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三十六章 十族
  哀莫大于心死。

  石峰继续说道:“从那以后,他变得沉默寡言起来。这也怨不得他,我知道,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还遭到队友的伤害,但我却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因此,投身团藏麾下。”

  陆玄打断道:“我听闻团藏此人虽然偏执阴郁,但却十分忠于木叶,投身团藏,不代表他背叛木叶了吧。再说,我所探查的消息,黑市背后有团藏的影子,目前也只是猜测,尚不知真假。你又为何匆忙下此毒手呢?”

  陆玄心中腹诽,他甩锅给锅王团藏,只是为了好玩,要不是本泽马不在,谁能撼动团藏锅王之位!

  真要是因为他随口乱说,害人性命,罪过可就大了。

  陆玄刚用神念问完,虽然他藏身于远处的树木之上,仍远远听来小屋里传来几声大笑。

  黑夜之中,这突兀的笑声甚是刺耳。

  石峰听后,哈哈大笑了几声,脸上却殊无笑意,笑声中也带着浓浓的嘲讽之意。

  他冷冷说道:“衷心于木叶。哼,就连团藏自己,只怕也是这么认为的吧。什么背负起了村子的黑暗,什么你是沐浴阳光的树叶,而我则是黑暗之中的树根!他这些话,不光骗了三代目,就连他自己,也早就深信不疑。”

  石峰在心中鄙夷道:“骗人难,一直骗下去更难,但最难的只怕是骗人骗己,骗人骗到连自己都深信不疑。有些人,明明做得男盗女娼的事,偏生又想要所有人都赞美。”

  陆玄闻言,不禁点了点头,古者察言观行,而善恶彰焉。

  前世有些公知,嘴里全是道义,心里全是生意,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纵然又当又立,他们的拥趸们却总能给找来各种借口。

  石峰讥笑了两声,恨恨的说道:“团藏此人,阴狠毒辣,却非得摆着一副为了木叶牺牲自我的架势,无非是为了师出有名,自我感动。毕竟,坏事做得多了,要不找点正大光明的借口,只怕连夜路都不敢走了吧。”

  石峰发了一通怒火,继续心下说道:“我当然不会冤枉了团藏。其实,我早就暗中搜集了他背叛木叶的证据,而那天偷来的账册,我已经破译出来了,更是彰显团藏罪名的铁证!”

  “只可惜,可恨!你为什么要投身于团藏啊!”石峰苍白的脸上忽的留下两行血泪。

  饶是陆玄是用神念观察到的,也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石峰大人,你没事吧。”

  “没事,不必在意。”石峰淡定地擦拭了下血泪,继续说道。

  “他是我的益友,也是我的良师。最早,我就是由他带着走上战场的。只可惜,我成为上忍之后,他却还是中忍。”

  “虽然他嘴里说着不在乎,但我却知道,他很甘心,真的很不甘心!他本来早就可以晋升上忍的!但在一次任务中,他为了拯救队友,伤了查克拉经脉。”

  “从那以后,只要他提取查克拉过快,他的经脉中都会生成一股强烈的灼痛感,这大大影响了他提炼查克拉的速度,也意味着他从此与上忍无缘。”

  石峰哀痛地捶打地面,仰天长啸:“但更令他伤心绝望的是,曾经他所救的那个人,不仅不领情,反而在一次任务中,对他见死不救!”

  “虽然,他福大命大,侥幸活了下来,但事后,他去找那个人理论时,那人却说,却说。”

  石峰泪如雨下,痛苦不已道:“说什么哪有人会像他那么蠢,为了救别人牺牲自己,连你曾经的小徒弟都已经成为中忍了,你却还是个垃圾中忍。”

  说到这,石峰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显是愤怒到了极致。

  “那人继续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更别说忍者了,以杀人为业的忍者天生就要更加冷酷无情!”

  石峰痛惜道:“怒不可遏的他自然挥拳打了过去,但他的实力仅仅是个中忍,对方却是上忍。不仅没有打到对方,反而被对方狠狠把脸踩在脚下,大肆凌辱。”

  “自那,之后,他就变了,不仅性格大变,更关键的是,他暗暗投身团藏麾下。”

  陆玄安慰道:“石峰大人何必如此自责,此人既然背叛木叶,除了他正是为木叶除害,大人还是节哀顺变的好。”

  石峰面如死灰地朝着地上的尸体跪拜一番后,连连哀痛道:“你不懂的,你不懂的。”

  他话题一转,说道:“身为山中一族的操祈小姐,应该知道木叶十族的传说吧。”

  “木叶十族?应该是木叶里能够称得上大忍族的家族吧。”

  陆玄想了想,曲指数道:“千手、宇智波、猿飞、日向、猪、鹿、蝶、油女、漩涡以及犬冢。”

  “不对。”石峰摇头道:“虽然木叶与漩涡一族世代交好,千手柱间大人的夫人漩涡水户大人正是漩涡一族的族女,但漩涡一族并非木叶十族。”

  “哦?”陆玄纳闷道:“木叶忍村里就这十个家族威名赫赫,不是这漩涡一族,那是谁?总不可能是羽衣一族吧,或者是竹取一族。”

  石峰不置可否,幽幽地道:“木叶十族,是指创建木叶忍村的十大家族,被尊称为十柱国之族,一族可敌一国的存在。”

  “千手、宇智波、日向这等仙人后裔血继限界家族不必多说,猿飞一族,山中操祈小姐应该也有所了解,或者可以去问问你的那个小朋友陆玄。”

