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玄幻小说 > 火影之升仙得道 > 火影废稿,聊表歉意(三)
  11、没头脑、很生气和不高兴在大家一脸疑惑,以及照美冥饶有兴趣的注视中,神原揉了揉肩膀走出比赛场。他还以为会有什么对战之印,和平之印什么的,结果雾隐村的战斗就是那么赤裸裸的来,干净利索地结束。

  事后才知道,所谓的对战结印是木叶村的传统,其他忍村各有各的习惯。不过在关于战斗这一方面,雾隐村的忍者可没有什么客气的,在他们看来只有输赢以及生死两种区别罢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每天都会有一堂对战课。在这些对战课里,怪物三人组也开始声名鹊起,分别是不高兴桃地才藏,很生气照美冥以及没头脑神原启人。

  这其中,桃地才藏背着荒木老师赠予的那把忍刀。虽然该忍刀已经被武藤老师明令禁止使用。但是桃地才藏还是凭借着一把木刀把与之对战的人打的鸡飞狗跳。这位老兄一贯喜欢斩首,纵然是木刀,打在脖颈上也疼痛地不得了,关键其身法敏捷迅猛,很难躲过。大家伙毫不怀疑,只要换一把刀,纵然是一把生锈的菜刀,自己都要人头分离。

  这位老兄一脸严肃,不苟言笑,偏生在对战的时候嘴角会扬起一丝残忍的笑容,浑身杀气,放佛看见什么好玩的事情。大家纷纷称之为不高兴,生怕这位老兄高兴起来,自己就没命了。

  而很生气照美冥,则是说这位班长责任心确实很强。平常也是和和气气的。但是一旦涉及到考核成绩,那就像炸了毛一样,怒气冲天,凡是在考核中评价较低的人都会被这位班长大大狠狠揍一顿。

  至于没头脑,指的就是神原启人了。这位当初和桃地鬼彻一起率先获得潮汐查克拉提炼术的人,风格却走歪了,却是以体术和受虐属性出名了。简单来说就是你打他一拳他打你一拳,呃,有点疼。然后就继续你再踢一脚,他反踢你一脚,一场比试你看着他一张呆脸,无论怎么拳打脚踢,他都能摇摇晃晃站起来,但就是不会被打败。这位在和别人比拼起来,那就是没头没脑。什么技战术爱答不理,就是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脚,而且他的身体放佛铁打钢铸的一般,你越是用劲就越是疼痛。拖到最后别人筋疲力尽,疼痛难当,神原却还是一脸发呆还有余力的样子。

  久而久之,班级里的人也默认了这三位独特的位置。毕竟怕死的害怕不高兴,没头脑的本身看起来不怕死,加上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公主。

  不过这三人却从来也没有对战过。

  私底下,与三人都对战过的,公认不高兴最危险,很生气最厉害,没头脑最恶心。

  “天生的医疗忍者么?”武藤老师摸了摸下巴沉思道:“启人,你的查克拉天然具有医疗属性啊。”

  “额,是的,武藤老师。我发现自从提炼查克拉后,我身上的伤恢复的都很快,而且更耐打了。”神原继续装傻充愣。

  “怪不得你在对战中都是以伤换伤呀。”武藤一脸无奈的说道:“没头脑的神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对方打你不疼不痒,但是你打对方对方就很疼啊。而且你身上的伤很快都能痊愈。”

  “呵呵。”神原傻笑,我能说是懒得搭理这群熊孩子么。

  “我想帮你测试下你的查克拉属性。”武藤起身掏出一张小纸条递给神原,然后拉上窗帘,整个房间立刻黯淡起来。“这是查克拉试纸,你来试一试。”

  “查克拉试纸么?”神原接过试纸,这个貌似是测试查克拉属性的东西,自己测试什么。

  “查克拉纸,顾名思义,它可以检测忍者所拥有查克拉的属性。你只要握住这张纸,感受查克拉就好了。这样就能将你的查克拉输入纸上就可以了。”武藤说道。

  神原按照要求输入查克拉,然后就看到纸张竟然闪闪发光起来,在黯淡的房间里格外明显。

  “果然如此,你是罕见的阳遁查克拉啊。”武藤倒了一杯水递给神原,道:“怪不得你的查克拉具有医疗属性。”

