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木小说 > 历史小说 > 葬送梁山好汉的宋江有话说 > 第二十五章:流放江州城,结交生死人
  到了江州牢城营,这里的天气不一样,从上到下整个官场充满着一股铜臭味,毕竟这个地方是蔡德章的地盘,他的贪污腐败是出了名的,仗着他叔叔蔡京的官威,这里地方不大可真是一份美差,我上上下下打通了关节,我自己完全不用做劳改犯的工作,还能抽空自己出门转转,同时我也给一起服刑的人都有好处,他们对我也是非常拥戴,而且那些当差的知道我有钱,所以平日来对我都非常客气,有什么消息也是第一时间通知我,所以在这里服役也不是一种坏事,这里也是一个小江湖。

  不过我唯独没有讨好这里的一个节级,他就是梁山吴学究给我介绍的那位能人,在这里估计也能吃个肚圆,但是我上上下下打点的动静不小,再有度量的人知道我唯独拉下他,那肯定是受不了的。

  但是我整天依旧喝喝小酒、跟人聊聊天,没事了就去闲逛,半月有余,就连管理我的这些差人,跟我一起喝酒的时候都说:“宋公明,你看你给我们都给了钱,自然要照顾你,但是就是不给节级表示一下,我估计他是不会让你好过的。”

  我说:“这个没关系,其他人可以送,唯独这个节级,我不能给他钱,他想咋样就咋样。”

  差拨就劝说:“节级那个人有能耐,但是气量并不大,按照常例你应该给他一份,不然的话,一定要找你了,到时候你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啊。”

  我说:“这个没事,就算我给他,他也不敢收我的。”

  差拨感觉我是不是吹牛不上税,就在说话的空当有人说节级提审我,看来这个节级是真忍受不了了,来的人还压低了声音告诉我,“你可得小心点,节级正在大骂新来的劳改犯为啥不给自己送常例钱呢?”我这就到点示厅上去见这个节级。

  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大汉端坐在椅子上,口中大声呵斥:“你就是新到的囚徒吗?”www.jmrgs.com

  我回答说:“我正是。”

  这个节级也并不拐弯抹角,直接说:“你这个黑矮胖子,为啥不给我送常例钱?”

  一看这是个粗人,虽然送银子是这里的习惯,不过这么明目张胆地索贿也是太心急了,不过看他这么气急败坏也是性情中人,毕竟看着比自己官职小的都得到了常例,自己反而没有,面子上挂不住,所以我更得调侃调侃他。

  我加强了语气说:“我送的是人情,既然是人情,就得我情愿,你还要强逼我给你送人情?你可没度量。”

  就这一句话,整个大厅的氛围就不一样了,估计在这个地方还没有出现过敢跟这位节级大人如此对话的人。旁边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替我叫苦,好汉不吃眼前亏,你这是何必往枪口上撞。

  那人气得暴跳如雷大骂:“你这个贼配军,这么无礼,竟突敢骂我没有度量,来人呀,先给我打一百棍。”

  但是旁边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他们属于同僚,但是他们都知道我有钱,而且我已经给了他们不少钱财,再好的关系也抵不上拿钱香一点,所以很多人面面相视而无动于衷。没人来执行,更有几个也怕得罪这个节级,借故肚子疼啊、回家吃饭啊跑掉了,一哄而散。

  一下子整个点示厅就剩下我们两个人孤零零,大眼瞪小眼,这位节级被孤零零地留在了桌子后面,看到这情景他简直要原地爆炸了。节级见到自己的同僚都散了,气急败坏,既然你们不打,我自己打,跑下来提着棍就要自己打。

  跑到我跟前,我说:“节级,你要打我也行,就是我所犯何罪?”

  那人大喝道:“你这个贼配军,就是我手里的蚂蚁,就算你轻轻咳嗽一下,说你有罪就有罪。”

  我说:“你这么说就算我有罪,那也罪不至死吧。”

  那人怒骂道:“你说不该死就不该死吗?只要我想结果了你,就像杀死一只苍蝇一样。”

  我冷笑一声说:“因为我不送人情钱你就要打死我,那我结识梁上土匪吴用吴学究该有什么罪呢?”

  这个人一听这话,就像触电一样慌了手脚,赶紧扔了棍子,他有点半信半疑,我看他倒是不担心我结识过吴用,而是怕别人知道他结识了吴用,而且关系不一般。就在这个境地不知道我的底细,有点慌张。

  跑过来拉住我压低声音问:“你是谁?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我就是郓城的宋江。”

  这人听了大惊,立马上前作揖说:“原来是山东的及时雨宋公明啊,哥哥这里说话不方便,不能下拜,咱们去城里好好叙叙。”

  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分先后出了牢城营。在我走出的时候很多人都探着脑袋那里低声细语,似乎他们料定我这次是躲不过这一劫了,所以很多人都开始押注,看我能撑多久能不能竖着走出来,大部分人都觉得我这次肯定凶多吉少了。

  但是当我出现在他们面前,毫发无损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一阵惊呼,估计这个时候大家对我的能耐更加佩服的五体投地。

  我回到屋子带了零钱和吴用的书信,我们二人一前一后就去了城里。

  到了城里的一个不错的酒楼上坐下,那人急切地转身问道:“哥哥是怎么认识吴学究的呢?”

