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虽然还是听不到石壁上的咒语声,但小六儿发现自己念咒也有效果,也是一种收获。

  “这女人应该是巫女吧,她究竟是何人,这铃铛又是怎么回事?”小六儿带着好奇的目光,审视抱自己的女人。

  巫女静替怀里的小六儿带上铃铛之后,松岛菜菜子留下一句:“希望你言而有信。”便抱着孩子,远远地离开院长嬷嬷等人,寻个角落坐下了。

  其他妇人也各自看了一眼,分散开来,

  久间田见事情平息了下来,便告辞一声,继续同田中在外守夜。

  巫女静抱着小六来到神社与之相对的角落里,同其他妇人们远远隔开,桃子立马跟了过去。

  丰腴妇人和院长嬷嬷见状,也松了一口气,来到静巫女身边坐下。

  总算安抚住了松岛菜菜子,四人这才有空闲时间叙旧。

  交谈了一会,丰腴妇人笑道:“看来,小六儿很喜欢你呢。”

  “哦,这话怎么说?”巫女静问道。

  “这小六儿,难怪大家觉得他有古怪,你不知道有多鬼灵,平时一直安安静静的,但只要想嘘嘘,或者饿了,就会哭喊起来。而且,只有他认可的人抱他,他才乖巧,其他人要是要抱他,就要被他免费赠送一泡童子尿咯。”

  丰腴妇人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小六儿的小脸蛋。

  小六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懒得搭理这群大人,便闭目假寐,暗地里开始念起咒来。

  他将那静心咒,默念了七八遍,效果却甚是不佳,那一丝暖意生成起来断断续续的,时灵时不灵。www.jmrgs.com

  小六儿心中郁结,忖道:“莫不是与念咒时候的发音和语调有关?”

  经过一周的念咒,他如今的记忆能力大大提高,能将石壁上的念咒声模仿的一模一样,只可惜,模仿之后,没有丝毫改变。

  “难道我猜错了?自己念咒的效果就是差?果然还是自动挂机来得爽利!爆肝玩家毕竟比不了外挂。”小六儿腹诽道,心里升腾起一阵不满与颓丧之情。

  前世他在生活压力下,看小说、动漫和电影时,也曾幻想过自己能够穿越来着,但真正穿越之后,变身成婴儿,面临记忆不断消失的压力,他精神上早就有点吃不消了。

  好在天见可怜,他遇到了石壁。

  再后来,当他听不到石壁的咒语声时,本以为山穷水尽疑无路,但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他还以为,自己既然能看懂汉字,知道这静心咒的真正意思,当然可以顺顺利利地用好这咒语,但到头来,利用咒语的过程还是磨难重重。

  “可怜,可恨,为什么我的穿越就是个茶几。”小六发了一通牢骚,心里却是踟蹰起来:“莫非确实单靠自己之力,没办法提高这静心咒的效率?”

  “若真是这样,只怕自己继续研究下去就是在做无用功了,罢了,一丝细流就一丝吧,总比没有强。”

  他自暴自弃地想,这么一分神,念咒的效果就更差了,只好暂且停了下来,暗自揣摩。

  “智慧明净,意守黄庭。智慧明净,意守黄庭。”

  小六翻来覆去,又将静心咒琢磨了几遍,恍然大悟道:“那方石壁上,明明白白记载了,这静心咒乃是修道之人用来净化身心,排除杂念,安定心神的,我这般心神不定,焦虑不安,如何静地下心来。”

  这些天,他惊过、惧过,悲过,乐过,怨过,种种思绪好似一道道炉火,煅烧着他的心神,若不能浴火重生,只怕就要走火入魔了。

  好在他及时醒悟,不由得有些后怕,自己这是走错路了。

  自穿越以来,其实他一直在怨天尤人,消极颓废,就算是后来得见石壁,依然不思进取,只觉得自己只要依靠这方石壁,就可以无忧无虑地解决一切问题。

  但靠山山倒,靠水水流,自己迟早要离开这方神社,难道离了这石壁就不活了吗。

  与其把希望寄托于命运,终不如掌握在自己手里舒坦安心。

  贪图一时的爽利而不去深究咒语背后的奥秘,那这咒语终究是水中花,井中月。

  想到这,小六儿只觉心中风光月霁,一片净澈。

  “我记得某只猴子求长生大道时,都知道靠自个儿寻个长久。他是个天生神猴,天生要成就一番惊天伟业,注定成神做佛之人。”

  “但若无为寻仙求道而漂洋过海的勇气,求长生而坚定不移的魄力,什么长生不死只怕都是虚妄。难道我经过红色九年教育之人,论起道理来,连一只猴子都不如吗。”

  小六前世虽然性格上有些惫懒,但脾气中倒是不缺乏三分执拗及三分认真,他同很多人一样,不怕吃苦,只怕没有机会。

  若是没有门路也就罢了,自己穿越而来,在这方神社觅得一线生机,已经算是上天厚爱了,天予不取,必受其咎,天行健,唯有自强不息一条正途。

  “壁里安柱,大厦将倾,他必朽矣。窑头土坯,大雨滂沱,他必滥矣。水中捞月,无捞摸处,到底成空。若得我命皆由我,方能火里种金莲。”

  他这厢坚定了信念,心里便升腾起一股无所畏惧的勇气。

  但徒有匹夫之勇可不成事,终究要讲究方式方法。

  “咱可是学过方法论和矛盾论的人,方法总比困难多。”