  “老师,这个和阳遁查克拉有什么关系。”神原不解道。

  “查克拉分为五个属性:火、风、雷、土、水。并且这五个属性两两相克:火克风、风克雷、雷克土、土克水、水克火。但除此之外,查克拉还有隐藏属性,那就是阴阳属性。”

  “其中阴遁查克拉和精神能量有关,阳遁查克拉和身体能量有关。你的查克拉能快速恢复身体,就是阳遁查克拉的标志之一。不过,可惜了。”武藤叹了口气:“阳遁查克拉的人对五灵忍术敏感度不高,而且修行起来也比较困哪,除了少数几个忍者家族有相关的秘传忍术之外,其他人对这个并没有什么好办法。以后你的修行之路困难重重啊。”

  武藤苦恼着揉了揉太阳穴道:“觉醒阳遁属性查克拉的人身体素质高,力气大,恢复能力快。是一种前期很强势的查克拉属性,但是,雾隐村并没有相关的忍术。或许鲨人一族有,但那也是鲨人一族的不传之秘。”

  忍术。查克拉是忍者的生命,而如何将查克拉运用的方法忍术则是一名忍者在忍界的立身基础。

  一门忍术的发明和完善,都是要经历几代人的不断努力。如果没有与忍者查克拉配套使用地忍术,那么忍者的实力自然会大打折扣。

  令武藤惋惜的是,神原的查克拉适应能力虽然很不错,但可惜,身为一介平民的他可没有秘传忍术的传承。这也代表了他在忍术修炼上前途无亮。毕竟阳遁和阴遁查克拉有很强的排他性。普通的五灵忍术修行起来太困难了。

  如果他是秋道一族,或许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忍者也不一定。但如今的神原,却是一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如果神原继续坚持阳遁查克拉,那么他就只能自己去专研阳遁查克拉忍术。这种难度,无疑很高。不说纲手姬,只说秋道一族,单凭一手倍化之术就能屹立忍界三百多年。

  当然神原也有别的路。那就是专修体术。阳遁查克拉的人在体术修行上天赋异禀。可是,不会忍术的忍者还叫忍者么?

  目前的忍界,可没有八门遁甲的传说。

  在武藤老师看来,神原是失魂落魄地回去了。其实神原只是自己发呆而已。毕竟,他并不是什么阳遁查克拉。论及阴阳变化,忍者哪有我道家了解的透彻。

  不过刚出门走过两三个拐角,却看见荒木老师倚墙而站,轻声笑道:“哦,阳遁查克拉么。小鬼。”

  “荒木老师好?”神原皱着眉道:“老师你有什么事么?”对于这位变态老师,不同于桃地每天都会跟着他苦练,神原一直坚定地敬而远之。

  “或许有,或许没有吧。谁知道呢?”荒木吹了个口哨,扔过来一份修炼卷轴。“武藤已经和你说过了吧,在雾隐村,阳遁查克拉忍者是没有明天的,你甘心么?”www.jmrgs.com

  “甘心如何,不甘心又如何?”神原一把结果了书册,呆着脸回复道。

  “甘心呢,就一辈子做个可怜的下忍,或者是没有什么用的文职忍者,被人鄙视,苟活一生,任人欺凌。不甘心呢,就看看这卷轴,或许,有惊喜也说不定哦,不过,想要变强就要有直面死亡的觉悟,你要牢记,忍者,没有废物,因为废物都会被淘汰的!”荒木说完,化作一阵水雾消失了。

  回到宿舍,神原翻开起这本青色封皮的卷轴,这是一本查克拉忍术修炼研究笔录。看内容,似乎作者就是一位阳遁查克拉所有者。

  “决堤查克拉提炼术?”

