,虽然现在神道匿隐,但此书也并非一无是处,还是能有点作用的。”

  “御尽万法根源智慧之书?”陆玄奇道:“听起来很唬人啊,静大人,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巫女静恭声说道:“这是向正神祷告的简易途径,大到星辰日月,小到花草石沙,都有神的存在,但只有正神,才会有高天原所定下神职。”

  “比如天照大御神,又名天照日女之命、大日孁(líng)贵神、大日女尊、大日灵、大日女,她的神职正是太阳之神。”

  “又比如须佐之男,又记降马头主、素戋男尊、素盏鸣尊、素盏雄尊、须佐乃袁尊、神须佐能袁命、须佐能乎命、牛头天王,他的神职泰山府君,就主管阴阳两界之门。”

  巫女静继续解释道:“神仆向神祈祷,也分为每年特殊时日的正式祷告,以及日常祈祷。”

  “以我为例,我是稻荷神大人的神仆,倘若我想要祈求治病救人,固然可以向稻荷神大人求助,但这毕竟不是稻荷神大人的职责所在。”

  “虽然稻荷神大人神通广大,也能治好她的子民,但术业有专攻,治病一事,还是找药师佛比较好。”

  “即使我不是药师佛的神仆,但也可以通过御尽万法根源智慧之书,向药师琉璃光王如来进行祈祷,祈求药师佛大人治愈祂的信民。”

  听完巫女静的解释,陆玄恍然大悟,这就是号码转拨台啊。

  就像是现代政府,公民只需要向政府纳税就好,真遇到了问题,虽然都可以通过拨打政府长热线来解决。

  但最好还是有针对性地打电话,比如治安问题打110报警,医疗问题打120去医院,消防火警就是119灭火热线。

  “药师琉璃光王如来,正是伊邪那岐的神职所化之神。”巫女静说道。

  昔日伊邪那岐尊,自黄泉之国归来后,说道:“我曾经到非常丑恶而又极其污秽的地方去过,所以必须清净一下我的身体。”

  于是他来到筑紫的日向国桔小门的阿坡岐原,在那里举行祓襫(fushi)仪式。由他扔掉的随身衣物化为了从船户神到边津甲斐辨罗神等十二神。

  伊邪那岐忽然觉得上游水流太急,而下游水流缓慢,便来到中游。钻进水里洗涤时,从身上洗掉的污垢化为八十祸津日神、大祸津日神等十一神。

  伊邪那岐洗左眼时化成的神,名叫天照大御神。洗右眼时化成的神,名叫月读命。洗鼻子时化成的神,名叫建速须佐之男命。

  从这以后,世人就尊崇从黄泉之国安然归来的伊邪那岐尊为治病驱邪、对抗死亡的药师琉璃光王如来,日光遍照菩萨与月光遍照菩萨同为药师佛的二大胁士,也就是天照尊与月读命。

  巫女静小心翼翼地打开卷轴,却是一片空白。

  陆玄心中了然,空白卷轴当然并非真就是一片空白,只不过肉眼看不到罢了,他神识扫过卷轴,果然在卷轴上发现了极为弱小的神识波动。

  “这御尽万法根源智慧之书,虽然是为了联系神与人,但神道、佛、阴阳三家也曾在上面留下印记,借此来实现隔空通讯。”

  巫女静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沾着赤红色的朱砂墨,在空白之处写上“千里传音”几个字。

  等到巫女静写完这几个字后,又画了一圆将其圈住,紧接着红光一闪,巫女静所写的东西都慢慢消失不见,卷轴之上立刻金光闪闪。

  巫女静先是在左手边绘画了一个稻荷神的神印,正是一直卡哇伊的狐狸头像,然后又在右手便画了一个“卍”字符。

  待一切工作结束以后,巫女静将卷轴收拾好,放到陆玄手上,吩咐道:“你只需要拿着这个卷轴,在距离分福五百米范围内,就可以和他隔空进行交流了,这样,你也不必冒险潜入了。”

  陆玄面色古怪的看着手上的卷轴,心里感叹道:“所以说,这其实就是神研发的移动电话。虽然现在神都消失不见了,全国通话甚至地区通话都做不到了,但是短距离通话还是可以的。”

  话虽如此,他还是略有疑虑,踟蹰道:“静大人,你怎么确定这个卷轴能联系上分福啊?万一没用呢。”

