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四十三章 潜入
  陆玄终究还是有些贪心地想到:“只可惜,不能剧烈运动,而且施法前摇过长,要不然,就是带土的神威了。”

  “也不知道等以后我的精神之力进一步壮大之后,能不能达到神威的效果。”

  他摇了摇头,将这不切实际的幻想驱逐脑外,当下还是优先救出田中大哥来。

  陆玄这边很快准备妥当,他先是前往清水町市政处咨询了一下,轻轻松松搞到自己所希冀的东西

  然后,他按照石峰大我的吩咐,取出账册和其他证据,也懒得看上一眼,就用神识控制住了一个普通人。

  陆玄操控着那个普通人将这些证据送到了清水町忍者公会处,大喊一声,这是长老团藏走私的罪证,就用神识之力,将其击昏了过去。

  眼见整个忍者公会陷入一团乱麻之中,陆轩立马乔装打扮一番,随手买了一个饭盒,便搭了一架公共马车,赶往西郊仓库。

  如果他真是什么山中一族的人,或者木叶的人,自然会小心翼翼处理这些证据。

  但他不是!

  保障田中生命安全最快的办法,就是尽快让敌人知道,账册及证据不在田中手里。

  俗称,掀桌子!

  坐在马车上的陆玄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将昨晚的所见所闻所思串联起来。

  大蛇丸说的没错,这里是忍者世界!实力才是根本!

  团藏虽然因写轮眼的缘故实力有所衰弱,但他身为千手扉间精英卫队的一员,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实力仍然不容小觑,仍属于影级序列。

  真以为走私的事情,能击败团藏么?

  笑话!

  真正能击败团藏的,在石峰大我看来,是用来研发禁术的秘密邪恶人体实验。

  但是,对剧情有所了解的陆玄,根本不认同石峰的观点。

  他虽然怜悯石峰的遭遇,敬佩他的牺牲,但不得不说,石峰这些沐浴在火之意志下长大的人,对三代目未免崇拜的有些神圣化的趋势。

  木叶村第一个进行禁忌忍术的研究者,是谁?

  是千手扉间!二代目火影!三代目猿飞日斩的师父!

  千手扉间为了研究宇智波一族的奥秘,都把脑筋动在宇智波斑的尸体之上了。

  虽然被宇智波斑这个老阴比反客为主,阴了一波,但为什么你这么熟练啊,千手扉间?

  还不是因为忍术,以查克拉为根本,而查克拉,又是由人体精神能量和身体能量结合而来。

  那么最便捷最容易钻研出新型忍术乃至各式禁术的方式是什么?

  禁忌人体试验!

  牛顿曾经说过:如果说我看得比别人更远些,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IfIhavebeenabletoseefurther,itwasonlybecauseIstoodontheshouldersofgiants.)

  如果没有前人栽树,打下的实验基础,后来的大蛇丸等人,怎么可能一上来就进行禁术人体试验?

  战争期间,忍者尸体随手可得,对敌人忍者的尸体进行研究,应该是诸国忍村默认的事情。

  云影忍者绑架雏田,难道是为了让雏田帮他们生小雏田么?

  绑架失败之后,索要日向一族的尸体,难道是为了鞭尸泄愤?

  漂亮国的大统领天天满世界宣传美丽梦,耽误他们去爱泼斯坦家里哈皮了么?耽误他们一步步放宽枪械和毒品管制了么?

  “话不可偏听,也不可全信。团藏自以为自己老奸巨猾,手腕通天,但是在三代目的统治下,整个木叶都被三代目打造地江山如铁桶一般固若金汤,木叶的大小事宜都被他安插的滴水不漏。”

  想到这,陆玄不禁冷笑一声:“这样的人,是个傻白甜的可能性也太低了。”

  他继续回忆道:“前世大蛇丸叛逃一事,疑点重重,恐怕原因不在于禁忌人体试验,而是大蛇丸将毒手伸向了木叶的忍者。”

  “是了!”陆玄的眼睛越来越亮:“大蛇丸逐渐不满足于普通的忍术,他更是将目光放到了更高一层的千手柱间细胞和宇智波写轮眼上!”

  “在宇智波一族尚且存在的时候,三代目可以对大蛇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当宇智波一族覆灭后,大蛇丸的目标转向宇智波一族的遗孤之时,三代目和大蛇丸之间的矛盾就不可调和了!”www.jmrgs.com

  “十柱国之族为基,众忍者平等是木叶忍村的立村之本!木叶容不下一个野心勃勃的村中之村,但也决不能背负覆灭宇智波一族的罪行!”

  “今日木叶能灭了宇智波,明日也可以找借口灭了日向,灭了猪鹿蝶,灭了油女!所以,灭宇智波者,只能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怪不得,千手扉间这么憎恶宇智波一族的人,会收下宇智波镜,怪不得,从千手扉间之后,宇智波带土拜师四代目波风水门,宇智波佐助拜师水门的嫡传弟子旗木卡卡西,宇智波鼬和宇智波止水,进入火影直属的暗部!”

  “只可惜,三代目这只老狐狸也看错了宇智波一族了。”陆玄心下讥诮道:“他应该只是想着由宇智波内斗来解决宇智波之患,拉拢宇智波信奉火之意志的一代,逐步替换宇智波顽固派,但他

  万万没想到,宇智波是个极其容易走极端的家族。”

  “这些有些远了,还是想想当下的局面!”