  这位阳遁查克拉忍者一直苦修五灵忍术未果,多方求教下,才明白自己是阳遁查克拉。在了解自身特点后,他便转而收集相关忍术。只可惜,苦寻无果,之打听到一些捕风捉影般的阳遁忍者战斗描述。于是这位忍者便想自己研发出秘传忍术。

  神原记得前世纲手姬貌似采用阴封印来集拢阳遁查克拉。不过,这不仅需要极其精妙的查克拉控制力,还要有相关的封印术。

  而这位忍者反其道而行之,既然我控制不住也封印不了你,那我就让他狂暴化。

  水之国是岛国,对于台风海流大河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这位忍者在一次次涝灾中得到了启发。既然河道不当,导致河水泛滥,那我干脆让河水自己冲刷出一条出路来。

  这位忍者的策略就是一个词,不破不立!身为一名研究忍者,他经历了许多查克拉狂暴的忍者案例。一般来说,查克拉狂暴化会冲击经脉,导致不可逆的损伤,进而影响忍者的修行。但阳遁查克拉却又和生命能量息息相关。

  于是这位忍者以自己为案例测试一番,记录阳遁查克拉狂暴化对身体的影响。结果令他十分欣喜,虽然损伤不可避免,但是却能够缓慢恢复。

  既然这样,一步一步主动引爆不稳定的阳遁查克拉,借助阳遁查克拉的修复力,能够使得经脉更加坚韧。这样再修行一段时间,再引爆。循环这个过程,终究会实现自己变强的目标。

  这倒让神原想到了前世看的武侠小说中的两门绝世神功,武道禅宗嫁衣神功以及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这种修行方式不就是散功重修,更上一层楼的表现吗。而在使用上,神原则想到了天魔解体大法。

  “很疯狂的想法,只可惜,这种修行方式会极大地透支个人的生命力,如果没有改进,那位忍者应该就在一次狂暴中走火入魔中暴毙了吧。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追求力量,值不值得呢。”神原玩味地转动着手里的笔记本,荒木老师将这本自残变强秘籍交给自己,究竟意图何为。

  “没有人愿意这样自残式修行,但忍者这种怪物可是例外。如果我是一名土著忍者,只怕肯定忍不住修行这套可以称之为天残大法的查克拉修炼术了。呵呵,鬼牙荒木,我可不信他是关爱学生成长的好老师。

  11受伤

  忍者,可怜的工具,除了被六道这个gm眷顾的人,其他人哪个不是挣扎求生。不是出卖别人就是被别人出卖。

  神原可不想沦落到被人利用,死到临头还不知的那种可怜地步。反正他孤家寡人一个,既没有什么把柄,而且在忍道上没有什么欲望。他现在修行忍术,只是满足自己上辈子对忍者的好奇心而已。自己的根本大道在玄真道经上。

  火影世界里,有几个平民忍者真正实现逆袭的?到最后不还是沦为家族内斗嘛。

  之所以他对玄真道经这么自信,不仅仅有这几天他发现修行玄真道经给自己修炼查克拉带来的极大助力,更是源于一种道始无悔的觉悟。

  如果对于自己的道路存有犹疑,单单是生死玄关都度不过去。斗法术何如斗道行。忍术是术,无论多么厉害多么奇诡多么强悍,都是术的一种。除非到了仙术查克拉的地步。而自己目前修行的就是道。

  话虽如此,他还是决定对荒木虚与委蛇。在不清楚荒木的打算之前,伪造出修行这本自残秘籍的假象。他有玄真道经为底,好好研究出类似的忍术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当晚荒木就测试了下自残秘籍的修行,不过谨慎起见,神原只是测试了一小部分。果真,如果按全身经络来说,如果借助查克拉狂暴,他的体术威力大了不止一倍。但是对应的就是使用之后口吐鲜血,伤筋动骨,经脉阻塞,内脏受损。

  “还真是有吸引力啊。循序渐进,使用之后有着比自己强大一倍的力量!”神原啧啧称赞,这本自残秘籍对于萌新确实有着强劲的吸引力。

  “只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任你千般策,我自有主意。”神原默运玄水功,使用气疗术医治自己的伤势。这本修炼卷轴是他一次机会啊。

  拿到卷轴后,神原每天还是过着日常的下院生活。除了他的脸色,每天越发凄白。直到某天,下院,神原无故旷课。

  武藤老师皱着眉头看着第一排属于神原的空荡荡的座位。

  对于下院来说,这种无缘无故旷课的行为记大过一次。积满三次就是被淘汰的命运。

  淘汰者死,这是雾隐村的铁律。

  “照美冥,你去神原公寓里看一下。神原为什么没有来。”课间休息时,武藤担心不下,还是对在那看高级忍术书的照美冥吩咐道。

  “好的,老师。”照美冥乖巧地合拢上书,朝神原所在的公寓赶去。“哼,这个人竟然不敢来上课,明显没把我这个班长大人放在眼里。见到他,我一定要狠狠打他一顿,让他得到教训!”