  “是查克拉血种吗?”陆玄回答。

  “正是。”石峰点了点头,道:“这等隐秘之事,其实只要有心,自然可以查到。昔日猿飞一族通过查克拉血种术施恩诸多忍者家族,是以猿飞一族虽然族人不多,但好友遍天下,被人称之为仙人族之下第一忍族。”

  “除此以外,猪鹿蝶三族同气连枝,不仅都有极其精妙独特的秘传忍术,而且三族各有所长,操祈小姐既然是山中一族的人,自然知之甚详,我就不在您面前献丑了。”www.jmrgs.com

  “此外还有精于控虫的油女一族,以及饲育忍犬的犬冢一族。”

  石峰沉声道:“昔年,千手柱间大人联手宇智波斑创建忍村的消息震惊整个忍界,木叶之名从此如日中天,声威大震。一时之间,忍界风起云涌,四方豪杰无不争相来投。木叶得以迎来发展壮大的黄金阶段,木叶之名,响彻天下。”

  石峰脸上露出缅怀的神色,不知不觉挺起来胸膛,显然对此与有荣焉,深以为傲。

  “后来,在千手柱间的主导下,十大家族共同签订了木叶盟约,其一,约定从此以后,凡是木叶的忍者,须得以木叶为利益第一原则,尊重火影居于忍村统治权的中心地位,确认火影拥有独立的统帅权。其二,规定了忍者的自由权利。”

  石峰续道:“盟约既定,便需分定位数,明晰主次。”

  陆玄暗中称是,所谓尚贤使能,则主尊下安;贵贱有等,则令行而不流;亲疏有分,则施行而不悖;长幼有序,则事业捷成而有所休。

  便是孝义黑三郎那厮,不过是个黑道头头,都会假借天罡地煞之数将一百单八将划分个三六九等,说什么天地之意,物理数定,谁敢违拗。

  还不是明尊卑爵秩等级,各以差次名田宅那套,这也是所有组织的必然。

  石峰心悦诚服道:“十大家族族长签字画押,众人公推千手柱间为第一人,宇智波斑为第二人。”

  陆玄点头,确实,在木叶创建的过程中,无论实力、威望还是人心,千手柱间都是第一人。

  至于我斑爷,除了千手柱间,谁敢排他前面,那怕不是一招须佐能乎,轰杀至渣。

  石峰说到这,忽的一顿,五官扭曲在一起,陆玄感觉,石峰的精神能量中,流露出既羞愧又痛恨的复杂情绪。

  “但谁能第三个签名,却引起了争议。”

  陆玄问道:“不是日向一族吗?”

  石峰摇头道:“不是,日向一族虽然也是血继限界一族,但只精于体术,太过偏科。当时,公认的血继限界以下的忍族,有两大家族,一为人丁稀少却德高望重的猿飞一族,还有一个家族,人多势众,炽手可热,叫做志村一族!“

  “志村一族?志村团藏!他不是孤家寡人么!”陆玄大惑不解道:“我怎么没有听过团藏老鬼有什么族人!”

  饶不得陆玄诧异,前世看火影的时候,猿飞日斩好歹还有儿孙,只有团藏是孤家寡人,哪里来的什么志村一族啊。

  “你自然不知道,志村一族同猿飞一族一道,被誉血继限界以下第一族,他们分别以忍术多闻和封印奇诡著称于世。”

  石峰大我厌恶道:“同猿飞一族施恩忍者,广交朋友,站在光明之中不同,志村一族也不是以血脉相传的家族,而是诸多零散忍者,通过忍术缔结奴役契约,聚集在一起,隐身于黑暗里的忍者雇佣兵团队。”

  “在战国时期,志村一族以无孔不入的谍报探查、忍者宁死也不会做出背叛之事闻名于世,你以为靠的什么?”

  陆玄微一思索,福至心灵,惊诧道:“莫不是舌祸根绝之印!”

  石峰点头道:“不错,正是以舌祸根绝之印为代表的封印术!”

  封印术是一种充满神秘的法术,也是忍法中最为深奥的技巧之一,被称之为就连神都会感到畏惧的力量。

  堂堂的旋涡一族,不仅自身实力超然,而且与五大忍村之中最强的木叶忍村交好,也因身怀封印之术,被其它族群深深忌惮,招来祸患。

  因为对漩涡一族的封印术感到恐惧,众多国家与族群联合发难,向涡之国发动侵袭。

  最终,涡之国惨重毁灭,幸存下来的族人隐姓埋名,分散在世界各地。

  石峰解释道:“当年,漩涡一族的封印术神鬼莫测,威力惊人,是整个忍界的眼中钉,肉中刺,相反之下,志村一族的封印术却声名不显,不为世人所知。”

  “这是因为,凡是加入志村一族的人,首先要种下舌祸根绝之印。被施术的人要是说了任何有关志村一族的事,就会全身麻痹,既说不了话,也动弹不得。”

  石峰脸上露出深深忌惮之意,说道:“除此之外,志村一族还有其他各式各样或诡谲,或残忍的封印法术。通过这些封印法术,世人都知道,志村一族的忍者绝不会泄露雇主的任何秘密。”

  “于是乎,委派志村一族任务的贵族富人们越来越多。所谓臭肉来蝇,利欲熏心。一些小的忍者家族和流浪忍者因此,便纷纷聚集在志村一族周围,蝇营狗苟,寡廉鲜耻。”

  陆玄听到这,已然明了,志村一族的未来。

  猿飞一族不仅施人恩惠,而且广集忍术,加以改进,看似不起眼,实则是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不断积蓄威望和力量。

  相比之下,志村一族就是一群通过利益聚集在一块的乌合之众,因为封印术的绳索绑在一起罢了,但当木叶建立后,只怕就会立刻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