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第十八章 发如韭
  久间田问道:“是院长嬷嬷传来的消息么。”

  巫女静长长叹了口气,语含悲悯道:“不是,是我猜的。粮食快不够了,再这么下去,普通人都要饿死了。”

  久间颇有不解地问道:“普通人可不能决定战争的走向。巫女静,这是忍者之间的战争,和普通人又有什么关系?”

  “塚も動けわが泣く声は秋の風。悼君我悲恸,化作秋风萧瑟声,坟冢也惊动。”巫女静没有回答,反而先是吟诵了一句诗。

  “这是近来,在百姓之间广为流传的一句诗歌。”巫女静解释道:“此次战争,自木叶32年始,至今已经四年有余,据我所知,除了水之国因孤悬海外,没有波及到以外,整片大陆都陷入一片战火之中,百姓苦不堪言。”

  “虽然水之国没有参战,但是,因为黑市上粮食的价格一再飙涨,这就导致,不少雾隐村出身的忍者,为了一己私利,纷纷来火之国内盗抢粮食。”

  “不错,就是因为他们,大家才不得不躲进山里。”久间田头疼道:“这群见财起意的垃圾,等以后木叶抽出手来,一定要和他们算个清楚明白。”

  随着战争加剧,东南沿海的战斗忍者也纷纷被抽调到战场上,这才导致火之国东南沿海防御力量大幅降低,给了水之国忍者可乘之机。

  “财帛动人心,本就是理所应当的事,但就连清水町这等远离战场的地方,都因受到了这场战争的影响,百姓纷纷逃到山里,连田地不种了,以小观大,只怕其他地方,会更加凄惨吧。”

  久间田眼里也闪过一丝悲痛,但他很快就将悲痛藏了起来,忍者以杀戮为生,自然应该铁石心肠,这些悲痛,对忍者来说都是不应有之物。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战争,总是要有所牺牲的。”久间田不带有一丝感情的说道。

  巫女静深深看了一眼久间田,久间田仿佛自己像是被看透了一般,浑身不自在。

  好在巫女静很快就转移了目光,她淡淡道:“我听说,就连木叶的忍者,都不得不开始抢夺雨之国平民的粮食,可见,粮食危机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www.jmrgs.com

  巫女静一脸悲痛,摇了摇头,显然对这种做法大为不满,她继续说道:“这战争,归根到底还是利益之争。战争打到现在,家里的余粮都打光了,忍者也是人,他们也要吃饭的。若是再继续下去,只怕没有人会是胜利者。”

  久间田双目一亮,赞赏地望向巫女静,他已然明白巫女静的意思了。

  第二次忍界世界大战发展到这个地步,不仅仅是民怨沸腾,更主要的是,已经没有余力再打下去了。

  这一点,从远离战场的清水町都因为受到了这场世界大战的波及,平民百姓不得不荒废田耕一事,就能看出来。

  忍者虽然有非人的战斗力,但这世上,终究还是普通人占据多数,再说了,真把老百姓都饿死了,忍者图什么?图自己没饭吃?图自己去种地?

  就算是生活忍者,他们也只是放放忍术来改良下土质,兴修下水利,真正在泥土地里,面朝黄土背朝天,辛勤流汗干活的,还是普通人。

  高贵的忍者怎么可能去做那些腌臜低贱的工作!

  果不其然,秋意渐浓,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有关战争的好消息也逐渐传来。

  先是前线终于有余力回防一批精英战斗忍者,在他们的反击下,清水町很快就赶跑了不惜跨海而来、从事盗抢的水之国的忍者。

  在町长及忍者的双重号召下,躲在山上的农夫终于安心地从山野里回到村子里,在木叶忍者的保护下,他们得以安安稳稳地种田,全力准备冬种春收工作。

  现在已经是深秋,大部分粮食作物早就过了下种的最佳时期,特别是冬小麦、马铃薯、大白菜等当季急需的粮食蔬菜。

  但忍者的威力,不仅用于厮杀,在战场之外也能体现出来。

  依靠生活忍者的援助,这些一系列问题都迎刃而解,例如火遁忍术锻造器具,风遁忍术改善天气,土遁忍术兴修水利,雷遁忍术恢复活力,水遁忍术浇灌农田等等,不一而足。

  同时,木叶还特地大幅降低了生活忍者的雇佣费用,并且允许町民们可以向大名借贷来雇佣忍者工作。

  此外,木叶忍村及火之国大名还联手制定了一系列鼓励生产的相关政策,从资金、农具、田地、生活忍者等多个方面给与保障,全力协助清水町町内的战后重建工作。

  恢复对火之国控制力度的木叶忍村,还抽出手来,打击惩罚了一批趁着战乱吞并平民田地的贵族,将他们抄家定罪,并将多余的土地分发给逃亡百姓。

  整个火之国东南沿海,复工复产有序推进,农耕生产如火如荼。

  日子终于安稳了,神社里有家室的妇人们忙不迭地抱着孩子下山回到自己的家中,她们可是一刻也不想在神社待了。

  当然,前来接妻儿的时候,这些朴实的村民或多或少都咬着牙,挤出一些口粮,赠给大家,以此来表达感谢之意。

  巫女静再三拒绝,脸上终于不再有沉重之色,慢慢露出笑容。

  荒木神社的事情,终于快要告一段落了。

  后来,抽出手来的百姓,纷纷援助院长嬷嬷,很快就将妇幼院重新建造出来,而且规模比以前还要大。

  巫女静也在清水町内留了下来,接过了清水町稻荷神社神职巫女一职。

  清水町稻荷神社内,打扫整理完神社之后,送走前来帮忙的百姓,巫女静和桃子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了。