  他思索自己刚才的失败,除了心神不宁以外,应还有贪多嚼不烂之故。

  自己首要的是要静下心来,然后先研究一个字,从这一个字里打开缺口。

  伟人不也说过吗,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和百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的道理是一体的。

  这种思路一转,果然,让他寻得了一丝巧妙。

  当“人”这个字的声音在心中响起时,他的身体也跟着共鸣起来,这声音却不是从外面传来的,竟似从自己体内传出的。

  小六心中狠狠懊恼一番:“我可真是个蠢货,我本以为声音就是声音,自然是耳朵里听见的,这可不就是知见障,声音是一种波啊。就好比蝙蝠,就能发出人类听不到的波。”

  悟透了这咒语的奥秘,小六凝神静气,用心回忆过去几天自己真正的感觉,终于发现了一些痕迹。

  这石壁每到夜半子时,不知什么缘故,就会辐射一种特殊的震动波,只有婴孩能感受到这种波动,进而“感受”到了寒冷,“感觉”自己听到了咒语声。

  但其实,这种“寒冷”和“咒语声”并非是外界传来的,更大可能是婴孩身体内部生成的一种错觉罢了。

  小六猜测,这石壁咒声只有婴孩能听到,而成人却如聋子一般,必然是震动方式与常态有异。

  他全神贯注地回忆咒语声响时,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感受,细细分辨其中的差异,一次不行便来两次,两次不行便来三次,终于,花费了大半个晚上的时间,他摸清了咒语的全部频率。

  一番努力下来,那断断续续生成的一丝暖意,终于变成连绵不绝的两三丝暖意。

  有了这个发现,他心头大喜,虽然达成石壁念咒的效果非是一日之功,但是得了这窍门,必然进步可待,比之前胡乱摸索,没有方向,可是强盛百倍了……

  这咒语的方法,说破了也并无什么特殊,小六命名为神魂共鸣。

  等到小六儿睁开眼来,天色早已放明,巫女静正背着自己,走在山野之间,一旁的桃子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笑嘻嘻的在花丛中嬉闹。

  巫女静每走几步,就会停下来,闭着眼睛,双手不住掐算,嘴里念念有词。

  每当她算完之后,就会吩咐桃子几声,然后两人就四下低头寻找,不一会,就会找到一方石碑。

  小六儿虽然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能明显感受出,每当巫女静找到一方石碑后,她的心思就会重上一分。

  最后,巫女静同桃子两人,绕着山走了一圈,总共找到了八块石碑,那石碑上的图案已经被巫女静拓印下来。

  这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巫女静才带着气喘吁吁的桃子,躲在一棵大树荫下歇息。

  而小六儿也有收获,他现在还是听不懂霓虹话,而且当务之急还是掌握静心咒。

  在过去,他被动地跟着石壁来念咒,现在就到了测试他昨日收获的时候了。

  于是,小六儿宁心静气,摒除杂念,放空身体,在心中默念诵念咒语。

  确实有所收获,但收获不大,远不如夜晚,修炼效果十不存一吧。

  虽然白天念咒相比夜晚时分,所获得的这点暖意微不足道,但小六儿还是十分开心。

  他白天修行出来的这一丁点暖意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石壁咒语上得来暖意固然容易,但不得长久,他自己练出来到暖意,虽然微小,但积水成渊,积土成山,未来可期。

  不过,小六儿也发现了,这咒语不能念多,一旦年多了,自己就头昏眼花,精神不振。

  他见巫女静停了下来,也便打算歇息一番,恰好看到巫女静手上拓印的图案。

  “咦,这不是八卦么。”小六惊讶。

  “咦,这是什么?”桃子惊讶。

  巫女静道:“这叫做八卦,只是这八卦的位置不大对。”

  桃子纳闷道:“位置,什么位置呀。”

  巫女静提醒道:“你还记得这<☰>图案是在哪里找到了么?”

  桃子歪着头想了一会,欣喜道:“正南方向。”

  “不错,正是正南。”巫女静摇头不解道:“但这却不对了。”

  桃子对八卦有许多不解之处,当下便问道:“怎么不对了?这些图案想在哪就在哪,有什么关系吗?”

  巫女静微微清了一下思路,便对桃子娓娓道来:“我们巫女,分属神道教,神道教的宗旨教义是天地无垠,有神居之,万物有灵,唯神作之。与我们渊源颇深的佛宗,则信奉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诸相非相,则见如来。除此之外,还有一类人,他们叫做阴阳道。”

  说到这,巫女静用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太极图案,道:“阴阳道的理念,则是森罗万象,阴阳所育,诸法归一,道即自然。”

  巫女静叹了口气,道:“这三教,在历史上,纷争不休,造就了不少杀戮,但其实又什么区别呢,天照大神被视为是大日如来的化身,又是阴阳道中的太阳神官。僧人可以是阴阳师,阴阳师也可以是神官,神官也可信佛,大家都是求道者罢了。”

  桃子奇道:“静大人,神道教和佛宗,我知道,但阴阳师我怎么没听过呀。”

  巫女静淡淡道:“那你听过忍者吧。”

  桃子点了点头。

  巫女静悠悠地说道:“凡人之躯,比肩神明,谓之曰仙。神道敬神、佛宗礼佛、阴阳尊仙,三教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