  “嗯,有血腥气。”来到门前,照美冥用小巧的鼻子嗅了嗅,面色凝重。借助查克拉,忍者的五感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加强。空气中隐隐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里是雾隐村,一般情况,不会有什么忍者暗杀的事情发生,而且就算是暗杀,也不会找一个下忍都不是的忍者学徒。“难道神原同学出事了?”照美冥进入屋子,一眼就看见了趴在屋子中央倒在血泊里的神原。

  糟糕,糟糕,神原同学这是怎么了。照美冥赶紧查看了一下鼻息,还有微弱的热气。于是她连忙打信号,让街上的值班忍者通知医院。自己则急冲冲往学校赶去。

  “什么?神原倒在血泊里昏迷不醒?”武藤老师听到消息后,连忙赶往医院。只不过得到的结果却让他脸色铁青。

  “重度昏迷,全身脏腑受损,查克拉经络阻塞严重,双腿可能以后都站不起来。很大几率要靠轮椅行动了。”医生看着眼前的忍者,惋惜地摇了摇头:“注定是做不了战斗忍者了。”

  “怎么回事,神原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面无表情地接过医生的就诊书,武藤心中却疑惑不已。

  “老师,这是我在神原身边发现的。”照美冥将染着血迹的卷轴交给武藤,正是荒木送给神原的那本。

  “这是查克拉决堤修行法!”武藤看了几眼,脸色大变。

  “决堤修行法。”乖巧的照美冥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能让死板脸武藤震惊的东西,这应该就是导致神原同学重伤的原因吧。

  “有调查的必要性啊。”照美冥起了好奇心,她怜悯地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神原,心下黯淡。对于一名忍者学徒来说,不能成为一名忍者,简直是一生最大的憾事。

  “决堤提炼法啊。”水影大人的身影隐藏阴影之中,只有水烟的火点一闪一灭,一明一暗,让武藤有种阴阳幻灭,不不真实的感觉。

  “是的,水影大人。就是30年前被封禁的决堤提炼法。”武藤想着还在医院中昏睡的神原,心有余悸地愤恨说道:“大人,只有荒木上忍!除了我之外,只有荒木上忍目前能接触这群学徒!将这种危险系数极大且无用的忍术传授给下院学生,也太过分了。”

  水影缓缓吐出一口长烟,白眼在空中由粗变细,然后慢慢消散,仿佛他的思绪一般,飘零到30年前。

  秘传忍术,也称为秘术,是雾隐村最宝贵不可估量的财富。他是一个忍者家族崛起的根基。经历过千年的发展,忍术家族及忍者秘传忍术寥寥无几,可以看出创造一门秘术的难度何其之大,标准何其之高,过程是何其之艰辛。如果说血继限界是天生的才能,那么秘传忍术就是凡人的奇迹。

  历史上多少惊才艳艳之辈投身于此。而在雾隐村,曾经的忍界二次大战中,亦出现了一位天才般的忍者,但是他的人生确如流星一般一闪而逝,而他所留下的秘传忍术,也被雾隐村封印起来。

  那门秘术,就是决堤提炼法。

  水,这一大自然的财富,带给人们生的希望与活的喜悦的同时,也带来过死的恐怖与亡的痛苦。尤其是水灾泛滥决堤而出的时候。这位忍者在多次救灾之中得到了灵感。查克拉的使用过程中,要求查克拉经络畅通无阻。但这位反其道而行之,堵住查克拉通行的穴道,让查克拉在某一段经络中越积越多,最后得到爆炸性的力量。

  但是很可惜,这样得来的查克拉狂暴之极,难以控制,所增加的唯有体术的威力而已,其威胁很容易躲避,而且每次使用过后,都会给自身带来极其痛苦的折磨以及难以弥补的伤害。这位忍者在多次修行之后,更是浑身经脉尽断,不能再以一名忍者的身份留在雾隐村。