  我把书信递给了那人,这人看完收在衣袖中,立马拜倒再拜,我扶起来说:“刚才言语冲撞,好汉不要怪罪啊。”

  那人说:“我只知道有个姓宋的发配到了牢城营,以前每有来人,总会送给我五两的常例钱,没想到是哥哥。”

  我说:“并不是我宋江不想出那五两银子,我只是想结识好汉,所以故意拖着,想必好汉一定能来找我。”

  这个好汉就是吴用给我推荐的江州牢城营的院长,能够日行八百的神行太保戴宗。

  都是江湖上神交已久的好朋友,酒逢知己千杯少,我们边谈边喝,说实话出了梁山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虽然认识了不少人,但是能一起喝酒能一起喝醉的人实在是少,这份发配的孤独感让我觉得戴宗是一个给了我安全感的人,也是我出到新地的一个依靠。

  二人谈到高兴处,相互劝酒喝,喝了一会儿,就听到楼下一阵吵闹声,上来一个店小二,说:“来的这个人只有院长能够管得住,院长赶紧帮我们说几句吧。”

  戴宗问:“楼下闹事的是谁?”

  小二说:“就是经常跟院长一起出进的铁牛大哥,在下面找我们主人借钱呢。”

  戴宗说:“又是这个黑厮在下面胡闹呢,哥哥我把他叫上来,你来看一看。”

  小二一会儿就把这个人叫了上来,一看这人我都吓了一跳,我是黑一点,但是长相还算在中规中矩,你看这个人豹头环眼,一脸的大胡子,比我更黑,一身的腱子肉,风风火火上来。

  我问:“院长,这个兄弟是什么人?”

  戴宗说:“这是我手下的一个牢头,叫李逵,是沂州沂水县百丈村人,大家都叫他‘黑旋风李逵’,也有人叫他铁牛,也是因为打死了人,跑出来,遇到了大赦就到了江州,他酒性不好,很多人都怕他,但是他使两把板斧,会一些功夫,我就留他做个牢头。”

  李逵看着宋江问道:“哥哥,这个黑汉子是谁?”

  真的是乌鸦不知道自己黑,竟然说我是黑汉子,不过看他也就是心直口快没什么坏心眼。

  戴宗说:“兄弟不得无礼,这就是你时常口口声声说要投奔去的义士哥哥。”

  李逵说:“难道是山东及时雨黑宋江吗?”

  戴宗说:“你这个厮,这么无礼,敢直呼哥哥名讳,不赶紧拜见。”

  李逵叫到:“我的老天,你咋不早说,让我也早点高兴高兴。”倒身便拜,我有点意外,也对这个黑厮比较喜爱,虽然是个粗人,但是有这么一个好兄弟自己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我问:“兄弟因为什么刚才在楼下发怒呢?”

  李逵说:“我把十两的大银子,抵押成十两的碎银子用了,现在找这家主人借点碎银子去赎回来,拿回我的大银子还他,这个鸟人竟然不借给我,所以我就把他家砸了个粉碎,刚才大哥叫我,我就上来了。”

  我问:“你只是要十两银子去吗,还要不要利息。”

  李逵说:“利息我已经准备好了,就需要十两的本钱。”

  在我的概念中,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是事,说实话我自己并没什么家底,自己也没挣来什么大钱,不过就是因为我不在乎钱,把我自己的钱都撒出去,但是我手头从来不缺钱,都是在关键的时候各路英雄会给我送来,比如上次从梁山出来就带了不少,从各个山头下来的时候,他们都会给我盘缠路资,所以我是有多少花多少,能给别人就给别人。

  我从怀中取出来十两银子给铁牛说:“兄弟,你就拿着这个去用吧。”戴宗刚要阻拦,李逵已经把银子拿在了手里说:“这样就好了,两个哥哥你先等我,我这就去换银子,换好了来了,请两个哥哥一起喝酒。”说着就下楼了。李逵一点都不客气,不过我也能看出他对我的慷慨解囊也是非常赞许的,估计他以前找人拿钱并没有如此爽快,我这也是投其所好,只要他觉得我哪一点好我就不断地给他放大,这样他就能死心塌地地跟着我。

  我看跟戴宗喝的差不多了于是说:“我们两个也喝几杯就去城外看看风景怎么样?”

  戴宗说:“我也想去看看江州的风景,正好可以带哥哥看一看。”

  我们在大街上转悠,就听到前面一个赌场里吵吵闹闹,而且有人大打出手,还是戴宗了解李逵,他说:哥哥我们过去看看,说不定是那黑厮又惹祸了,他不能有点钱财在手上,不然他是管不了自己不是赌博就是喝酒。我们紧赶几步到了赌场内,一看这黑厮果然跟人大大出手呢,一问情况原来是:

  李逵这个莽汉拿了我给的十两银子去了赌场,看到别人赌博心里又痒痒,还想着说不定能捞回来一点,请两个哥哥喝一顿酒呢。于是就上手了,没想到两三下又把我给的银子都输给了小张乙,李逵有点生气,一想回去了没钱喝酒可不行,一把抓过别人的钱拦在怀里说:“我这些钱是借别人的,你先给我用用,明天了再还你。”顺带还多拿了别人的十几两,赌博场上,愿赌服输,谁能给他,一阵混乱,但是谁又能打得过黑旋风李逵呢,他拿着钱要走,才引发了一阵骚乱。

  刚好在这个时候我们赶到了,戴宗在背后拍他并说“你这黑厮又在强抢别人的钱财。”

  李逵脸都没回骂到:“管你鸟事。”

  一回头看到的是戴宗跟我满脸的不好意思说:“哥哥们不要怪罪,我平日赌博习惯了,今天运气不好输了个干净,又输了哥哥的钱,想着回去了没钱请哥哥们吃饭,所以就做了这些不地道的事。”

  我笑着说:“贤弟如果需要银子,只管找我来就行,既然今天输给人家了,愿赌服输,就把钱给人家吧。”李逵乖乖地把钱拿出来递给宋江,宋江又把钱给了小张乙。

  不过看出李逵对我的大方已经五体投地,跟着我他是不缺钱花了......