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二十八章 摸鱼
  船上到处都是高度警备的空忍,他们紧锁眉头,神态凝重,虽然带着深蓝色面罩,但仍可以轻松想象出他们愁眉苦脸的样子。

  一名头带狸猫面具的男子,带着两名空忍手下,步履匆忙地来到一条走道尽头。

  他伸手转动墙壁上晦明不定的煤油灯,沉重的齿轮转动声嘎吱嘎吱响起,道路尽头的墙壁缓缓转动,露出一条幽深的暗道来。

  狸猫男子向两名手下微一点头,就钻了进去。

  两名空忍等那狸猫男子进去之后,相互看了一眼,转动煤油灯,关闭墙壁,便来到外面那条走道上来回巡逻。

  暗道右边的墙壁上,每隔十来步,就挂有一方煤油灯,灯芯跳出扁长的火苗,还散发出淡淡的煤油味。

  伴随着油灯捻子的噼啪声,灯光星星点点,飘闪飘闪,狸猫男子感觉身边环绕着沉重的湿气,配上这忽明忽暗的油灯,让人十分不自在。

  这般走过七个煤油灯,便瞧见一道门。

  狸猫男子屈起手指,以三轻三重的力度和两长三短的间隔,敲响了门。

  十来秒后,大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两名忍者就站在门后,他们身后,是一条笔直的走道,上面铺盖着碧蓝色的华贵地毯,走道尽头,又是一道深蓝色的门。

  狸猫男子清了清嗓子,飞快地说道:“有木叶的忍者混入了第三层的交易大厅中,空影大人命我过来查看一番。”

  两名空忍用审查的目光上下打探了一番狸猫男子,其中一名说道:“口令,天空。”

  狸猫男子立马沉声答道:“安克班迪安。”

  两名忍者闻言,对视了一眼后,其中一个点了点头,两人便让开了道路,向里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狸猫男子也不多作废话,快步走了进去。

  行过这条铺着华贵地毯的走道,推开门,是一座空荡荡的大厅,正前方靠着墙壁摆放一座高靠背椅子。

  狸猫男子左右扫视了一圈,反手关上门,大步走上前,掀开椅子旁边挂着的浮世绘,露出一道暗门,打开暗门,正是一个保险柜。

  狸猫男子手速飞快地输入密码,嘎吱一声,他打开保险柜,快速扫了一眼,立马抄起一个木制小人像放进自己怀里,然后随手抓起了一本书册还有压在书册下的几张纸,把它们一股脑地塞到自己怀里,接着便急忙按照原样恢复好一切,转身就向门口跑去。

  来到门口,他平复下心情,像来时一样,平静地自然打开门,然后步伐轻盈地穿过走道,推开两名忍者身后的门,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

  狸猫男子刚从暗道里钻了出来,就重重舒了一口气,他拍了拍些微有些鼓起来的胸膛,便见到两名忍者听到了声响,快步走了过来。

  狸猫男子做了个成功的手势,那两名忍者也松了一口气。

  三人连忙离开这处走道,寻了角落里的一间小屋子,打开之后,原是一间杂物室,充斥着一股腥臭之气,摆放有大大小小的拖把水桶之类。

  狸猫男子自怀中取出小人像和其他东西,翻看了一下,原来是一叠金円券和一本账册。

  他将小人像及金円券递给其中一人,然后将账册递给另外一人,吩咐道:“等我离开就动手吧!”

  说完,人就昏倒在地上。

  其中一名忍者见状,拿出苦无,照着躺在地上的狸猫男子心口处轻轻一送,锋利的刀尖,如图刺豆腐一样,轻松刺了进去,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

  两名忍者当做无事发生一样,锁好门,继续两人一组,开始巡逻了。

  与此同时,陆玄睁开眼,看见酒井老板在一旁坐立不安,他神色自若道:“怎么了,酒井老板,一副慌张的样子。”

  酒井老板耷拉着脸,苦涩道:“你竟然还有心思睡觉!我要是和你一样无忧无虑就好了,真是岁数越老,胆子越小。”

  “咦,酒井老板你正当壮年,说什么老啊老的,你怕什么呀。”陆玄笑道。“我看你是想说我没心没肺吧。”

  酒井摇头摆手道:“哎,我可不是开玩笑。你没感觉船上发生了大事么?”

  他上前一步,低声道:“看到那些扎堆扎堆出现的忍者了吗?我本来以为,只有几个零零散散被雇佣而来的忍者,这也正常,毕竟做生意嘛。”

  他苦笑道:“哪里想到,不是几个忍者,而是一群忍者隐藏在暗处。等出事后,竟然冒出一群来,可见他们都是一伙的啊,。”

  “一伙就一伙咯,你担心个什么事。”陆玄浑不在意道:“难道他们会吃了你?”

  “你懂什么呀!”酒井一拍大腿,一脸竖子不足与谋的表情,来回走了几步,终究忍耐不住,小声道:“我怕会被牵扯进势力之间的斗争啊。都说好奇心害死人,我还不信,你说我老老实实做小本生意多好,干嘛来趟黑市这个黑水呢。”

  “安心,不必担心,我们是来买东西的,俗话说得好,顾客就是上帝。”陆玄漫不经心的扬扬手,拍马屁道:“这里的商品那么全,而且都是高端货色,从这两点就可以看出,这里的老板是做大事的人。”

  “越是像这种做大事的人,越不会为难我们这种小角色的,更何况,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也说了,我们就是来感受下黑市的,那怕什么。”陆玄确信道。

  话还没说完,只听得咚咚两声敲门声,然后一道严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开门,检查。”