  如果故事就这样结束,这种失败忍术的故事就会如雨滴落在河面,仅仅泛起一丝涟漪就被淹没消散在历史长河中,不复为人所知,毕竟这样的事情也太多了。这位被剥夺忍者护额,失魂落魄被赶出村子的人,在一年之后回到了村子。彼时的他,失掉了右手和左脚,浑身绑缠着绷带,只能坐在轮椅上,却是平静淡泊。

  他就一手推着轮椅,一圈又一圈慢腾腾地来到一个忍者家族家中。然后毅然决然地启动了忍术,一人化身人体炸弹,轰然炸开,尸骨无存。该忍者家族,族灭。

  事后,雾隐村的调查发现,这名忍者的父亲和兄长,在任务中被该家族的族长当做钓饵掩护其撤退给牺牲掉了。没有忍者才能只是一个平民下忍的他不惜自残身躯,便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报仇雪恨。

  但却失败地被赶出村子。自以为报仇无望的他,在绝望与痛苦中却将这门忍术改良完善。

  虽然在爆炸中,该忍者尸骨无存,但雾隐暗部在对其残余极少的肉块和血液细胞研究中,发现了大量狂暴的查克拉。足以见得,该忍者在经脉尽断后没有放弃,反而更进一步将狂暴查克拉封闭在每个细胞里,将决堤查克拉提炼术推进到极其细微的地步。如此一来,他的痛苦更是指数型爆炸,但其存储威力也更是惊人。

  大吃一惊的雾隐村对这名普通下忍进行更进一步掘地三尺的调查,某些蛛丝马迹也为人所知。不仅发现了这门被该忍者命名为决堤查克拉提炼术的早期修行笔记,该忍者的相关资料也被细致地搜集核实。该忍者五灵并不精通灵忍术,疑是阳遁查克拉忍者。

  这门被称为人体炸弹术的极端忍术被某些人推崇,但在付出上百名忍者的无谓牺牲后,该忍术研究被叫停。但威力如此惊人的忍术,还是被某些有心人记在心里。

  只可惜,这门人体炸弹术终究还是随着那位忍者的逝世而消亡,只是在雾隐村的村史记录上留下了一笔,雾隐村XX年,村东石原一族发生大爆炸。

  只可惜,野心的种子一旦种下,迟早会在合适的土壤和雨水灌溉下生根发芽。随着雾隐村内部矛盾的加剧,一些忍者再一次将目光聚焦到这门禁忌忍术上。

  在他们看来,以牺牲一名普通忍者的代价获得令所有忍村恐怖畏惧的力量,可以说的上一本万利了。这可惜,看样子,测试又一次失败了。

  “失败了么?或许是,亦或者没有。谁知道呢?命运之神啊,就是这么爱开玩笑啊,呵呵。”荒木握着一张情报看了下,仍在地上,然后情报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腐烂化为一滩黑水。

  12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神原已经废了。

  双腿不能行走的他,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这种人,是当不了忍者的。

  看着神原苍白面孔上的强颜欢笑,照美冥心下黯淡。

  “不过好在,你有医疗忍术的天赋。可以去雾隐医疗卫队学习。以后当一名文职忍者也可以。”武藤老师一边削平果,一边安慰到。只是他握刀的手青筋暴起,看起来武藤老师虽然面相平静,心里却并不好受。

  “我没事,武藤老师,当个医疗忍者蛮好的。至于双腿么,成为忍者学徒那一天起,您就教导我们要将生死置之度外。这些伤已经很好了。”毕竟,有些人已经体会到忍者世界的死亡了。神原心里吐槽道。

  武藤老师和照美冥在陪伴了神原半个小时以后,便被医生告知病人要多休息。看着两人一脸担忧地地离开医院,神原心中叹了口气,暗暗说了声抱歉。

  事实上,所谓的经脉阻塞,双腿残废,只是他的障眼法而已。他于铁骨功已经小成,又练就玄水真气,哪有那么容易重伤难愈的。所谓的检查,不过是他为了逃避忍者生涯做的苦肉计罢了。

