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三十七章 父子
  石峰面色一缓,说道:“若非志村一族当时的族长,志村一族只怕早就引火上身了。”

  说罢,他看了看窗外的月亮,呢喃道:“算算时间,快了吧。”

  石峰将右手伸直,露出健壮的胳膊,然后,他的左手指在右手臂上飞快划线,随着他指尖的滑动,他的右胳膊上也撕裂开了一道道伤口,汩汩流出暗红色的血液,在胳膊上化作一条条血线。

  那血线甫一出现,就迅速散发出一阵死气沉沉、令人厌恶之至的气息,其颜色也由暗红色迅速变成漆黑色,如图一条条活着的铁线虫,不断扭动着身躯,争先恐后似的钻进石峰的血肉中,最后化为一道黑符,消失不见。

  随着黑线的消失,那些撕裂开的伤口也迅速弥合。

  每画一道线,石峰的脸上都露出痛苦的表情,他眉头紧锁,大汗淋漓,显是忍耐了极大的痛苦。

  等到石峰画完,他的右手臂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瘦得皮包骨头,胳膊的颜色也由健康的小麦肤色,变成了僵尸一样的青白色,右手指甲也变得发黑尖锐,但手臂上却没有一丝一毫受过伤的痕迹。。

  陆玄心中一凛,他清楚地感受到,随着黑线的生成,石峰身上的生命力也在急剧减少,他担忧道:“石峰大人,你这是做什么?”

  石峰将放下袖子,掩藏住自己的手臂,有气无力道:“不必管我。我自有我的用意。”

  他深深大喘看了几口气,面色终于恢复了平静,虽然还有些惨白,但更像是大病初愈后的病容,而却不再像刚才一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面无人色。

  随后,石峰将那段掩藏在迷雾中的往事娓娓道来。

  原来,当时志村一族的老族长,是个心地仁厚、高瞻远瞩之人,他早就心知肚明,似志村一族这等委身于黑暗之中,用封印术控制忍者,用利益来将众人聚在一起的方法,最终的结果只有引火上身。

  在木叶忍村模式的冲击下,志村一族的没落注定不可避免。

  就如太阳照射之下,冰雪消融一样。

  当深处残酷厮杀、朝不保夕的乱世之中,为了保命,大家纵然心有不甘,但仍愿意为志村一族所操控。

  但是木叶的建立,给了忍者一个温暖的港湾。

  任何一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他生存的权利,都应该享受生命带给他带来的自由,主宰自己肉体和精神的快乐和痛苦,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剥夺的。

  而志村一族的辉煌,却是建立在对人性的压迫和奴役之上。

  所以,志村一族的老族长当机立断,带领志村一族的族人投靠木叶。

  老族长也决定,将类似舌祸根绝之印这等控制人心的封印术就此束之高阁,不再使用。

  但是,老族长的儿子,也就是志村一族的少族长却不以为然,雄心勃勃的他,一心想要在木叶建功立业,登上影的宝座。

  “少族长此人目光短浅,志大才疏,根本看不到人心向背之下,志村一族已然成为忍者赍恨的目标。”

  “最终的排名,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大家公推,以千手第一,宇智波第二,猿飞第三,日向第四,志村第五,猪鹿蝶分列六七八,油女第九,犬冢第十。

  “少族长对猿飞一族排名第三大为不服,更对志村一族排名第五深以为耻,他便策划,带领那些不服管教忍者叛出木叶,没想到,他们一群人被宇智波斑一人轻松全灭之。”

  石峰语气中喊着浓浓的嘲讽之意,说道:“就这样,忍村创立之后的第一批叛忍就此出现。”

  “只可怜,老族长问听此信,怒火攻心,呕血而亡。”石峰淡漠地续道。

  “临死之前,老族长先是拖着重病之躯,向千手柱间负荆请罪。胸怀宽广的千手柱间不仅原谅了志村一族的罪过,而且还想出手替老族长治疗。”

  “但老族长早就有了求死之心,以赎罪过。他下令解散了志村一族全部的附庸忍者,并将族长之位传给了自己的孙子。他还将志村一族的血脉,托付给自己的好友,猿飞佐太夫。”

  “在临死前,老族长谆谆教导孙子,告诉他,志村一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从此以后就只有木叶,而没有什么志村一族。”

  陆玄已然明白:“那个最终继承族长之位的人,是不是志村团藏!”

  “正是志村团藏!!”石峰一字一顿道。

  “本来也是按照老族长吩咐做的,但是,在第一次忍界大战时,猿飞日斩登上了火影之位,志村团藏也同他父亲一般气量狭小,不甘人后。从那以后,志村团藏违逆了曾经的誓言,再次投身黑暗之中,又拾捡起黑暗封印之术!”

  说到这,石峰大我面目狰狞,五官扭曲在一起,他疯狂大笑,如癫似狂,一边笑还一边泪流不止。

  石峰大我痛苦哀嚎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清楚吗!因为,石峰是我母亲出嫁前的姓氏,我真正的名字,叫做志村大我!”

  他的话语中,显然包含着极其强烈的仇恨,声音充满着悲愤、绝望、痛苦之情。

  石峰痛声道:“没错,我就是志村团藏的儿子!我也这个世上,第一个被志村团藏用黑暗封印术控制的人!我从一出生,身上就刻下了志村一族的封印禁制!”