  桃子气鼓鼓地弹着小六儿滑嫩弹性有光泽的小脸,没好气地道:“都怪你,静大人回不了稻荷神社了。”

  小六用无辜的眼神,笑呵呵地盯着桃子,不一会的功夫,桃子就在小六水灵灵的大眼睛下败下阵来。

  “桃子,不要胡说,是我自己的决定,关这孩子什么事。”巫女静笑道。

  “可是,明明。”桃子嘟了嘟嘴,终究还是没有说下去。

  作为稻荷神社的巫女,被赐予贤狐铃,不仅仅是荣耀,更是一种责任。

  这贤狐铃,不仅代表着稻荷神社嫡系巫女的尊贵地位,也是祭拜稻荷神时神乐舞蹈的必备法器。

  作为巫女的法器,新贤狐铃的打造费时费力,每一枚赐下的贤狐铃,都代表了一种资格,能够参加火之国稻荷神社正阶巫女选拔的准选资格。

  大部分贤狐铃都是继承而来,也就是由上一代巫女传给下一代巫女。

  但当时,巫女静为了消弭事端,把代表稻荷神的贤狐铃挂在了小六的脖子上,从此以后,这件法器就归小六儿所有啦。

  既然这是赠予给巫女的奖品,巫女当然可以转赠他人,但如果转赠他人,就代表巫女自动放弃了稻荷神正阶巫女的准选资格,也就是放弃了身为巫女的上升之途。

  法器有灵,既然沾染了小六儿的气息,那么巫女静就没办法再用这个铃铛去祭拜稻荷神大人了。

  所以,巫女静才决定在清水町内的神社工作,既然回去也没办法担当神乐巫女了,就何必多此一举。

  桃子倒也不是埋怨巫女静没把贤狐铃留给身为弟子的她,而是替巫女静鸣不平罢了。

  巫女静倒觉得无所谓,她信奉稻荷神,并非为了功名利禄,也非是为了个人利益,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向院长嬷嬷学习,带给世人幸福。

  “对了,静大人,为什么要把小六儿抱过来养呀,放在妇幼院不行吗,我可不会带孩子。”桃子奇怪道。

  巫女静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道:“我也不会带孩子啊,可是院长嬷嬷说,虽然大家表面上认可了,小六不是小孩子哭泣的罪魁祸首,但或多或少都忌惮小六。”

  “妇幼院承担清水町内的孕妇生育、孤儿收养等一系列工作,把小六留在那里,那些村民们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会担心害怕。”

  “所以干脆放到我们这里。”桃子抢答道,旋即欲哭无泪道:“静大人,我可不想看孩子。”

  巫女静莞尔一笑,道:“你怕什么,那几日,你不是照看的挺好的么。”

  桃子嗫嚅道:“那是有阿姨们帮我。”

  巫女静掩嘴笑道:“学习的事情还没和你算账呢,你倒是先想着看孩子的事情了,小六儿这么乖巧,我看你大可不必担心,倒不如好好想想,连役小角公的事迹都不清楚,你觉得我罚你抄几遍书好呢。”

  “别别别,静大人,学习要循序渐进!”桃子讨饶道,看了一眼小六儿,只觉得小六儿一双灵动的眼珠子,也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气结道:“哼,臭小鬼,以后我抄多少遍,就罚你也抄几遍。”

  “你说什么?”巫女静轻拍了一下桃子,笑道:“小六儿可不一定要当神官。”

  “那可不一定。”桃子眼珠子一转,说道:“静大人,老小六儿小六儿的叫,多不好呀,我们给他起个正式名字吧。”

  巫女静抚掌道:“也是,我想想,六在神代铭文中,也就是陆的意思,我们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正是晚上,就叫陆玄吧,玄者,赤黑色,有深奥,玄妙等意思。且玄于神代铭文中,为悬之意,表示由绳悬挂,又引申出天空,幽远。希望他以后,天高地远,自由自在。”

  “陆玄,陆玄。”桃子念了几遍,然后轻轻刮了刮小六的鼻子,娇笑道:“小六儿,怎么样,以后你就叫陆玄啦,这名字你满意吗?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哎,小婴孩真可怜,名字这种陪伴他一辈子的东西,他却没有发言权。”

  小陆玄咯咯咯笑了起来。

  他想到:“谁说我不懂!我已经能听懂你们的话啦!”

  自从他自己能够修行静心咒以后,每天勤修不缀,那静心咒果然有效果,在静心期间,他的思维能力和记忆能力大大提高。

  这样一来,陆玄也体验了一把神童学神的感觉,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就把这里的语言学了七七八八,也听到了自己前世格外熟悉的几个词,木叶,忍者,火之国。

  看来,自己是穿越到了火影世界里的火之国呀。

  火影忍者可是他前世初中时期最喜爱的动漫。

  “陆玄,陆玄。”陆玄默念了几遍,心下想到:“记得上辈子,我也姓陆来着,陆玄,也算是正常名字,总比我孙子,肛门强,梅川内酷好,火影世界都有姓李的,等长大以后我就姓陆,我堂堂华夏人,可不要霓虹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