  至于照美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呼吸微薄,那是神原借助龟息功假死而已。这几天他宅在家里,就是为了模拟假死重伤的状态进行测验。当感知到照美冥的查克拉靠近自己百米之内后,神原就伪造了重伤濒死的样子。

  重头戏来了,神原心中一凛。

  “看样子,你修炼遇到了问题呢。”从地下冒出一团清水,然后慢慢组成一个人形,变成了荒木老师的模样。

  “荒木!你来干什么!我已经是个废人了!”神原怒不可遏地吼道。

  “哦,是嘛!”荒木继续带着他那冰冷冷地笑容,一道水化作的绳索从手上冒出将神原缠绕起来。“小鬼,如果我说有办法让你不仅能恢复健康而且查克拉水平更进一步呢。”

  神原感觉那条绳索上有查克拉在自己经脉中进行检查。不过他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挣扎着想要摆脱束缚,继续恨恨地说道:“可恶的荒木,我绝不会相信你任何一个字!你已经把我害成这个样子!你认为我还会相信你么!”

  “小鬼,你应该知道,在我面前,你可没有什么选择权!”荒木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扔过来一个本存折。“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这里有100万円钱,密码是你的学徒编号,作为你这次受伤的代价,你看,我可不是什么坏人。别忘了,事先我可是提醒过你。”说罢,荒木的身子化作一团雾气消散了,放佛从没有发生过一样。

  “怎么样。那孩子的检测结果如何!”苍老的声音响起。

  “浑身经脉堵塞,下肢经脉多处断裂,看样子,改良的决堤查克拉提炼术并没有走在正确的路上。”荒木恭恭敬敬屈膝回应。

  “继续观察。找机会制造那孩子死亡的假象。然后把他带回来研究。我们需要那个术!忍界已经和平太久了,很快就要起风了。”

  如果你看到这,那代表还是有人在看我写的

  其实火影这个,我想过很多,但最后,选了最烂的方式,最无聊的开局。

  我也想过直接上金手指,开始主线,写同人么,不写主线还叫同人?真以为别人想看你拿臭裹脚布。

  但终究意难平。

  就和我玩《影子战术·将军之刃》一样,到了武士无限以身殉道的时候,你就是跳不过!

  气不气!

  你必须看着这个决赛从头到尾用武士道精神侮辱你一遍。

  然后,写着写着,突然很气。

  五行是我们的,阴阳是我们的,八卦是我们的,神农更是我们的老祖宗圣人!

  忍者呢?

  什么垃圾!

  不过是《孙子兵法》下的一种见不得光的职业!

  但霓虹的软实力就是强!

  什么武士道精神,什么忍者,垃圾的不行,偏偏在霓虹的包装下在整个世界流行。

  我喜欢火影忍者,但我讨厌忍者。

  我对火影里面一些乱七八糟的思维也恨不认可。

  这就是我写火影的初衷。

  然后呢?

  火影是动漫,里面bug无数啊!~

  为什么大名地位那么尊贵?为什么火影地图里剧场版突然出现个从来没见过的国家?

  为什么有小李这种中姓名字?

  为什么有黑人rap?

  放到现实角度,简直太easy,但在火影里,这都是bug。

  还有佛、阴阳、神道、封印术。

  还有六道忍具???

  那不是太上老君的么?

  还有孙悟空尾兽?

  那什么天照、月读、须佐之男、伊邪纳岐等招式,其实就是在玄幻仙侠小说大喊,蚩尤真身!黄帝!神农!东皇太一!

  相信我,如果你在仙侠里看见这种招式,你肯定格外鄙视!

  就是蚩尤真身这种,好歹拿个神魔不灭大巫金身之类的修饰词呀。

  所以,我就像补全这些乱七八糟的bug。

  当然,有自己的小心思,其实,从六道忍具的由来,聪明的小伙伴应该也看出我的想法了。

  就这样吧。

  还有,我这种为爱发电,现在收藏才260多,而且还是机器人居多,我知道自己文笔烂,所以写得也很淡然。

  既然写了,那就写到完本吧,为了自己的初心,那个十二岁的夏天,初次看火影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