  陆玄大吃一惊,石峰大我怎么成了志村团藏之子了,他看着石峰大我生不如死的样子,心下怜惜,安慰道:“石峰大人何必介意,我们选择不了出生,但我们可以选择未来。你现在不就摆脱了志村一族了吗。”

  石峰平静下来,先是点头,后又摇头,深深叹气,道:“摆脱志村一族,谈何容易。随着长大,志村团藏渐渐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交给我去做,毕竟我不仅是他的儿子,还有他以血脉禁术所下的封印禁制。”

  “在我多次参与志村团藏主导的那些惨无人道、毫无人性的人体试验之后,我深深地感到了恐惧及耻辱。再这么下去,志村团藏迟早会将志村一族拖入无底的深渊之中,而且还会深深伤害木叶。”

  石峰无奈道:“但受控于舌祸根绝之印,我无法透露任何有关团藏人体试验的秘密。”

  他显然想起了极其恶心且害怕的事情,浑身颤抖不已,脸上的神色,于憎恶之中,又似隐藏着深深的恐惧。

  石峰弯腰干呕了两声,最后一脸惨白,不堪回首道:“你根本不知道,志村团藏有多么没有人性。”

  “为了研究血继限界,他将身体强壮的人血液抽去大部分,此时人全身痉挛,几名忍者都无法完全按住。团藏却下令,立即输入血继限界一族血液,并观察人的表现,结果身体排异性明显,那些人全部死亡。”

  “他发疯似地研究血继限界之血对胎儿的影响,通过让女人怀孕后输入血继限界之血,待胎儿成形后进行活体解剖,观察胎儿的状态。”

  “此外还有其他各种恶魔式的人体试验,那是人类所能想到的各种惨无人道的试验,尤其是那些可用于大量杀伤敌人,医治自己人的项目,志村团藏竭尽所能都做过了。”

  “那些惨死的数万名罹难者甚至连骨灰都没有留下,他们的待遇连试验中动物都不如,动物好歹还会有墓穴。这些,都被记录于编号137的试验报告中!”

  陆玄听得心下发寒,他想起来,志村团藏的右手臂之上移植了十只写轮眼,右眼则是宇智波止水的写轮眼,由于十一只写轮眼会对身体造成极大的精神负荷,因此,团藏在右手臂移植了柱间细胞。

  现在看来,这些实验背后,都是堆积如山的皑皑白骨,洗不干净的鲜红血液,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

  或许,团藏信奉的是,我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护木叶!

  那我们呢?

  我们是代价!

  石峰大我恨恨道:“但是,我还是发现了那老畜生的命脉!为了进行这些恶魔式的人体实验,它必须小心翼翼瞒着木叶。”

  “一开始,他还能中饱私囊,东拼西凑,但实验所需要的资金随着实验的进行越发庞大,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我察觉到志村团藏在安排贸易走私,来赚取实验资金,就在火之国东南沿海地区。”

  “于是,我便隐姓埋名,来此查看。只要找到走私的罪证,打断那老畜生的资金链,我就可以给他恨恨的打击。”

  石峰瞧了一眼屋外漆黑一片的夜色,意有所指道:“接下来,就是遇到了你,山中操祈小姐。”

  石峰大我也曾修行过暗黑封印术,在山中操祈通过神识传音,说及木叶的时候,石峰大我感觉到身边的搭档身上传来熟悉的波动,正是暗黑封印禁制。

  显然,被志村团藏这个名字所震慑到的搭档,无意间透露了,自己被设下暗黑封印禁制。

  石峰大我,被志村团藏视为理所当然的接班人,对儿子悉心教诲。

  因此,石峰大我对暗黑封印禁制极为熟稔。

  有所怀疑之下,他多方小心翼翼地测试,终于确定,自己的这位搭档,已然投靠了团藏。

  而他,正是志村团藏安排在木叶东南地区的“根”,用来替走私贸易保驾护航!

  石峰大我猜测,一来。自己的搭档有着极为明显的心灵缺口,他一直想治好身上的经络,洗刷自己曾经遭遇的耻辱,这就给了团藏乘虚而入的机会。

  二来,自己的搭档虽然只是中忍,但却是东南地区土生土长的忍者,凡是村外的忍者,想要被村子信任,都要现在暗部中工作一段时间,主要是作为间谍,潜伏在国外,以此来表明自己的忠诚。由此可见,这位搭档专业的潜伏技巧。

  更何况,开朗大方的搭档好友遍布东南地区,谁也不会防备这么一个好人。

  与此同时,石峰大我也很奇怪,为什么陆玄的神识交流并没有触动舌祸根绝之印的禁制。

  石峰大我约山中操祈出来,正是想将事情一五一十的托盘说出。

  石峰大我庆幸道:“我本以为,这些罪恶,要等到志村团藏死亡之后,我才能说出口,但想要志村团藏死亡,谈何容易。”

  志村团藏身为木叶的长老,位高权重,又是暗部首脑,保卫森严,他本人又是影级忍者,查克拉庞大,生命力极强,无论是杀死他还是他自然死亡,都难于登天。

  石峰松了一口气,道:“好在遇到了你,我虽不知你有什么奇遇,但你的秘密忍术,显然是在山中一族的秘术上更进了一步,竟然连志村一族的封印机制都能突破,这才给了我,在脑海中,将深埋于心底的秘密一五一十说出来的机会。”www.jmrgs.com

  石峰大我凄惨地笑了笑,道:“再说不出来,我就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