  巫女静点了点头,认真说道:“我正想说呢,如果你联系不上,就给我老老实实回来,我再另想法子救田中,若是你瞒着我偷偷潜入进去,就别怪我以后不认你这个人了,我说到做到,你也休想瞒我。”

  巫女静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张符纸贴在陆玄胸前,道:“这枚符纸就是我的监视符,它会一五一十纪录你去的地点,除我以外,任何人揭下它,它都会失效。”

  巫女静严肃地盯着陆玄,语重心长道:“所以,如果你揭下它,就代表你瞒着我乱跑,或者让我发现,你去了什么不该去的地方,我都会和你好好算一笔账了。”

  她见陆玄面露难色,又好生安慰道:“你放心好了,联系不上的可能性很小。道远大师既然为金刚山寺一脉的嫡系传人,其身上必然有金刚山寺的佛宝在,就像是你这枚灵狐铃铛一样的东西。”

  巫女静认真说道:“这等秘宝是决然不可以随便扔掉的,神道匿隐之后,秘宝就成了重要的信号源。既然分福大师是道远大师的衣钵传人,那么道远大师的金刚佛宝必然在分福大师的身上,你肯定可以联系上他的。”

  “所以说,这就是电话卡一类的东西?”陆玄一边把玩灵狐铃,一边想到。

  陆玄拿着“神道电话”,假装回自己屋子里熄灯睡觉。www.jmrgs.com

  灯光一灭,他就驾驭着天山遁符隐匿身形,然后从窗户上一跃而下,迎着风沙,向东面跑去。

  在砂忍村东郊,有一处依山而建的破旧寺庙,一尾就被关押在寺庙后院的山洞里,

  陆玄偷偷潜行至后院,前方就是一列列戒备森严的忍者,明火执仗守在山洞门口,一道深邃的山洞通向山腹,山腹之中,就是关押一尾尾兽的地方。

  陆玄半信半疑地掏出电话卷轴,按巫女静所传授的方法打开卷轴。

  然后,他的脑海里就传出一声暴躁不安、粗鲁强横的怒吼:“哪家的小狐狸,大晚上来打扰大爷我睡觉,不知道我最讨厌狐狸的吗!”

  陆玄愕然,莫非那分福是个如鲁智深一般的粗犷僧人,他脑海里不禁浮现,一威猛大汉,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貉臊胡须,身长八尺,腰阔十围。

  “守鹤,有朋友自远方来,不应该感到高兴吗?你这样太没有礼貌了。”又是一道苍老虚弱的声音响起。

  “哼,臭和尚,这又不是我的朋友,我开心个屁啊,而且你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狐狸了吗?”粗犷声音不满道。

  老和尚好生解释道:“守鹤啊,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这只小狐狸又不是九喇嘛,它是稻荷神的神使,看来,是稻荷神社的朋友来找我来着。”

  陆玄赶紧说道:“请问是分福大师么?我是稻荷神社的弟子,有事求见金刚山寺传人分福大师!”

  “呜噜噜,不管什么狐狸都是烂狐狸,臭狐狸,破狐狸,我不管啦,我要睡觉,臭和尚,你和那只小狐狸说话的声音都小声一点,吵醒了我,别怪我不客气啊!”守鹤骂骂咧咧几句。

  老和尚莞尔笑道:“多谢你啦,守鹤。”

  然后,他轻声说道:“真是稀客啊,竟然是古法一脉的人来找我啊,哎,虽然有辱师门,不过没错,我就说道远大师不成器的弟子分福。”

  陆玄恭敬说道:“大师,我有一位朋友重伤昏迷不醒,所以想向大师请教金刚山寺一脉的生命嫁接之术来救他。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大师不吝赐教!”

  分福慈善地说道:“救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小友不必如此客气。只是那生命嫁接之术太过凶险,小友尚且年幼,还是别用这等凶恶之术为妙。”

  陆玄急道:“大师,那人是因为我的缘故才受了重伤,我不能见死不救!”

  分福不好意思道:“贫僧好长时间不同人说话,有些啰嗦,我不是说不帮忙,而是说,请小友将那人带到附近,我来救他好了!”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臭和尚!”忽然,守鹤欢呼道:“身为我的人柱力,没有我的允许,随便损耗自己的灵魂生命,你这是生怕我不能出去捣乱啊!”

  它开心地大笑道:“你早点死掉,我就能早点出去,小狐狸,我突然感觉你有点可爱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