  陆玄收回发散的思绪,继续分析。

  “尔无我虞,我无尔诈。直到三代目身死之后,团藏才回到木叶的舞台中来,可见,三代目对团藏的压制。更恐怖的是,团藏丝毫没有感觉不对,反而以自己容身于黑暗之中守卫木叶为荣。”

  “团藏的政治斗争观念就是蠢!哪家的大当家,第一重要的,都是亲民!也就是巩固木叶的基本盘!”

  “你团藏天天隐身在黑暗中,对敌人再狠,木叶小儿闻你团藏之名,可以停止啼哭,哪个会选你当大当家。”

  “除非有外界生死存亡的压力,比如晓组织入侵之时,团藏才得以上台。”

  “一明一暗,一根一叶,是木叶自千手柱间时期,就通行的管理方式,一如柱间与扉间。”

  陆玄双目一寒冷,心中幽幽地叹道:“忍者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的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清水町城郊西面,有一大片的仓库区,毗邻清水河畔,紧挨着清水河最大的货运码头。

  东西交通的客商,南北往来的货品,都在这里聚集,然后借由水路,流转辐射整个东南地区。

  所以有专门运营的城郊马车,主要用作工人上下班之用。

  此间大大小小的仓库节次鳞比,笔直宽敞的道路四通八达,到处都是平如砥、直如绳的通衢广陌,行走于道路之上,一片太阳光照着马蹄蹴起的香尘,一闪一闪的发出金光。

  西郊仓库,既以西郊命名,便是仓库区里最为显著的仓库,那是一座由钢筋水泥浇筑框架,花岗岩条石砌墙,异常坚固的四层高楼,是清水町地区最高的建筑。

  其东西北三面均为高墙,仅朝南面对清水河河开有门窗。地形易守难攻,又是制高点,利于观察,射界开阔。

  它是清水町城郊最为知名的建筑,是由清水町大大小小的贵族共同出资建设而来。

  陆玄身穿破破烂烂的帆布衫,带着一方草帽,脸上灰扑扑的还有几道油印,同工人家的皮小子殊无二样。

  他提着个饭盒,看似不急不慢,没心没肺地走在道路上,时不时拦下一两个中年人,露出天真自然、阳光灿烂的正太笑容,打探道:“大叔,请问清水町搬运公司在哪里,我妈妈要我给我爸送饭。”

  但其实,他早就打着迷路的幌子,围绕着目的地走了一圈,并用神识扫视了一圈目的地。

  这处仓库里面的布置确实严密,在每层楼梯口都有一道铁门把守,仓库后面都有两名执勤人员,每层楼道也都有人员值守。

  除此以外,陆玄发现,有几处楼梯向下延伸,通往地下,但走到半截,陆玄的神识就被阻隔了。

  “是保护封印,防止探查忍者进行探查的手段。”陆玄心中了然。

  他转身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从怀里拿出一张图纸,轻蔑地一笑,道:“真是白痴,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忍者们还是太依赖忍法了。”

  这处图纸,是市政下水道建筑图纸。

  火影世界里的科技树长得有点歪,这里的人早已经习惯忍者作为第一生产力和第一战斗力的存在,这也使得整个世界科技水平上线很高,下线也很低。

  以清水町为例,这里的贫民窟,还是中世纪古代的建筑风格,杂乱无章,各种违章建筑随意搭建,无人在意。

  但是作为清水町最为关键的商贸中转站,城郊仓库区被细致规划过,有着很详尽的建筑规划,自来水输送系统。下水道污水处理系统等等全部都有。

  这里除了风格比较朴实,且带有明显的和风风格以外,整体的建设和前世的工业区已经没有多少区别。

  当看到西郊仓库的字样时,借助前世丰富的谍战片经验,陆玄就决定先搞到地形图再说。

  陆玄也没想到自己随便到市政处一问,就轻轻松松拿到了当初的建设图纸。

  “怪不得呢,那处设计院把城郊仓库区下水道排污系统作为自己的代表作和金子招牌,恨不得人人都知道那是由他们设计规划的,好再次聘请他们。”

  陆玄看着手上的图册,感慨道:“知识就是力量啊。你用封印术隔绝了忍者的探查又有什么用呢,建筑图纸也不保密一下。”

  傲慢如忍者,因为身怀查克拉的缘故,对这等凡人微末之技,自然不放在眼里。

  陆玄仅仅看了一眼,就将附近街道整个下水道系统都印在了脑子里,他身材矮小,钻进了下水道丝毫也不费力气。

  “呜,好臭!”陆玄甫一进入下水道,一股腥臭恶心的难闻气味就往鼻子钻,他连忙用长生真气屏蔽住呼吸,照着图纸,找到了西郊仓库下面的排污管,潜伏进了仓库里面。

  进入仓库之后,陆玄发现自己的神识已然不再受到阻碍。

  “防里不妨外啊!”陆玄摇了摇头,隐匿踪迹。

  他沉浸心神,展开自己的神识之力,在不远方就察觉到了自己熟悉的气息,正是田中。

  此时田中的气息有如风中残烛,显然是徘徊在生死边缘。

  陆玄神识看去,不禁目眦尽裂,不敢相信根之忍者竟然这么快就下死手!

  田中整个人全身都是鲜血,显然是给人狠狠地拷打了一顿。

  他整个人昏倒在地上,陆玄打量他时,只见他脸上、臂上、腿上,都是酷遭鞭打的血痕。

  忍者身体强健,若是这些外伤,也不至于危及性命。

  陆玄一眼就看出,有人对田中进行了幻术酷刑。

  用幻术酷刑,直接摧残敌人的神智,本来一分折磨,在精神世界中能放大一百倍,让人生不如死的折磨永无止境。

  陆玄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心情阴寒到了极点。

  越是疯狂的时候,越要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