  酒井老板浑身一颤,连忙打开房门,只见两名忍者站在门外。

  他连忙谄媚道:“两位大人辛苦了,欢迎检查,欢迎检查,小人是无辜的啊。”

  两名忍者手持机枪一样的东西,指着酒井和陆玄,冷冷道:“快拿好你们的行礼,跟我走。”

  “是,是,小人这就走。”酒井老板一边低头弯腰回应,一边一把拽起陆玄,小声道:“快走了,我们本来就没什么行礼,还不赶紧走。”

  两名忍者带着陆玄两人来到船舱门口,看见一座缠着金属线的门矗立在甲板上,其中一名忍者不耐烦地挥挥手,道:“你们两个人,从这个门里走过去,速度一定不要太快,记住了吗!。”

  “高铁临检吗?也不知这些金属线原理是什么。”陆玄心下啧啧称奇,也不废话,大大方方走了过去。

  酒井老板紧跟身后,蜷缩着身,小心翼翼慢慢地挪了过去,被身后的空忍推了一把,催促了一声后,才稍稍增快了一些步伐。www.jmrgs.com

  路过检测门的时候,陆玄还特意停住了一会,左右扫了一眼,才迤迤然通过此门。

  酒井老板也顺利通过了检测,他抚着胸口,很是松了一口气。

  另外两名忍者见两人通过了测试,便从旁边走了出来,对着检测的忍者说道:“这位十六号客人,是拿着首领赠送的入场券来参加交易的,是首领的客人。”

  “首领说了,因为木叶老鼠的原因,怠慢了他们,让我们在检查过后,好生礼送他们出去。”

  “没错,没错,我们真是首领大人请来的客人!”酒井老板连忙从怀里掏出两张入场券,如释重负地喊道:“我们绝对不是捣乱分子。”

  检测忍者接过入场券查看了一下,便取出两个葫芦,一个碧青,一个乌黑。

  他从碧青葫芦里倒出六枚辟毒丹后,又从乌黑葫芦里倒出两枚通体乌黑、类似巧克力豆药丸,交到陆玄手上,带着歉意说道:“这次意外让两位尊敬的客人受惊了,作为赔礼,这两枚药丸就赠予两位了。”

  他指着乌黑药丸道:“这是我们碧蓝商会研究出的再生药丸,价值不菲,有返老还童,强身健体之效。”

  陆玄接过药丸,分给酒井老板一份后,也不再行停留,在两名忍者的引导下,迅速向枯骨林走去。

  四人还没踏入林子,远远听见身后的船舱底部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炸轰鸣声,背后火光冲天,烟雾弥漫。

  “真男人从不看爆炸。”陆玄幽幽地说道:“哎,看来碧蓝商会要好好头疼一段时间了。”

  他在鼻孔里赛好辟毒丹,因为鼻子堵塞,声音变得瓮声瓮气头,道:“酒井老板,还是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吧。”

  其中一名忍者闻言,双手结印,烟雾过后,现出一具分身,那具分身接过灯笼,朝着右手边方向走去。

  酒井老板连忙用上辟毒丹,刚要跟着灯笼走,就被身后的忍者一把拽住了胳膊。

  酒井老板愣了一下,露出迷茫的神情,因含着辟毒丹,不得不含糊不清道:“你们搞什么鬼,赶紧跟着灯笼走啊。”

  陆玄道:“你就别管灯笼啦,跟着我走就好啦!这枯骨林里有一处迷宫,稍不留意走错位置,就会被困在树林里走不出去了。”

  “怎么可能,你在瞎说什么。灯笼都没了,伸手不见五指的,你怎么走出去?”酒井老板一边比划,一边生气道。

  “那具分身是用来迷惑敌人的!”话音一落,只听得噗通两声,身旁的两名忍者解除了变身,显现出两个佩戴木叶护额的人影。

  酒井老板愣了一下,差点吞下了辟毒丹,吓得他连连咳出辟毒丹,指着两名忍者,不敢相信道:“你们,你们是木叶的人!”

  他受到了惊吓,吃吃道:“不,不,不会吧,我们被木叶抓住了。”

  陆玄摊开双手,无奈道:“事情比较复杂,只能说这俩是自己人,碧蓝商会要抓的人就是我们!”

  酒井老板呆呆地转过头,看着陆玄,颤声道:“你在逗我吗?”

  陆玄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致歉道:“这个,对不住了,酒井老板,等出去再和你解释,现在还是赶紧逃命吧。总之,我不会害你就是了,对了,一会跟紧我,万一走错了,就只能变成枯骨林的一尊白骨了。”

  说完,陆玄将辟毒丹往嘴里一扔,大踏步朝着林子里走去。

  酒井老板还想说话,但终究面色复杂地闭嘴不言,他重新含住辟毒丹,紧紧跟了上去。

  两名木叶的忍者在他们身后殿后。

  枯骨林里,阴风凛冽,呼啸而过,触体生寒。

  一个个枯枝槁木,被风吹动,沙沙作响,它们张牙舞爪,有如厉鬼一般。

  苍白月光的照耀下,它们的影子,就像是伸长的利爪一样,伸向行走在林中的人,想要撕碎他们的身子,拆烂他们的骨头,但最终,只能发出不甘的怨喊。

  走不了几步,还能看见路边皑皑白骨上,鬼火荧荧,青幽阴森,闪烁不定。

  如果说来的时候,酒井老板是一分害怕,二分兴奋,七分猎奇。

  这回去的路,却是七分害怕,二分疑惑,一分担忧。

  为什么碧蓝商会的忍者会变成木叶的忍者,他神色复杂地盯着陆玄的背影,心底疑惑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